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人永远爱你,但却永远有人爱你
时间:2012-05-15 08:07:5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牛蛋侠  阅读:

  壹.风轻,你说的开始,是我们结束的倒计时
  这个冬天,天气还是那么冷.
  风轻,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有千万人,他们有这和你相似的头发,相似的眼睛,可他们没有和你相同的脸,他们更不是你。
  我还记的,那年冬天,和现在一样,也下着白白的雪,那时候我遇见的你。
  那天,我穿着橘黄色的羽绒服走过学校,我从没想过,你我会有交集.
  因为,你是陆风轻,你太优秀;因为,我是范文凌,我太普通。
  “嗨,美女,这个蜡烛送给你,可以安神的哦。”你语气轻浮地和我说话,手里,有一包彩色的数字蜡烛,很漂亮。
  “陆风轻?呵呵。”我接过蜡烛,笑了笑。
  “文凌学姐怎么知道我?莫非,暗恋我?”你挑眉,跟我说。
  我手一颤,脸红了红,就跑了。陆风轻,你永远不会想到,第八天,就是我的生日。
  陆风轻,你一定在背后笑我了吧,一定在笑,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骗的妞阿。是不是阿?
  第二次见你,实在篮球场,本来我从不看男生打篮球的,这次却破天荒地的拉着廖苏苏跑过去看,就是因为我听见你的名字了。你穿着浅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衬衫,看着都很冷,但是确实,很干净,很好看。但是很冷啊,你知不知道,你这人就是不知道好好爱自己。
  “范文凌,你抽风了!没事看什么篮球啊、、、、”廖苏苏对着我吼着,但是看到你了,又没皮没脸地笑笑:“看呐看呐,是陆风轻啊!”这个时候,你回头,看见人群中的我,不自觉的笑了,你一定是在想,这妞一定是被我征服了、是吧?
  “嗨,学姐,中午吃个饭吧。”你冲我说着,是肯定句。
  我说好啊,因为我知道,所有人都在看着你,所有人都在看着我,所有人都在看着我们。
  中午,我们去了一家书店,有我喜欢的言情。我很熟的对老板娘说,阿姨,有没有新到的啊。阿姨说有,你拿了一本,递给了我,笑着,原来学姐也喜欢这种小白文啊。
  “那当然喜欢了。”我边翻边笑着,突然想到,什么叫我也喜欢看?
  “喂、、、什么叫我也喜欢?”我打了你一下,问。
  “我也喜欢啊。”你笑着,从我手上抢过书。
  “小子,暗恋我你直说啊,用不着用这样的搭讪方式。”我笑着看你,语气照样很轻浮。
  “你既然明白我的心,那这个就给你当定情信物了啊。”你把那本小说递给我,挑着眉头调笑。我看都没看就说:“别开玩笑了,我可是会当真的啊。”
  “偶尔当当真也无所谓啊。”
  我一怔,书掉在了地上。
  “喂喂喂,你定情信物都收了,现在想拒绝吗?”
  “我没有。”
  “那就好。”
  就这样我们在一起了,风轻,我一辈子都想不到,你说的开始,是我们结束的倒计时。
  贰.我爱你一直到新闻联播大结局。
  “丫的,你和陆风轻在一起了我怎么不知道。”廖苏苏在电话里高分贝地吼着,好像我很不够意思似的。
  “全校都知道了,你会不知道?”我边喝咖啡边和你聊着,丝毫没感觉到廖苏苏口气的不对劲。风轻,我的十五岁生日,你陪我过吗?
  恩,我陪你。你回消息给我,我居然还不自觉地笑笑。
  为什么,会是我?我问你,风轻,我想不到,你这么好棵白菜,怎么就被我这头猪给拱了。
  因为,你是范文凌。你回消息给我,这时候,廖苏苏也在喊:“那你怎么不告诉我!知不知道、、、、”正说着,廖苏苏不说了,她听见我笑了。
  “恩?知道什么?”我喝了一口拿铁,问她,我很喜欢拿铁的味道,因为很甜,他不像别的咖啡那么苦涩。
  “没什么没什么,既然在一起了,就一起牵手进棺材吧。”她在那边故作轻松,但是声音里有些呜咽,我竟也不在意。陆风轻,你就是一个妖孽啊,不然怎么把我迷的连朋友都不顾。
  学姐,快下楼。你跟我说,怎么了?我问你。
  你下来就知道啦。
  马上。
  我穿衣服下楼,一下楼就惊呆了,因为我们这一届学生快毕业了,低我们一级的学弟都把宿舍的被子拿出来,在上面用毛笔写这示爱的话,有很多,但是最壮观的就是你的那一个,十几条被子在一起,是你们那一层楼所有的被子,上面写的字是:范文凌,我爱你到新闻联播大结局。
  叁.我不是聋子也不是瞎子。
  人群很多,大家都在看那壮观的被子,也都在看我。我就这样看着你,静静地看着你,很平静。
  “啪——”人群里跑出来一个女孩,动手给了你一巴掌,我认出来了,那是廖苏苏的妹妹,廖美琪。“陆风轻,你他妈的就是混蛋!”
  “学姐,不是、、、”你转头看着人群中脸色苍白的我,我记得,廖苏苏说过,你们家。和廖家,有些渊源,你和廖美琪从系就认识的,是青梅竹马,以后,可能会是一对。
  “风轻,我不是聋子也不是瞎子。”我看着人群中脸色惨白的你。
  人群里,已经有人在起哄了,他们让我骂她小三。我不会,我不够心狠,是因为心很痛,信不信,我当时痛得连哭都忘了。
  肆.没有人希望看到我们在一起
  “小凌,没事没事,走,我们回去。”廖苏苏出来,眼眶红红的看了一眼廖美琪,拉着我就要走。
  我准备走,你拉住我:“我会解释。”
  “我等着。”我看了他一眼,和廖苏苏一起离开。
  回到宿舍我冲了两杯拿铁,坐着着,递给廖苏苏一杯,说:“说吧,他们怎么回事。”
  “我们家是因为陆风轻他们家破产的,所以,陆风轻答应过要照顾廖美琪的,可是廖美琪喜欢他、、、、”廖苏苏说着,话还没说完,手机就开始响了,是你风轻。
  “喂?”我接电话。
  “范文凌,我们,还是分手吧。”你在那边说着,我怔了怔说:“你说过要解释。”
  “没有人希望我们在一起,难道,你没看出,我在耍你吗?”你在那边笑着说,我手上的咖啡掉了,手机却没有掉:“哪,我的十五岁生日呢?”
  “你和小琪是一天,你说,我会陪谁过?”你问着。
  伍.我会好好的
  “范文凌?”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我猜会是廖美琪的。
  “是,你是廖美琪吧?什么事?”我看着网页,本来,是不想接这个电话的,因为,风轻,我们只在一起七天吗,我不想听到你现在女朋友向我炫耀。
  “呵呵,范文凌,你真的好能干啊,你知不知道,我姐姐昨天晚上死了!是被你害死的!”她说着,语气有些呜咽。
  “苏苏怎么了?”听寒林说苏苏昨天没回宿舍,不会真的出事了吧?
  “她死了,范文凌,你满意了吧?”她说着,旁边还有你劝她的声音,风轻,你和他说话的时候,都是很温柔吗?
  “怎么死的?”我拼了命才让自己发出的声音,今天,是第八天,我的十五岁生日,风轻,这算是礼物吗?
  “她说,你很伤心,她不想你难过,他让我把风轻还给你!呵呵,凭什么?我凭什么要还给你?他本来就是我的!连风轻自己都说过。总有一天,会有有一个为你赴汤蹈火的人,可是,那个人,永远也不会是他!”电话突然就挂断了,风轻,是你挂的对吗?我知道,一定是你!
  “寒林,苏苏、、、、是怎么死的?"我拨通了寒林的电话,寒林昨天去找苏苏了,应该,他是知道的吧。
  “你知道了?苏苏昨天去喝酒了,然后掉到河里,就走了!她走前,让你好好的,别再想陆风轻。”他说完就挂了,好像不再愿意和我多说一句。
  “我知道了,我会好好的。”我对着挂掉的电话说,我蹲下来,眼泪不自觉的流下,风轻,怎么办?苏苏走了。
  陆.对你微笑,只是礼貌
  “怎么会今天来?今天是你生日吧!”我刚放下菊花,后面就有人来了。
  “今天是受教训的时候啊、、、呵呵,寒林,好久不见,一会,要不要去酒吧喝一杯。”我转头,笑着,这一年,我确实听了苏苏的话,我没有在对你有过多的妄想,你的名字,我会永远锁在心了。
  “不了,我多陪陪她。”寒林走上来,放了鲜花,坐在了墓碑旁。
  “好好陪她。”我说,然后离开。
  走进了一间酒吧,要了七瓶啤酒,这个数字,只是想让自己清醒一点罢了。
  “嗨,美女,一个人喝酒啊,这个给你,可以安神的。”有人递给了我一报数字蜡烛,我心跳一下子加快,风轻,是你吗?
  我抬头,是一个很干净的男孩,他和你不一样,风轻。他像小孩,你却很老成。
  “说吧,多久。”我看见了刚进门的你和廖美琪,佳偶天成,神仙半侣一样的。
  你们的前面还坐着一大堆男孩子,眼巴巴地看在这里,这个男孩适合他们做什么输了吧,呵呵。
  “什么多久啊?”那男孩坐下来,开了一瓶酒,睁大眼睛问着。
  “和他们打赌啊,几分钟搞定我啊?还是几天?”我笑着把酒瓶抢过来,开始拿着瓶子喝了。
  “你你你、、、、我没有啊,这样,我带你去一个地方,怎么样?”强国酒瓶,拉着我就往就往酒吧外跑,边跑还边说:“鸭子,帮我们结账啊。”
  走过你们身边的时候,廖美琪在笑,我下意识握住了那男孩的手,他回头看看,又看了看你们,把我的手我的紧了一些,往外走。
  呵呵,我看着你笑笑,风轻,我对你的微笑,只剩下了礼貌。
  柒.你用幸福做赌注、我怎么舍得让你输、
  “看着他们笑,会不会难过?”他问我。
  “没有人永远十五岁,却永远有人十五岁。你懂吗?没有人永远爱你,却永远有人爱你。”我笑笑,走进那家店铺,连绵摆满了各色的数字蜡烛。
  “您好,欢迎光临。是要送给喜欢的人这种蜡烛吗?传说啊,送给喜欢的人这种蜡烛,你们会幸福的哦、、”售货员说着,我脑子里面嗡嗡嗡的,什么也听不进去,回头看那男孩子。
  “我是吴泽,我喜欢你,我们做情侣吧。”他举着蜡烛说。
  “吴泽,.我用幸福做赌注、伱会不会舍得让我输?”我接过蜡烛,早已是泪流满面。
  “小凌,你用幸福做赌注、我怎么舍得让你输?”
  风轻,吴泽,是不是就是那个肯为我赴汤蹈火的人?有你的祝福,我会幸福。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