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女人对也不是男人错
时间:2012-05-09 07:50:5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恬恬晓荷  阅读:

瑛坐在我的面前,品尝我第一次学做的广东名食“猪手姜醋蛋”,不错,她对我笑笑,第一次做就像,真的不错。
我有点得意,虽然她只是说“像”,但像我这样连饭菜都做得不好的四川人可以做出一锅“像”的广东名点,真是大大的进步呃。
等我给自己也盛了一碗坐下来,才发现瑛的神情有点灰,脸色也有点灰。至从瑛去年生病动过大手术之后,她一直在调养和恢复中,上次见她,还算气色不错,今天却很黯淡,疾病的阴影似乎仍逗留在她身体中。
我不敢问。瑛病后变得异样敏感,如果见面你问她“还好吧?”哪怕只是客套话,她都会警惕地问,你看我不好吗?
顺便说一句,对于有点年纪或者病中病后的人,最好不用“你还好吗”这样的问候语,以免触动对方的心里的虚弱。
半碗“猪手姜醋蛋”吃完,瑛说稍微酸了点,我说是甜了点吧,我喜欢醋的酸味道。
收拾好碗,我们一边喝茶一边聊天。话题很快扯到男人身上。
先得做个背景介绍。瑛是单身女人,她的男人几年前跟别的女人好上了。有时候想,男人跟女人好的周期究竟是七八年(应着七年之痒)还是十五六年(应着十年之痛)呢?瑛的男人,在跟瑛之前还有另外的女人,看上瑛才背离她(也可以说是冷落,因为瑛至今不敢去想明白,在她之前的那个女人是不是真的跟他断了关系)。但瑛很愿意去弄清楚在她之后的女人,又可以跟他相好多久。
你以为她真的可以一辈子跟着你吗?你以为她不是图你现在的钱和地位吗!这样的句式,是瑛常常恶狠狠地骂给男人,也常常重复问我的,只不过问我的时候,将“你”字变成了“他”字。
我是没有人可以述说,瑛望着我说。
我到瑛的城市,只要跟她见面或者接通她的电话,话题都很快落在对那个男人的责难。最初,我一边听一边陪她落泪、叹息,偶尔也顺着附和几声;后来就劝她放下,不要用男人的错误惩罚自己,不要因男人的败坏而丧失自己的高雅;再后来,则感觉时间都不能治疗的伤害似乎应该交给心理医生治疗了。女人受伤再深,也不能变成祥林嫂啊。
今天,瑛的面容显得疲累。照样几句话之后就提到他了。
你说我该怎么办?瑛望我的眼神并没有问号。
我等待她自己说下去。
你说我还能相信他吗?这回,瑛的语气等待回答。
相信怎样不相信又怎样?我盯住瑛的脸,心里流淌着痛惜。
男人的罪过,在于让女人陷进“相信不相信”的陷阱而不能自拔。而已经分离之后还令女人纠结于“信与不信”,更是男人的虚伪了。
想说:男人,既然已经背离一个女人,就请不要再对她摆出一副心痛的模样,说出一堆怜惜的话语。不要为了修复自身已经缺损的道德形象而再次破坏女人的心理与生活的平静。
而女人假如将“信与不信”当作一根稻草,沉浮其中,不能自拔自救,也是可悲可叹的。
将复杂的问题简单化,就是:当你对一个说爱的男人质疑,纠结于“信还是不信”之际,就放弃吧,无论这桩情事这个男人,是你想放下他还是他要放下你,都来个简单地了结吧,放弃,放下,是你最好的选择。
因为真爱,就不应该存在“信与不信”的复杂思维。

以瑛的聪敏,应该明白男人既然跟别的女人生孩子过日子了,那么任何负疚和承诺都已经失却了“信”的价值。
心里的话在心里吞吐,一时间却不知道该对瑛说些什么好。起身,打开音响,找出一盘班得瑞的《日光海岸》放起来,音乐轻轻流淌,空气会变得柔和些。
忽然听瑛长叹一声,看她脸色竟然阴转晴。
还是说点别的吧,她冲我微微一笑,前天,我见了一个男人。
是相亲?我欣喜,终于肯见了!
瑛一直拒绝相亲。有个大学同学一直在追她,她也拒绝见面,你觉得他好吗?她不止一次这样问我,而我,对于没有见过面的人,怎能去妄加评判?况且我这人最大的弱点,就是看不清楚男人。
那么,什么时候,让你见见他?瑛坚持。
我不见。我肯定地告诉她。心里嘀咕,你比我聪慧多了,又是同学,你都看不清楚,我怎么可以帮你看清楚?何况,就算我觉得可以了,你就可以听从我的吗?瑛有主见,很少有人可以主宰她的意识。
那么现在,她肯见的男人,应该有点让她心动了吧?
我盯住瑛的眼睛,见她忽然双颊飞红,有点儿怀春的样儿。
有点心动,瑛承认。声音有点似是而非。
但她肯说出来,定然是心动了。瑛是那种三思而后行的人,没影儿的事情也从来不示人。我笑笑地望着她,她也冲我笑笑。我发现这时候的瑛很美,像一株有露珠儿滚动的花儿,丰润生动。
那一刻我明白,女人不是因为优秀而美丽,而是因为心动而美丽。
女人心动,女人有爱,就会自然而然地散发出水芙蓉般的神采,女人如花,也是指的心动时节吧?女人心动,才生动,才水灵。虽然四五十岁的女人无论如何都不能称作“水灵”了,但当她心动的那一刻,恰似花蕊含羞,魅力十足。
我盯着瑛,等待她往下说。
他是我跟一个很多年不见的女友一起来的,瑛说。那女友带他来找我咨询一点有关法律问题。
哦哦,这样啊。我站起身,为瑛续茶。看着香茶袅袅,瑛眼中那点亮光忽然迷蒙,神情也瞬间恢复了淡然,一闪而过的心动变得朦胧婆娑。
他长得很帅,而且,只有三四十岁的模样,看上去就有点“花”,瑛口气变得理性。
我想,瑛的同学之所以带那个男人去见瑛,应该是想介绍两个人做男女朋友的,要不然,她不会事先打电话说“是个离婚帅哥”,还“有才有钱”,女同学知道,有才有钱又是帅哥的男人,也许能让瑛动心。但瑛只是稍微动了一下心,就迟疑了,几乎放下了。很多问题冒出来拉扯着瑛的“动心”,让她最终得出,“如果他真是个优秀男人,就不会离婚,就算是女方问题而离婚了,三年还没有交到女友,也充分说明他有问题......”
坐在瑛的对面,听她说“男人问题”,滴水不漏的分析,让我不得不点头,然而点头之后,我不自禁地想到:原来,女人单身越来越多,跟女人智慧是相关的啊,是不是,越是智慧女人越容易“高处不胜寒”呢?而那些被人叹为“高处不胜寒”的女人,究竟能不能耐得住夜半更深忽然涌上心头的孤独感,而一生都站在“高处”,让人怜爱备至,又叹息备至,而自己,却只是在理性的“男人问题”中不得涅槃呢!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