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她替我来爱你
时间:2012-05-15 08:13:1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洛泪  阅读:

  一、微笑是我臆想出来的释然
  时隔两年半,又回到了这座城市。
  这两年半的时间里,我飞遍了大半个中国,从南到北,从东到西,从广州到上海,从深圳到北京,从南京到西安。我做过网吧收银员,做过餐厅服务员,做过酒吧waiter,总是每到一个地方就换一份工作,换一个工作岗位,但从来不会在哪个地方逗留超过半年。总之,就是这么飞来飞去,整个一空中飞人。在这一站挣取下一站的经费,然后不停地飞,没想过要停,也不知道该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停。
  小小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正在Dota里杀得天昏地暗日月变色难分难解,我一按下接听键,在电话那头的她霹头就骂:“韩默,你丫的长进了,一躲就躲个两年半,回来了也不吱一声,你丫的五行缺骂是不是?”她一向是这牛脾气,我讨好地笑笑:“我这不是不想惊动街坊,让你们为我劳民伤财吗?”
  下一刻,我把自己塞进半路拦截的出租车里,直奔“咕噜吧”。快到“咕噜吧”的时候,我给小小打了一通电话,说我快到了。等到了“咕噜吧”门口,一大群女的站在那里,那排场就像在迎接市长大驾光临一样。也许唯一的差别就是,她们见了我,没有恭敬地握手说:“韩市长,欢迎您莅临本店指导工作。”而是像一群饿了好几天的野兽见到了血淋淋的鲜肉一样扑过来。小小对我表达思念的方式就是伦起胳膊在我肩头来两下,破口大骂:“操!你大爷的,你坐那破车不会是半路没油了吧。”面对如此强悍的她,我只能弱弱地说一句:“塞车。”“现在都已经晚上十点了,还塞车,洛阳的交通还没便秘到这种程度吧。”她那姿势那眼神分明就是一个高智商的人听了一个弱智患者说了一句白痴的话。
  如果有人在这个时候跟她在这个话题上争论,她一定会喋喋不休地说上两个小时,然后以你的欲哭无泪地认输而告终。所以,我很明智地选择岔开话题,指着旁边年纪跟我相若,打扮跟我相似的几个女的,继续讨好她:“你记性真好,一眼就认出我来了,我还以为自己跟以前很不一样了呢,难道我一点儿没变?”
  小小一脸的不屑:“小样儿,你化了灰也比别人傻愣些。”
  不带这么欺负人吧,我只能以我幽怨憋屈的眼神瞪着她,没敢跟她争吵,除非我三鹿奶粉喝多了,脑袋结石了。
  小小的个儿确实也蛮小的,比我矮了半个头,让人听了这名儿就觉得她是一柔弱小女生,见了这人儿就认为她是一文静小姑娘,但事实上她跟柔弱文静一点儿也沾不上边,相反的还特彪悍。她就是这个时代一静若处子,动若疯兔的活宝。她曾经试过相当文静地在班主任的课堂上睡着了,被班主任叫起来以后,彪悍地不带一脏字儿把班主任说到哭了。
  小小姓叶,为人强势彪悍,性格大大咧咧,但做事却是雷厉风行,对我更是好到没话说的。我和小小是从初中到大一都如胶似漆地粘在一起的同学,我不知道我用这词儿对不对,但我只想到这词儿。这七年里,她一直很照顾我,关心我,她曾经为了我带着几个姐们去跟一男的干架,打到头破血流,因而一战成名,从此我们在学校里的路一直都走得顺风顺水,所有人都对她望而生畏,自然也不敢招惹我了。我对她的感激是有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用安宁的话说,要不是我们其中一个投胎的时候搞错了性别,我们铁定是牵着手走进教堂最幸福的一对儿。
  我还沉缅在过去里,安宁说:“回来了就好,快点进去吧,别在门口站着了。”她拉着我的手,我们正准备往“咕噜吧”里赶,秦彬刚好来到,他身边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徐青梅。
  三年了,我以为我可以很释然很淡定地面对他,见到了也可以像普通朋友见了面一样,微笑着打招呼,说声好久不见。但想不到真的阔别重逢的时候,我所有的以为也只是我以为,是我臆想出来的释然,真相是我一看到他和徐青梅前着手幸福的模样儿,心里就笼罩着一层阴影。虽然一直知道没了我,他也不会孤单一个儿,但我还是最怕听到谁说他和谁有多要好,和谁有多般配,和谁在一起又有多幸福。所以,我当场就成了一哑巴,没有微笑,没有招呼,没有问候。对他和徐青梅视如不见。但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秦彬那张脸,比我漂泊了两年半的脸看起来还有苍桑,特别忧伤
  但是我又不得不承认,他和徐青梅在一起确实比和我在一起更合适,不是说她比我高比我瘦比我漂亮,而是她比我会装小鸟依人儿,我只是一个永远也不会安分的柴火妞。
  秦彬脸上挂着的还是那招牌的优雅的微笑:“我还以为我们迟到了呢,原来你们也刚到啊。”徐青梅特淑女地说:“我都跟你说了,我们不会赶不上的,你还不信了,非要赶得这么急。”
  你瞧,才刚来呢就不忘给我个下马威了,分明是说有我这从不守时,没有时间观念的人在,他们根本不用担心时间问题。小小可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一见我被欺负,立即睥睨着她说:“我有邀请你了吗?我记得我只邀请了秦彬。”徐青梅的脸当场就绿了,想不到小小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让她难堪。
  “青梅是秦彬的女朋友,邀请谁不都一样?而且我有邀请了青梅的,大伙儿别在门口站着了,都进去吧。”安宁从来都是在我们一群人当中充当和事佬,我不知道她是否真的乐此,但我可以肯定她真的不疲。
  徐青梅悻悻地勾着秦彬的胳膊向我示着威进去了,我看着这俩像牛皮糖一样粘到一块的背影,心中隐隐泛着酸,来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碰到这种情况了不是吗?
  “呸!深怕别人不知道他眼睛长脚底上了似的,找一长得这么有创意的女朋友,还好意思带着出来招摇过市。”小小对着已经没有了人影的门口念着紧箍咒。安宁安慰我:“没事的韩默,世间好男人多了去了,像他那种人,不值得你为他伤心。”
  “都陈谷子烂芝麻的破事儿了,谁还会惦记?”我故作潇洒。
  唯一会毫不犹豫毫不客气地揭穿我谎言的只有叶小小,她瞅着我说:“不惦记那你怎么像一缩头乌龟一样到处躲起来,一躲就是两年多?”
  我顿时哑了。不管我怎么不愿意承认都好,我这两年半里一直在外面到处漂泊,就是不曾踏足洛阳,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个城市有秦彬的存在。  1/9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