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少爱你一点(亲身经历的虐恋,大叔控)
时间:2013-04-15 21:35:3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不免俗气  阅读:

  不知道现在的妹纸还会不会天天傻不拉几的幻想某年某月的某一天突然可以从一个平凡的女孩蜕变成一个精致的女人,踏着十公分的高跟鞋洋气的假装偶遇以前暗恋过的小骚年,不为别的,只为了看到他眼里的一丝讶异,然后微笑着朝他打招呼,不做停留的从他身边走过。看似一切云淡风轻,实则在心里已经波涛汹涌。
  应该每个女孩心中都有一个梦,尽管是虚无缥缈,却能够让我们酣畅淋漓的追寻一次。学生时代的我经常这样幻想,回归现实中来,无非还是应付着繁重的学业,抱怨着又长了几颗痘痘的皮肤。 也许是真的铁了心,也许是上天真的眷顾,lz为那白痴似的爱奋斗时也奇迹般的一改自己屌丝本色。
  文艺点来说:当时间悄无声息的带走无所畏惧敢爱敢恨的青春时,我们是否已经准备好了和过去说再见。
  想着想着,就想把这段血泪史写出来。一开始想奠定一种悲哀的情调,最好边写边让自己哭的稀里哗啦,一回想,谁年轻时没遇到过那点纯纯的人,做过一些现在认为百思不得其解的屁事。看着照片也会禁不住说一句这男人,真他妈的。所以,请大家忍受下我的人格分裂。
  简介一下下。将回忆串成文还是有难度的。总之就是虐恋虐恋啊,至今还佩服自己小心脏的承受力,外加十足的大叔控,那个男淫我就用一种树的名字代替了。嗯,,,,柏杨吧。感觉挺好的。
  就这样,开写了。
  日期:2013-04-03 21:34:39

  六岁那年,我随家人去看望远方的亲戚,那是第一次坐火车也是她第一次见到他。
  傍晚的阳光已经没有了中午的放肆,静静的照在小巧而整洁的四合院中。主人显然知道客人的的到访,正动员全家张罗着的晚餐。最先迎过来的老人在模样上与自家奶奶有几分相似,我心想,这应该是奶奶先前和我说过的姨奶奶。
  显然,老人家很珍惜彼此之间难得的相聚,熟络的拉着手互相了解对方的近况,依次介绍各自的家庭成员。
  奶奶问道:听说你的孙儿长得乖巧,成绩又拔尖。

  姨奶奶笑着答道:呵呵,可不是嘛,这是福气啊。
  这时,屋里传来一阵手风琴的声音。姨奶奶说:是孙儿在练琴,那孩子怕羞。
  我一听乐了,原来男孩子也会怕羞。跑到窗前踮脚使劲往里瞅。隔着纱窗看到一个十五六岁少年朦胧的背影。
  他站在床边,修长的手指落在键盘上。安静的房间里只有好听的琴声流淌,可以看见,窗台上一君子兰努力向上生长着。黄昏在他白衬衣上打出一道好看的斜影。

  当我厚着脸皮去敲他的门被拒绝后仍不依不饶的想往里闯时,当他皱着眉头不耐烦的开门瞪着我时,当我 再次胡搅蛮缠要试一试他的宝贝手风琴时,或许一切从这里开始了。
  少年的臭脸让我哭得稀里哗啦,长辈跑过来抱走了我,一边哄着一边告诉我不可以任性,别人的东西不要乱碰,却谁都没有告诉我,
  若是以后再相见,千万不可以去爱。
  日期:2013-04-03 21:36:51
  小孩从来不会为了一件伤心太久,吃过饭,我就像跟屁虫一样黏在了哥哥身后。
  前一秒还恨的咬牙切齿的敌人瞬间因为带着我出门溜达了一圈,采了几朵不知名的野花胡乱的插在了羊角辫上而成为了我心中的英雄。

  第二天,我便死皮赖脸的跟着新认识的哥哥往后面的小山坡和他的朋友们汇合去了。
  后来,又回去过,那片区因为拆迁都变了,那座小山坡却保留了下来,被建设成了一个小型的休闲公园。但山坡却不如从前那么高了。
  日期:2013-04-03 21:42:16
  那是,对眼前哥哥的印象是长得真漂亮,睫毛比洋娃娃都长。LZ喜欢看美少女战士的动画片,总觉得他与地场卫像极了,一跟在他身后就忙着叫:变身,我要代表月亮消灭你。恨不得跳到天上去,让全世界都听到。每次,某人总是回过头来用疑惑又好笑的目光看着我。
  十几岁的男孩子们喜欢拿着树棍把自己装成战士比武,哥哥从不参与,只是静静的站在旁边看着,自个儿傻乐。倒是我不知天高地厚的拿起地上的树棍就参加到战斗中。许是大家都让着我,或是被我鬼哭狼嚎的叫声吓住了,每次都能扛着武器得胜归队。
  哥哥总是能在晚餐开始时准时把我拎回去,欣赏着爸妈不顾我的苦苦哀求和肚子强烈抗议状态下坚持让先处理完个人卫生再吃饭的原则,而自己却干净清爽的坐在丰盛的饭菜前朝朝我做鬼脸。
  有时候,他喜欢站在小山坡的顶端好一会儿不说话,后山上有许多种不知名的野花,我喜欢收集大把大把的花和杂草然后拿给他。有时会装满整个口袋,回到家又是一身的泥和草,口袋里还能调出混杂在野花野草中的小虫子。
  后山上有一片小花海,白的,紫的,被保护得很好。哥哥从不让我去采,他说长辈们说过那种花弄到身上会起小疹子。

  后来我回想起这些,才知道了那一小片不能碰的花是风信子。也知道了花语。代表着不敢表露的爱和永远的怀念
  日期:2013-04-03 21:45:57
  一星期后,我随家人返程。
  上车前,两位老人最是依依不舍,约好了下次在相见,可谁也不知道往后自己的身子是否还和今日一样硬朗。

  柏杨哥羞涩的站在他爸妈身后朝我挥手,我也笑着挥挥手。现在LZ回想起那一幕。认为那时的我只是一个小孩子对相处几天的玩伴的挥手再见,对美好假期的挥手再见。
  回家途中,奶奶和爸爸妈妈谈起了家常,我躺在妈妈怀中伴着火车隆隆声昏昏欲睡。
  梦中,又回到了四合院,回到了小山坡,回到了带着哥哥手指余温的手风琴和他开心时微微上扬的嘴角。
  日期:2013-04-03 21:54:30

  过了几年,柏杨全家来到我所在的城市看望,带来了姨奶奶的问候。
  伯父说过2年,他就要参加高考了。
  奶奶拉着他的手问长问短,说这伢子长得越来越俊了。而我依旧任性,不过却也知  道在远方客人面前要乖巧懂事。
  饭后,奶奶要我带着哥哥去散步。还记得出了小区的门,有条长长的坡,两旁摘满了梧桐树,我俩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着。
  他忽然回头问我。问我还记不记的得小时候在他们那儿和人打架的事情,说起他有个哥们儿对我印象特深,总问起我什么时候还去玩。  1/22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