并不遥远的离奇故事
时间:2013-03-13 08:10:4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烟雨苍茫  阅读:

  据说这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的故事
  是否真实?无从考证。
  但讲故事的人都说确有其事。
  那是一个农历的九月天,本该是天高云淡,秋高气爽的季节,可是一连二十多天的阴雨,让整个山乡都锁在浓浓的雨雾中。
  小小山村突发了一个爆炸性的新闻,村东头蓝三家过门不到一年的媳妇桃儿上吊死了。
  这桃儿看似老实巴交的,没有多少话语,只知道干活,而且,干农活、粗活不怕苦,不怕累,肯出力。而且是非少,村里左邻右舍都说她是一个好媳妇,生产队里也都认准她是一个好劳力。
  只是这桃儿女红太差,什么都不会干,锅灶上,做个洗洗涮涮的还行,擀面蒸馒头就差远了。所以呀,蓝三家的婆娘总是指责她笨,骂她是傻媳妇。
  桃儿也不生气,总是一笑了之。但她还是不断地学啊,就是学得慢一些。好在农家生活清贫,吃也吃不饱,穿也穿不暖,没啥做的,就是稀饭、汤汤面,也就罢了,并不显得要有多大本事和手艺才行,能吃饱就是奢望了。
  桃儿总是在给生产队干活时,休息的间隙挑一些草,带回家,从中挑一些野菜出来做给全家吃,一是弥补没有蔬菜的生活,关键是可以弥补粮食不足的欠缺,再就是把剩余的草来喂猪。干这些活儿,桃儿可是一把好手。
  桃儿虽说是刚过门一年的新媳妇,也没有几件新衣服,更是舍不得穿,那件红灯芯绒上衣,除了结婚的那一天和正月穿了几天,就一直没有穿,压在柜子里。
  小姑子要去县城,想借桃儿的灯芯绒上衣穿穿,就让妈妈来借。婆婆给桃儿一说要借那件红灯芯绒上衣给女儿穿几天,桃儿一愣,就没有答应。婆婆说了好几遍,桃儿都坚决不答应。桃儿舍不得呀,桃儿就这唯一的一件好点的嫁衣,怎能借给小姑子去县城里去显摆,她太舍不得了,死活不给。
  婆婆生气了,小姑子也生气了。婆婆破口大骂桃儿,骂的很难听,左邻右舍都听得见。但是,桃儿就是舍不得给小姑子穿,硬是没有给。
  晚上,从人民公社水利工地打坝回来的儿子听了妈妈一顿挑唆,就闯进屋子,二话没说,把桃儿摁在炕边,狠狠地揍了一顿,桃儿哭了,哭得很伤心,但还是没有屈服。这桃儿,可是一个倔性格,认死理,认为自己的嫁妆就是不能借给小姑子穿。
  婆婆就指使儿子硬性从柜子里取走那件红灯芯绒上衣,给了他妹子穿。看着小姑子穿着自己的嫁衣和伙伴去了县城,从没有去过县城的桃儿好不嫉妒,好不愤恨,但她是没有任何办法阻止,也没有能力阻止。她望着远去的小姑子,看着她和伙伴们在山路上扭着腰身,洋洋得意,高兴的样子,桃儿再望着自己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瘀斑,桃儿一股莫名之火冲上脑门,她冲回去,看见丈夫在房子里,她就扑上去狠狠地打了他几拳出气,丈夫见状,也没有还手,还笑了。他心里想:“反正妹妹穿了,妈妈也就没气了,打几下就打击下吧。”
  可是,不料这几拳却是让婆婆看见了,她恼羞成怒,看见媳妇打自己的儿子,就站在门口骂桃儿,骂自己的儿子没出息,窝囊,让这么个笨媳妇欺负,这还了得,现在这样,将来还不骑在儿子头上,非得要儿子教训媳妇,儿子笑一笑对妈说:“妈,她打得又不疼,就算了。”
  “算了?这还能算了?真是反了,打!打到的媳妇揉到的面,媳妇就是这样熬成婆的。”她非要儿子揍一顿媳妇才解气,就是要给媳妇一个下马威。
  这桃儿也不认事,顶起婆婆来了。一时间,儿子下不来台,就又揍了桃儿一顿,不到一天二十四小时时间,桃儿就在结婚大半年后,挨了两顿揍。
  桃儿心灰意冷,嚎啕大哭,哭的全村人都知道,哭的左邻右舍来劝架。
  桃儿檫干眼泪,再也没有哭,只是狠狠地瞪着婆婆,什么也没说。
  就在大家去生产队农田干活的时候,婆婆看桃儿没事了,自己也就去给生产队上工去了。桃儿没有去,她一个人在家里,桃儿关了门,洗了脸,洗了头,穿上了一套新嫁衣,对着镜子,把自己的长辫子梳得整整齐齐的。糊涂的桃儿找了一条拴羊的缰绳,搭在门框上,挽了一个活扣,将自己的脖子套进去,脚下的凳子用力一蹬,桃儿整个身子悬空,前后晃动起来,等她想取开绳子扣时,已经为时已晚,无力回天。
  桃儿就这么去了,永远的去了。
  就这么一件小事,一个鲜活的生命就没有了。
  
  故事并没有结束。我并不知道后来怎样处理后事,但关键是后来的故事很是离奇。
  
  山乡土葬,人死了就得入土为安,在给桃儿打墓时,一直是阴雨不断,梅雨季节,一般的都是牛毛细雨,就像牛毛一样的细雨丝,听不见雨声,看不见雨滴,但是会感觉到下雨。打墓的人,都是自己族里的男人帮忙打墓。那个年代,生产队是集体劳动,再加上桃儿意外死亡,生产队长就帮他家派了男劳力去打墓。墓坑一般深三米,再向里打一个窑洞,要把棺材放的进去为好。然后,按照阴阳先生看的日子埋葬,入土为安。
  打墓期间,每天要给坟地里的劳力送两次干粮,就是在两顿饭之间再送一次饭菜,还有酒肉,香烟。以示丧葬主家表示感谢之意。
  送饭时,一般都是孝子去送,还要戴一顶草帽。我也不知是什么讲究,说不清楚,讲故事的人也讲不清楚。
  桃儿没有子女,自然没有孝子,就由家族的晚辈侄儿代劳了。送饭时,要用挑水扁担挑着去,一头是饭菜,一头是开水暖瓶,给桃儿坟地里送饭的小伙子挑着茶水、油炸馍和炒菜、水酒,去坟地里,因为是雨天,就在篮子上盖了顶草帽遮雨。
  桃儿是年轻人,又不是正常死亡,所以坟地就偏僻一些,打墓的人看到送干粮来,就停工围了起来,因为当时生产队都比较贫困,大家都生活得很清苦,难得闻见油腥味,就哗啦一下围了过来。有人急忙揭开草帽,突然,大家都惊呆了,馍盘子上有一只猫头鹰,它睁大眼睛看着大伙,也不飞走,顿时,吓得一圈人朝后跌去,随之,顿做鸟兽散,飞也似地逃回家了。
  回到家的打墓人一个个惊魂不定,面如土色,说明了情况,大家都惊愕不已,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最后,几个年长的就商量,带了几个青壮年去墓地看看。去了,什么都在,猫头鹰早已没有影子了,只是一片凌乱。
  大家百思不得其解,这草帽盖在篮子上,怎么就会落进一只猫头鹰?况且,山民们都是谈猫头鹰色变,认定猫头鹰不是一只吉祥鸟,很是不吉利。于是,桃儿的死就有了离奇的迷信色彩,乡民们在那一段时间傍晚就关了门,不敢在街上走动。
  桃儿的娘家是一个比较大的山村,她娘家子在村子街道后的高台上,门前有一颗几百年的巨大的皂荚树,这是一颗公皂荚树,从不结皂荚,树冠相当硕大。桃儿家门前有三间土木结构的大瓦房,他老父亲就在门道里的土炕上住着。据说就是在那天晚上半夜时分,他听见皂荚树上有一只猫发出凄惨的叫声,就像孩子哭似地,也有猫头鹰犀利的叫声。桃儿她父亲醒来就在也没有睡,他点着旱烟袋抽烟,一袋接一袋的抽,蹲在炕沿上,老泪吧嗒吧嗒地滴在地上,知道女儿死得冤,他一直抽烟抽到天明。据说是抽烟的火光一闪一闪,能驱散厉鬼和恐惧,伙伴伙伴,以火为伴嘛。
  
  听了这个故事很多年了,我一直在想,或许是猫头鹰也闻见腥味,就落在草帽上,不料掉进了篮子内,就像猎人捕猎用的翻板一样,落入圈套了,就这样被送饭的小伙子送到了墓地。
  而桃儿娘家门前皂荚树上的猫的凄惨尖叫声,猫头鹰犀利的叫声,大概是陆空对峙,为了猎物发生抢夺而已。关键是这都与桃儿的死巧合了,于是就有了一份神秘、诡秘。
  桃儿父亲联想到了女儿,自然伤感不已,以为是女儿含冤而阴魂不散,加之山区比较落后,更是以为是女儿回来了,他也很害怕,就只有以火为伴了。
  皂荚树上巨大的树冠,自然是鸟儿以此为家,经常栖息的地方。猫儿要生存,猫头鹰也要生存,彼此争抢,也实在也正常不过的事了,却被染上迷信的色彩,也就神乎其神了。
  讲故事的人,他讲给我时,就多了几分神秘,多了几分渲染,也可能是有的。但他信誓旦旦的肯定,故事是真的,地点也是真的,确有其事。
  时隔多年,这个故事没有人再讲起,我就记录下来,也作为一点诡秘告诉你。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