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何是单恋
时间:2013-05-24 08:21:3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悟空wo  阅读:

  一
  要说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展旋,我不知道,也许是当我第一次见到他就开始沉沦了吧。
  那天他站在门外,身上穿着一件大红色汗衫,中间画着一个船长。在黑色的夜幕下,红色本是很妖艳的颜色,他却散发出一种傻里傻气的感觉。
  他长得很清秀,笑着看着我透着些羞涩,我承认我对他有好感,但是一如既往的拒绝了。
  但那之后只要有他存在,我似乎都能感觉到……
  二
  我不知道外国人的节日对中国人意味着什么,也不知道一个看似不普通的日子有什么特殊,但我知道那绝对是告白多发日,比如:愚人节。
  这次是我找上了他,他没有拒绝我。很久以后我才懂,一个像他这样的单身男人,不会拒绝任何一个对他有好感的女人。
  我很欣喜,所以当他说要考虑的时候,我没有多想:考虑就是犹豫。
  而他已经不是一年前站在门外等我出去的那个人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他喜欢上了一个人,那个人叫潘乐,我见过。长发飘飘的邻家女孩模样,罗浩天的对象,展旋兄弟的女人。
  他说他有些事情要处理,让我等他,就几天。
  于是我等了,然后我等到了。但是也在那一天,他搬着书离开。
  他报了美术,教室在学校最南边,我在最北边。他说就当他死了,想他就看看照片。
  我很舍不得,但是我开不了口让他留下。那时我以为我习惯了:不愿意要求别人为自己做任何事。
  我怎么就不知,潜意识里我是知道他根本不爱我的,说了只会让自己难堪。
  我孩子气的一巴掌重重的拍在他手中那堆书上,他吃重往下一沉,然后稳了稳,抬头看我时一脸责怪,我奉上一个微笑,说道:“嗯,我会当你死了的。”
  他一皱眉瞪着我:“我哪里死了啊?我哪里不回来看你了啊?”那声音就像是受了气的孩子,刚说完就对我咧嘴一笑。
  我没有送他过去,又不是千里距离,我愣是不愿意送他。楼下,他走一段回头看我一眼,最后干脆倒着走,对着我笑,直到我看不到的地方。我趴在栏杆上,那天的太阳特别明媚,春风特别温和。
  没多久我报了音乐,我是有私心的,音乐生的教室就在美术生教室的楼上。但是学校没有教音乐的老师,都是各自在外面上课,只有晚上才会去练琴。我一直没去,没想到,等我去的时候,我们之间已经成为了往事。
  我觉得他是单纯的,他会因为妈妈帮他买了一件SR就特意跑过来跟我炫耀,然后说要给我穿,他从来不知道我是因为他才喜欢上五月天的。
  那天他拿着衣服放在我手上,一股肥皂香扑鼻而来。他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我没有洗衣粉,就找了块肥皂混水洗了。”
  他很懒,从不洗衣服,不是洗衣房就是留着给妈妈洗,我昨天只是开玩笑的说:“洗干净再给我。”他就真的洗了,闻到淡淡的肥皂香,心里竟是有些小满足。
  我很容易满足吗?只是对于展旋吧。
  小满足并没有持续多久,钟捷一句话就扰乱了我的小幸福,她说:“看你穿这件衣服我就不爽。”她还骂展旋喜兴厌旧。
  钟捷原本和我同一个班,现在她和展旋一个班,他们关系很要好,虽然我并没有见过只是耳闻。潘乐让钟捷帮她看着展旋,这却是事实。
  展旋骂她有病,让我别理她,说她上次借衣服没给,所以生气。真的是这么简单吗?我选择不想,我觉得钟捷为了潘乐这样也是够义气,我喜欢义气又直白的人。
  该来的总会来,躲也躲不了。钟捷知道了,潘乐自然也是知道了。
  在那之后,展旋忽然失踪了一个下午,电话,QQ,信息都没回,于是我发了一条说说,我说:“不好了不好了,展旋失踪了!”
  到了晚上才看到他的回复,他说:“地球太危险,我们回火星吧。”
  看到这句话心里瞬间充满了幸福感,好像他真的爱我,可以带我私奔到火星一样。
  第二天薛建跟我说,昨天潘乐来学校了,他看到展旋下午和她出去了。我心里咯噔一下,除了“哦”,再没有别的话。
  薛建是我很要好的哥们,也是展旋哥们,有什么事他会毫无保留的告诉我,好让我清醒,但是一个人愿意沉沦,你挡也挡不住。于嗟女兮,无与士耽。
  那时我就是吃了桑葚的斑鸠,他说他只是送送她,心里已经没有她了。那我就相信,我愿意相信他不会骗我,或者我宁愿相信他不会骗我。
  三
  他不会骗我吗?他曾经串通了他们班所有认识我的人骗我说他吸烟被抓了,让他回家等通知,待会儿他家长就来接,让我快过去见他最后一面。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又生气又担心,中自习还没下课我就顶着火辣辣的太阳去找他,看他从教室闷声闷气的走出来,一副犯了错被抓的样子。
  就这么,我像领孩子一样把他领到了阳台。到了阳台,他竟然还一脸笑意的坐在凳子上。
  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还笑!”
  他笑着向我招招手说:“你过来,我跟你说件事。”
  看他眼中闪着狡黠的光,我不敢靠近,但还是往前挪了一步,他说:“过来啊。”
  越看越恐怖,倒像我才是犯了错的那个,一咬牙豁出去了,往前跨了一步到他面前:“说吧。”
  “我骗你的。”他在我耳边小声的说,然后“哈哈哈”大笑起来。笑的很放肆,空旷的楼道里都在回想,听到这句话我瞬间又想哭又想笑,心里像是憋了口气,委屈。
  转身伏在黑色的栏杆上,这栏杆是铁的,正午的太阳晒得它发烫。
  “跟你开玩笑,不要生气啦。”身后传来他的声音,还带着得意。说了几次,见我不理他,干脆直接从后面拦腰把我从栏杆上抱了下来。
  我转头就走,他跟着在楼梯道里把我拦了下来。
  “呀!你们这是在干嘛?男主角要强吻女主角吗?”是安子,他一向爱闹腾,这时候正巧来找展旋。展旋就当做没看到,而我就当做没看到展旋,任他说什么就不理。
  安子突然走过来拉开展旋,把我圈在角落里,用手撑着一脸邪恶:“好,现在男一号下,男二号上。”安子不是很高,一米七四的样子,这动作却让我倍感压力。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