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世今生,谁欠了谁
时间:2013-06-17 10:24:5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兰花悠悠香  阅读:

        一
  
  星期天的黄昏,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雨涵的眼睛透过玄关扫向厨房。看着那个人紧锁着双眉,黑着一张似乎十八斧子都砸不开的脸,紧闭着厚厚的唇瓣在忙碌,她的思绪开始游离,她的心里第N次审视自己和这个人、这个家。
  淡淡然,寡言少意,不到万不得已,不会进行目光对接。不是非说不可,尽量减少对话。内心是不屑的,表情是麻木的,面孔是冷峻的,语言是没有起伏的,而动作好像是模式化的。这样的两个人却是曾经花前月下的恋人,如今的夫妻,并已经共着一个屋檐长达二十年之久。要说这样的他和自己还有多少恩爱?这样的家还有多少温度?别说外人不信,连雨涵自个儿都怀疑。
  这样僵化了的表象多久了?他对她没有一句呵护的问话,没有一个多情的笑脸,更没有一个温情脉脉的注视。他的忽略,他的目中无人表现得是那样的入木三分,是那样的叫她心凉。平时里,她出门在外,不管时间长短,他都不会主动去一个电话问一句到了没有?在那边情况如何?什么时候回家?当然,更不可能带上一点吃的用的舟车劳顿去看看她。或者对她的付出和辛苦送上一抹微笑,送上几句温暖。
  一年,两年,她在外一天,他安于家一天,他可以表现得对她所有的一切毫不在意,或者说是麻木不仁。要不是她沉不住气打电话回家,她估计他也许会忘记他还有一个支撑着家的老婆吧?
  在家的日子里,有时候她肚子疼得弓起身子的时候,他也只是面无表情波澜不惊地看着,最多说一句“每次疼得这个德性,为何不去医院看看?”而他自己呢?该吃该喝还照旧,也许,在他的感觉里,这样的老毛病可以是见怪不怪的,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在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的关心和忧患,在他的声音里听不到一点的着急和不忍。当然,要是她发话,他尚且能够做到默默无声而有求必应,比如“替我倒杯水。”
   “替我拿块热毛巾。”
   “替我去买点止痛片。”他的所作所为是被动而机械的,就像无心无肺的经过人为设置了程序的机器人。再不然就是一只电视剧的遥控开关。
  痛到不能忍受的时候,她就躺着,而他一如既往的做他的事情。到了吃饭的时候了,他会走进卧室问一句。
   “是吃饭还是吃面条?”然后,他再根据她的答复盛了她的饭或者面条,在碗的上面加上几筷子的家常配菜,再横搁一双筷子,放到她的床边桌上,随后看她一眼一声不吭扭头走出她的房间。至于躺着的她吃还是不吃,能不能吃,想不想吃,那都是她的事情,与他是无关的。等到他的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他再走进房间看一看,假如一切还照旧的话,他最多问一句“还吃不吃?”她一个摇手的动作,他便悄无声息的收拾碗筷。
  每每这个时候,躺在床上的她常常会自问:这还是她的老公吗?她摇摇头,再叹口气,要说不是,他却不争不吵也为她做着一切和家里的大大小小的事情。从买、汰、烧,他全承包,她是家里的甩手掌柜,只负责家外的一切。要说是,怎么会这么孤寒冷漠拒她于千里之外?让她的心不但结冰还像是压着沉甸甸的铁块似的浑身上下都是舒展不开的感觉?说他是冷暴力杀手?偶尔的在不经意中,她又会瞥见他稍纵即逝的一抹似真似幻的又是似曾相识的情动,还有更奇怪的是,有几次,她身体不适独自去医院,恍惚中也看到了他躲躲闪闪的影子。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许,说他已经是一个麻木了情商的木僵人更合适一点。
  
  二
  这样的日子,这样的情景在她与他的夫妻生活里究竟演绎了多长时间?雨涵已经不记得了。一年,两年还是七年,八年?她似乎已经麻木成了习惯,记忆也灰心到了短路的程度。
  冷漠好像是渐渐的无声无息地开始,并愈演愈烈的。唉,这样的家还是家吗?似家非家,在外人的感觉里表面平和得如同一泓没有波澜的静水,谁会想到静水下却是暗流汹涌,暗礁不断。
  没有争吵,没有嬉笑,没有对话,没有商量,就像这个家里两件相对而立的木质家具。家的天空下,是一派冷清的寂寥。他真是一个让人哭笑不得的人啊,除了冷,你还挑不出他的刺。家的一切琐碎也都在平静中解决。开门七件事,油盐酱醋柴米茶,似乎和所有的家庭一样。生活,在这七件事里可以搅搅扰扰地纠缠成热闹的麻花。其实,她知道自己的这个家与所有的家庭不同。两个彼此关联的人,已经在这麻花般的纠缠里百炼成冰,或者说已经成了躺在冰箱里的两条浑身冻得邦邦硬的互不相干的小黄鱼。
  家,成了无霜冰库。笼罩着层层厚厚的驱之不去的浓浓的冷雾。看不到,也触摸不到,却时时刻刻让人感觉着彻骨寒冷。所幸的是多亏还有个儿子,这大概可以算是三九严寒中的一抹暖阳吧?
  在她和他之间,只有儿子是共同的纽带,儿子成了他和她的提取公因式。寥寥无几的对话大多也是针对儿子的一应琐事的。对于她和他来说,儿子是他们单向的热闹源泉。在家的日子里,大多时间里,他只和儿子说话,她也只是与儿子有说不完的话。
  有时,家里需要大的支出了,他简略地向她开口报出预算,而她则拿出一笔钱供他支配,彼此间没有多话,更没有喋喋不休,她给钱的一刹那,仿佛是走上公交车往自动投币机的隙缝里投进了硬币,而他拿钱的时候更像是替主家打工的哑巴长工。
  他对她这种情感上的不间断的冷冻疗法渐渐地也把她疗成了灰心、冷心的综合体。逢到她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或者其他什么事情要离开家几天,则尽可能简洁地告诉他一声。或者压根就不说,只是告诉儿子便了。彼此好像只是坐着同一条船的人,陌生而疏远。
  通常的日子里晚上她下班了,他已经准备好晚饭,本该温温静静的一副图景也总是被他搞得冷瑟瑟。进门的她看到的总是一副债主的冷面孔。很多的时候,一个斜睨的注视便算是奢侈的表情了。更多的时候,他就像一只自来水感应开关,看到她走进家门,他便安放饭桌上的一切,然后一声“吃晚饭。”盛上三碗饭,往台上一放,他和儿子各占一位,而她则习以为常地坐下。
  晚饭后,她指导着儿子做作业,而他则悄无声息窝进厨房,然后便是一个人关起门看他的电视。夜深了,他和十岁的儿子是主卧室的两个主人,共着一张双人床。而另一间小房间里,一张小床容下她疲累的身子直到天明。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