爱的号码牌
时间:2013-07-02 10:01:5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齐帆  阅读:

  于是“落花”终于见到了“无情”,让人惊喜的是两人竟在同一个城市,而且对彼此的相貌超出预料之外的满意。从那之后,两人就变成了真实生活中的可心和路来。
  一次,两次,三次……他们开始了频繁的约会,他们被一种陌生而新鲜的情感激荡着,被对方吸引着坠入一场风花雪月的美丽章节。
  可心常泡在网上,他的丈夫开始反对她上网。或许他隐隐感觉到了她的变化。她冷眼相对,直到最后用离婚做了换取自由的砝码。情人是罂粟,可心不得不相信这句话。路来就是她的毒品,是她心甘情愿吸食的鸦片。
  离了婚的可心满眼只有路来一个男人,满心爱的也只有一个路来。他相信他说过的话,离婚娶她,而后与她相守一生一世。再聪明的女人一遇到爱情就开始犯糊涂,有些明明知道是谎言却仍然宁愿相信是可以成真的诺言。可心耐心地等路来离婚,这一等就是两年。
  一个人独自生活的可心在夜里开始失眠,虽然她渴望着路来能够真正属于他,但却从不催促他离婚。真正的爱情还在乎形式吗?路来曾这样反问过她。她心里想想也是,只要他真爱自己又何苦在乎他离不离婚呢?可日子一久,这句话在可心的心里就有了一些酸酸的感觉,生出一些莫名的烦躁来。
  每一次,路来在可心这里的时候都快乐得像个孩子,在可心面前他从来都是真实和不加掩饰的,路来爱可心,这一点可心能从他的眼中看出来。但他是不是一样爱他妻子?果真如他说的那样为了孩子不忍心离婚?一个人是不是可以同时爱上两个人呢?可心想不明白,他忽然想完全占有路来,不仅是在精神上。爱情说到底还是自私的。
  可心决心疏远他,希望他能够做出最后的抉择。但他说他不能离婚,但也不能失去可心。可心就觉得心有些凉,一点点的凉如站在一片冰冷的水域。她拒绝接路来的电话,躲出去尽量让路来找不到她。但每一次她都最先妥协而无法坚持下来,爱他想他已成为一种习惯,他在她心里还是她的空气、她的水分,离开他每一刻都让她感到窒息般的难捱。
  一切又如以前一样。可心想:在这个世界上能寻到一种真爱是不容易的事情,拥有了就好好珍惜。即使一辈子只做路来的情人她也认了。初夏的夜是多情的,可心看着街上手牵手走过的那些三口之家,内心的苦涩就弥漫开来,她突然想要一个孩子,一个和路来的孩子。
  那个寒冷的冬天很快来了,路来搂着怀里的可心沉浸在欢愉后的余温里。可心头枕在路来的臂弯里,身子被路来紧紧地搂着,她的脸贴着他温暖厚实的前胸,一种幸福感包围了可心。可心闭着眼睛用带着喜悦的声音说,亲爱的,咱们有了孩子。
  路来一怔,而后推开可心吃惊地问,你说什么?
  可心冲他调皮地笑笑说,紧张什么?我说肚子里怀了你的孩子。
  路来坐了起来,脸色有些发灰,半信半疑地问,你是在开玩笑吧?
  可心看着他的样子有些赌气地往被子里一钻,别过身子不再说话。她还年轻,但29岁的可心晚上一个人的时候太寂寞,路来不能陪着,她常失眠,想起他怀里正搂着另一个女人睡时,内心总是喧嚣得厉害。她抽烟,一支接一支地抽烟,在烟雾弥漫的时刻幻想着一个小天使纯洁无暇的眼睛、咯咯的笑声、胖胖的小手、娇嫩的肌肤,那些母性的成分越来越强烈地冲击着她,要一个孩子,或许路来也会喜欢的。直到今天她才知道自己错了,看着路来惊慌的表情她的眼泪就那样不听使唤地涌了出来。路来这才俯下身子哄她,可心,别这样好吗?我也喜欢孩子,但不是现在,你让我一点准备也没有。你抽空去医院打掉吧,如果想要也要等到我离婚以后再要好不好?
  窗外是呼呼的风声,可心一个字也不想说。
  天,真是有些冷了,她的身体仿佛躺在一块阔大的冰面上,她使劲裹了一下被子,她听着他穿衣离去的声音,她仍然没动,他极少在她这里过夜,哪怕再晚他总要赶回自己的家中。
  门“咔哒”被关上的一刻,可心的心随着又疼了一下,这个世界上谁还相信爱情?她自语着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去医院时她试探着问他能不能陪她,他支吾着说有一个重要的会议。于是她没等他说完就把电话挂掉了。她忽然觉得自己成了所谓爱情故事里的一个版本,曾让她流泪的一个故事章节。他在单位怎么说也是个有点影响的人物,怎么可以陪她去做人流呢?男人有几个可以为爱情放弃家和事业?而她全身心爱着的路来其实也一样,在他眼中自己只是他生活的调味品,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从手术室出来的可心面色苍白,无力行走,她坐在走廊那排冰凉的椅子上,忍着一阵阵袭来的疼痛。手拿着手机不知道可以打给谁,想了半天她试探着拨通了以前丈夫的号码,不到十五分钟他就急火火地赶来,搀扶着她打的一路护送她回到家。只几年不见,他的头发竟然夹杂了一些刺眼的白发,在离婚后他就调离了原来的单位,关于他的消息她也很少再听到。可没想到他还保留着原来的手机号码,没想到在自己最无助的时刻肯帮助她的是她在爱情道路上抛弃的那个人。
  无语,面对一切的曾经。可心的眼中始终含着一点晶莹的泪花。但她知道在他的爱的号码牌上一定刻着她可心的名字。而她自己呢?她知道这样问是多余的,除了那个叫路来的男人还有谁让她欲罢不能,活得没有了自尊。
  她无数次想离开过路来,又无数次被路来的话打动,说到底原因很简单,是她自己爱到难以割舍的地步,爱得乱了方寸寸、没了自我。寒冷的冬天里,她一个人请假休息了很长时间,而后毅然辞掉了优厚的工作一个人去了深圳。
  一些东西在时光的行走中已经慢慢逝去,三年以后,当路来开车拉着他的新一任情人兜风时,她的小情人非要去本市新开的一个豪华酒吧。她说这个酒吧一开业就人满为患,除了格调布置特吸引人外,还有一些独特的地方,老板传说是一个风情万种的漂亮女人,在酒吧显眼的地方有一些装饰树,树上挂着一些很有特色的小木牌,叫爱的号码牌。如果每一对来这里的情侣可以在木牌上写上你最爱的一个人的真实名字并签上自己的名字,那么所有在酒吧的消费费用就可以全部免掉。条件是这个爱的号码牌必须一直挂在那棵树上,如果哪天你要取下就需支付一笔可观的钱才行,让人不解的是敢在爱的号码牌上写字的人却极少。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