漂亮女孩被强奸之后,绝对让你哭,真的太惨了
时间:2013-03-22 22:18:2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前天夜里,我和先生漫步在雨中,享受着爱的甜蜜。 
  无意中,发现一个女孩躺在冰凉的水泥地板上,我和先生出于一种同情,把她带回家,可口的饭菜,暖暖的衣服,她却是吃的泪流满面,饭后,她给我们讲了一个让我现在依然心痛的故事.... 
   
  记得那一年秋天,大专没读完的我,便到姐姐的茶社去帮忙。姐妹的苦心经营和热情服务使茶社的生意蒸蒸日上。就在这时候一件意外的事情,改变了我和姐姐的命运…… 
  在一个漆黑的晚上,外出办事的我,在离家只有50米的地方,被一个男人从后面击倒后,拖到一个长满草的地方强暴。一切都是那么突然,如的恶梦般的降临。从我们的撕打过程中,我认出他就是我们邻居的儿子马良,当我叫出他名子第一个字时,他就用手死死掐住我的脖子,眼睁的很大……。一个弱女子与一个骠悍男人在这种情况下抗挣,如同以卵击石。记不得被他掐死过几次。朦胧中醒来,看到的只是他慌乱穿衣的身影。临走时他又踢了我一脚,看没有动静,他才走了……。等我彻底醒来时,已经听到清洁工扫地的声音。 
  等我拖着两条像杠子一样的腿回的店里,已经是凌晨五点。站在镜子前,我看到的是一个头发零乱、衣服破烂、满身是血的女人。我躲在卫生间里,默默的哭了很长时间,用了快一瓶的沐浴液,感觉自己还是脏的。 
  当天早上,我又一次走到那片草丛,还意外的捡到一只男鞋。回到店内,我沉默了很久,很久,心里乱如麻。 
  报案!报案!报案!马良他本身就是一个保外就医的犯人。逮住他,也最多不过加上十年。我呢?会被世俗的唾沫星子埋了,会被别人戳穿脊梁骨,还会在未来的丈夫面失去做女人的尊严,更会被爹娘赶出家门。茶社呢?是否会因此而倒闭?顾虑重重,正是由于我的懦弱,才把我带进了本不该延续悲剧当中。 
  一个星期以后,我频频接到马良的威胁电话,茶社窗也隔三差五被别人半夜投砖打碎,不得已,姐姐加了防护网。 
  例假从为就不太正常的我,两个月未来也没放在心上。日渐消瘦的我,身子却越来越胖。肚子上有一个像馒头般大小的硬疙瘩。我偷偷的到医院做了检查,结果差一点没让我晕过去——我怀孕了。经过一场撕心裂肺的痛哭之后,我决心要做掉这个孩子。在大医院里只因为家长在病例卡上签字,没有做成。当我刚刚躺到一个都市乡村小诊所的床上时,马良就出现了,他说:“老子这杆枪就是好使,我跟了你两个多月了。”他话还没说完,我就昏死了过去。 
  等我醒来时,已经是躺在茶社二楼的床上。姐姐两眼已经哭的通红,马良的家人全部到场,或坐或站,有说有笑。怀着一腔仇恨,我一跃而起,抓起一把椅子就向马良头上砸去,从二楼打到一楼,又从屋内打到大街上。马良的母亲像疯狗一般上窜下跳,对我恶语相伤。说我****他儿子;说我怀了野种硬往他儿子头上安;说我是女狗不浪,公狗不上的婊子;说茶馆生意好是我们姐妹卖笑的结果……。我和姐姐抱头痛哭,万般无奈的我,拨开人群向疾驰的汽车撞去……。 
求死不成,当天晚上便被送回了老家。 
  脱光衣服,跪到方砖,在祖堂前,我受到家人的责骂更不用说,有人拿出家药让我要我当场喝下;有人要把我拉出去活埋;有人对着我乱踢……。我欲哭无泪,向家人如实讲述事情的前因后果,此时却没有一个人相信。 
  此时的我决心打胎并要上告,而家人却为家庭声誉为由断然不同意。母亲托人和马家协商,只要办证便让把人拉走,像拉锯战一样,谈了整整四十天。四十天里,我被关在一间小屋里,门被反锁着,吃喝拉撒睡,均在这里面。四十天没梳过头,四十天没洗过脸,四十天家人没用正眼看过我一下。四十天充溺在耳边的只有不休止的责骂声。记得我被关的第四十天的下午,一脸不乐的母亲把拖到车上,拉到一个很偏僻的村级诊所做引产手术。一间五六平方的小屋子里,一张老式木床上只放着一张凉席,床头上堆着一大堆旧棉花。一个中年女人,她手里揣着个大瓷盆,里放着好几个一尺多少的钳子,一大块浸湿的棉花。她命我躺下,把我的裤子一撕到地,母亲用手指指着我的脸说道:“医生让你干啥你干啥!”说完便走了出去。医生在我身上按、掐、掏、拍,折腾了半天后,说了一句:“月份太大,做不了”。万般无奈的母亲只好打电话让马家来人,把我拉走。 
走进马家,如同走进地狱。马家以怕计生办突击检查为由,把我关在城郊一个很小的院子里,长期将门反锁。 
  马良的家人想以此机会盘下茶馆,却想分文不出。对我先是好言相劝,而后恶语相交。马良的父亲更是天天喝醉,躺在床上赶都赶不走。看着大块肥肉就是吃不到,马良和他的家人可谓是费尽心机。先是不让看电视、听广播,而后又不让看书,后到来连饭也不按时送。到最后改成一天送一次,一顿热,两餐凉,饿不死,撑不着。渴了自己压口水喝,饿了吃一口像皮条一样的油条。衣服脏了,跪在地上自己洗洗。由于怕掉到厕所里,就在厕所旁边栽了一根棍子,天天顺杆爬。马良和他的家人以种种理由不给我买一件能穿的衣服,月份大了,无衣穿,屋里屋外,常常披着床单,我戏称自己是玛丽亚在世。这便是我的生活。 
  和马良一起生活的日子里,我受尽了性的折磨。 
  姐姐常来看我,由于门被锁着,每一次我和姐姐都是隔着门泪眼相望。常常跪在地上,拉着姐姐的手,不忍让她离去。姐姐经常把成包的煮好的鸡蛋隔墙扔过来。每一只鸡蛋不是姐姐的一片心呢!姐姐劝我说,千不为,万不为,为了孩子也要活下去。爹娘一次也不来看望我。
马良一心想霸占茶馆,用计不成,便对我拳脚相交。记的有一次,马良说了半天我了不理他,气急败坏的马良抓住我的头发就是床上磕,而后又骑在我的身上,两只大手左右夹击。他是越打越凶,从床拉到地下,抓着我一缕头发,拖着像笨熊一样的我,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又一圈。掉皮掉肉更是不用说,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随后他又在我肚子上踢了一脚,嘴里还不骂道:“老子看上你就是为钱,没钱,老子要你!老子要他!老子要你!老子要他!……”。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