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年华不忧伤
时间:2013-06-07 09:50:1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塞巴斯酱cv  阅读:
  
  第一章三年如一日的等待
  那个人,是我哥哥的好友。我真痛恨我自己春心萌动的“有点”早。没错,四年级的苏锦锦喜欢上了六年级的张筱凡,只因为他在苏锦锦哭得昏天黑地时,给了她一颗大白兔奶糖。这几乎是人尽皆知的事,而这段我自认为是暗恋的明恋,维持了三年。令人可笑的是,三年中,有两年的时间,都是分离的时光。
  再见到他是两年后,我步入初中。他还是我记忆中那个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可惜的是君子身旁早已有了美人相伴。那是我去哥哥家里,见桌子上有一只黑色圆珠笔,我漫不经心的拿起来,又漫不经心的发现上面刻了三个字。唔,应该是一个女孩的名字,我开玩笑地说:“老哥,这该不会是你给我找的嫂子吧?”
  他说:“哦,那支笔啊?是我考试时拿筱凡的。”
  我觉得蓦地就伸展出千万根藤蔓包住我那颗三年如一日般等待的心脏,快要窒息。那三个字,似乎在嘲笑我的自以为是。于是那一段时间的我很消极,疯疯癫癫的打闹,浑浑噩噩的生活,直到那个人的出现……
  第二章浓缩的都是精华
  我一直想不明白他是怎么发现我是女生的,刚上初中的我,第二性特征不明显不说,更夸张的是为了纪念哦考上初中,硬是一咬牙就把留了两年多的长发剪成了那时很流行的“毛碎”——那种朝天椒一样的发型。于是……于是我惊讶的发现哦竟然这么高!!说实话这也不能怪我,因为他才到哦下巴那里。有了优越感的我,顿时和他陈给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只不过,我再没提起过那个让我春心荡漾的纯白少年。
  接触多了以后,我才深深的赶脚前人有句话说的是真不错,叫“人不可貌相”周翔,哦,这个让我有优越感的男生,便叫周翔。虽然他长得比较正太,身高……嗯,也比较正太,可人家的实力是着实不容小觑,那可是练家子。至于我是怎么发现的,那是因为,因为他英雄救美得救了本姑娘我,虽然这美救得有点忒怂。
  第三章多么猥琐的英雄救美
  话说,在一个月黑风高,伸手还是看得见五指的...黄昏,我正在教室前面距那个连草都不长却被称为花坛的不到十米的地方踢毽子,说时迟那时快,二楼上一个人扔了一把多功能,平时削铅笔,危险时防身,甚至还可以谋财害命的只要五毛钱的先锋牌小刀一把。我想,我真真是倒霉催的,课间活动的人那么多,偏偏它就往我头上撞。这是周翔他身怀绝技,几个前空翻翻到我面前,徒手抓住了那把小刀,顺带还摆了一个酷毙了碉堡了的pose,更罗曼蒂克一点的话,说不定就来了个亲密接触。
  而事实是,当时他根本没在场,那把小刀硬是撞到我脑门上。晕倒前我还在想,要是把我撞死了,死之前我一定要提醒老爸老妈小时候给我喝的什么龙牡壮骨颗粒屁用没有,别忘了找他们要点赔款。后来,后来我就醒了,只是额头上破了一块,起了个鹅蛋大的包,点都没有像言情小说中说的出现脑震荡啊,脑血栓啊,失忆啊等等状况。我只能哑巴吃黄连。周翔不知道从那里知道了这件事,在我还没缓过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应了浓缩就是精华这句话,硬是把体型比他还大的我拽到二楼,找出来一个人就把人家揍了。我当时感动的差点就痛哭流涕了。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说他到底怂在那里了。当他揍完那个小男孩,人家含着泪望着他说“那个小刀真不是我扔的。”-0-偶像当时我的脸一定涨成了猪肝色,你,你还敢在丢脸一点么??我蹬蹬蹬丢下他就回了教室。这次我是彻底没有脸了,他却一脸理所当然的下了楼,我想“这厮当真是脸皮厚到一定境界了”在我神游太虚时,他拿着创可贴换下我头上的纱布。我闻到他身上淡淡的烟草味,脸有点烫,我暗自咬牙,“一定是刚才太丢脸了(握拳)一定是这样!”后来,他说:“苏锦锦我喜欢你,一见钟情的喜欢,我想要保护你不受伤害,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么?”
  此时我明明应该觉得苏锦锦你的人生果真好黑暗。当一个正太向你告白,手上没有鲜花巧克力,只有一块带着血迹的纱布,关键是那血迹还是你头上的。你会怎么想?可该死的我却哭了,是啊,苏锦锦。即便张筱凡那个混蛋不懂得珍惜你的真心,可还是会有一个黑马王子的出现,为你披荆斩棘,打败恶龙。不畏艰难险阻的来到你身边。最后,我却说:“对不起。”似的,我拒绝了,没有为什么,只是忽的想起那个占据了我脑海三年时光的男子,记得他说德每一句话,记得我们的初雨。却在没有那种心痛,只是有了一种淡淡的名叫不甘的情绪在蔓延。
  我苦笑,周翔,我好想把他忘记了,怎么办?
  第四章某年某月某天,你看了我一眼,并不深刻。
  他似乎根本没把我的拒绝当回事,反倒从那以后,别人见面都会叫我一句“嫂子”,他听到,便会很高兴。我没反驳过什么,也没回应过什么。只是一直在想,或许是该给我自己一个交代了。
  时隔三年,我第一次单独约了他,在学校后面的小池塘。我可以清楚的记得,那天他穿着白衬衫,眼里眉间,是我日思夜念的模样,一如既往,没有太多话语。我说:“我请你吃糖,同样的人,反过来的角色,就当是我最后一次纪念我喜欢你的偏执。从今以后你只是我的凡哥哥,再无其他。”你看了我一眼,眼中有我读不懂的情愫,然后从我手中接过大白兔,崭新的摸样。我看见你的渐行渐远,看见我眼底的氤氲,我没有摊开左手,我知道,那手心里的过期大白兔,是唯一可以证明我三年来存在过的痕迹。
  那天以后,我开始独自一人,我不知道该怎样面对周翔。他和我说话,我会偶尔接上几句,他不说话,我便沉默不言。这种情况持续了很久,知道那天下午放学以后……
  我看见,你亲昵的和那个女生打闹,你允许她挽着你,不管怎样,都是一副不会生气的模样。你当时看见我了,那么云淡风轻,是的,在我看来就是那么云淡风轻。你以前明明会跑过来和我打招呼的,而现在却无动于衷。那么,是因为她么?
  我觉得好难受好难受,你会离开我么?曾几何时,觉得我真是一个卑贱的人,明明不表态,却允许我们之间的暧昧。现在我才明白,那种感觉叫喜欢。深入心底的喜欢,晚自习你和我说话,我没理,一直到了第二天下午,你伸手捂住我眼前的文字,问哦:“你怎么了?是要分手吗?”我的嫉妒心却还是一发不可收拾,我说:“从没开始,何谈结束?”当时我都佩服自己,是怎么想出这么文艺又对称的话的。可就是这样一句话,你笑了,笑的眼泪都出来了。我却再,没力气嘲笑你一句“笑的真难看”我终于确定,我喜欢上你了,苏锦锦喜欢上周翔了,那个愿意为她披荆斩棘,打败恶龙的黑马王子。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