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笺,如梦
时间:2013-04-13 09:04:2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素心如兰  阅读:

  当我望向他的那一瞬,望见他更显清瘦微黑的脸庞,望见他镂刻在眼角的沧桑与疲涩,才知道岁月在我们之间,早已画下了一道深深的痕印。而我们,再也回不去那年那月……
  【一】
  再见许磊,我以为我会像以前一样,掌心冒汗,心跳加速,微微低头抿出一个温柔羞涩的笑意,如娇花照水。
  可惜,当我望向他的那一瞬,望见他更显清瘦微黑的脸庞,望见他岁月镂刻的眼角露出的沧桑与疲涩,才知道岁月在我们之间,早已画下了一道深深的痕印。一颗心,突然就变得很平静。
  我含笑伸手,主动握住他骨节分明的掌心,发现那里凸起的老茧,不经意间就硌痛了我的指尖。我不动声色地抽出手,扬脸笑道:“老同学,你好啊。”
  许磊身体僵直地站在我面前,看上去有些发窘,但是很高兴。一双手下意识地搓着,微垂着眼睑喃喃道:“你能回来,真好。”
  包厢里人声鼎沸,喧闹而热烈。一大票老同学聚在一起,虽都过了而立,但仍免不了嘻嘻哈哈地打趣和八卦一回。反倒是我跟许磊,显得过于疏淡和怪异。
  “这些年,你,过得好么?”许磊深深地看我一眼,又飞快地转开眼神,语气中,有着异乎寻常的沉郁和关切。又似乎,带着些负疚和自卑。那神情,竟变得说不出的萧瑟和陌生。
  这哪里是我所认识的许磊呵?那个潇洒俊逸、意气风发的男孩儿,那个喜欢穿干净白衬衣的男孩儿,那个仰着脸儿一字一句给我读徐志摩的男孩儿,那个有着腼腆质朴笑意的男孩儿,那个写得一手好字和好诗的男孩儿,那个将单车踩得风一样的男孩儿,怎么能跟眼前这个萎靡自卑的瘦削男子画上等号?
  什么时候,我跟许磊,竟陌生疏离得站在了天涯的两端?这似水流年里的纠结痴缠,又是什么时候开始变淡变浅?印在光阴背后的故事呵,什么时候成了一颗随波逐流的砂子,在滚滚红尘里渐消渐散?
  人生,若只如初见,多好!
  【二】
  许磊是我中学同学。
  那时候,我是班长,他是副班长。完全按成绩分派工作。开学一周,班主任从案头厚厚的作业本中探出头来,语重心长地说:“班级的进步成长就靠你们了,希望你们两个合作愉快。”
  我跟许磊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激动和决心。为了不辜负老师的期望与信任,我俩经常在一起商讨班级事务,将各项工作打理得井然有序。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是我说了算,但没有许磊的支持与配合,我也就是个光杆司令。
  我爱好文学,喜欢课外阅读,有着丰富的想象力,作文水平在班上独树鳌头,并经常为广播站提供稿子,且各科成绩一直排年级前十名,在校园里风光占尽。在老师的支持下,我头脑一热,又组织了个文学社。我是社长,而许磊,理所当然地成了副社长。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校园里开始有我俩的传言,有些暧昧,有些晦涩。神经大条的我并不以为意。浑然不觉许磊看我的眼光经常走神,也浑然不觉有那么一个俊逸出色的男孩儿甘愿站在我身后,默默无闻。
  白雪阳春,日光倾城,校园后的那片小山坡开满了馨香淡绿的栀子,变成一个纯白新绿的世界。许磊说:“我觉得宁静优雅的环境,可以激发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以后我们文学社组织活动,就去那里吧。”
  我完全同意。因为我正在写《栀子花开》,准备去参加市里的作文竞赛。
  融融的春阳,丝绸般温润,将整个山坡映照得光华流转。醇浓馥郁的栀子清香,在身边萦怀不去,而三月末的天空,蓝得像一块清澄空幽的翡冷翠。
  我抱着本子坐在山坡上,看许磊穿一件干净的白衬衣,一条水磨蓝的牛仔裤,一双白球鞋,一手拿书,一手插在裤兜里,一步一步从坡下走来,走过茵茵芳草地,走过纷繁葱绿的花枝,走过一帧淡浓描绘的水粉。拂面的轻风,将他额际的黑发吹得轻舞飞扬。而沐在暖阳中的他,竟似也成了一幅轻舞飞扬的图画。
  许磊看到我,将手中的书本高高举起,薄细的唇线微微一咧,露出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不知道为什么,那一瞬,我抱紧了手中的本子,突然觉得有些慌乱。
  “我去了图书馆,你不在。我想你一定在这里。”许磊略带低缓的语调,以及那温和的笑意,似乎带了些磁性的魔力,如一朵小小的流云,在我十五岁的天空悄然淌过,泛起一丝微漪。有那么一瞬,我几乎不敢看许磊的眼睛。因为那里面隐含着的一簇小小的火苗,竟似要亮过这倾城的春色。
  “徐志摩诗集。图书馆新到的,顺便带给你。”许磊很自然地在我身边坐下,散发着淡淡书香的诗集,就那样安静地躺在他手心。他微微侧身低头看我,那含笑的眸,白皙俊逸的脸庞,以及那一身清爽干净的衣衫上隐隐传出的洗衣粉的清香,都咫尺可及。
  我夺过诗集,含含糊糊地应了一声,迅速打开扉页,心不在焉地翻看着,思绪却不知飘向了哪里。忽地,耳边传来许磊的轻笑:“佳慧,在想什么呢?书拿反了都不知道。”
  啊?!我蓦然惊觉,一张脸顿时酡红如熏。许磊一边笑,一边帮我把书反过来。白皙温热的指尖,似是不经意触碰到我的掌心。两指交汇的那一瞬,他突然大着胆子轻轻握住了我。
  一股异样的酥麻的电流瞬间传遍全身。我口干舌燥,感觉自己的头脑轰地一声,仿佛有什么击中了我的灵魂,霎时一片空白。但却又很清晰地感觉到他指尖的颤栗。想来,他的紧张,丝毫不亚于我。
  那灼热滚烫的气息,仿佛可以将一颗年少的心烧成灰烬。那懵懂青涩的初开的情窦呵,让我心如鹿撞,目眩头晕。半晌,我才羞红着脸抽出手,几乎是逃也似地飞奔而去。
  融融的春阳铺天盖地,盛放的栀子铺天盖地,翩跹的蝶儿和蜜蜂是漫天春色里流动的星星。许磊俊逸温和的笑意从身后潮水般袭来,几欲将我淹没。而我十五岁的花季,就那样迷失在三月末的倾城日光里……
  【三】
  许磊其实也很优秀。只不过,我的光芒盖过了他的风头,而他,又心甘情愿地站在我身后,默默扶持,默默付出。
  栀子花开至茶靡的时候,我跟许磊之间,已经有了一份小小的不为人知的默契和秘密。那秘密,如同一帧皴了春情的工笔,带着年少的憧憬和羞涩,将那份青果般稚嫩的忧伤和甜蜜,在雪色阳光里一并放飞。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