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足矣,来生不见。
时间:2013-03-12 09:35:4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苏蔓藤  阅读:

  (一)
  小树第一次见到那个女人是在1960年,那个全国闹饥荒的年代。
  小树的家人都不在了,一年前还是其乐融融的一家子,一年之后整个村子的人都以各种丑陋的姿态死去。饿死的,皮包骨头,脸色泛青,喘不上气,然后死去;因为饿的受不了的,上吊,投湖,撞树;还有想吃人肉结果自己被吃掉的,骨头都不剩。
  原本和谐的,美好的,欢乐的村子,变成了丑陋的,恶心的,人吃人的人间炼狱。
  小树是偷偷溜走的,那天晚上,身为村长的爸爸一把火烧光了整个村子,没有人呼喊,有的只是诡异的静谧。妈妈对他说,走的远远的,活也好死也好,不要再回来。
  他站在离村子很远的空无一物的稻田里,看着冲天的火光,红色的,耀目的,温暖的光。
  紧了紧自己身上的单衣,将妈妈给的粑粑揣在胸膛,一步一步远离那里,远离那明明温暖却又决绝至死的光芒。
  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他也不知道为何爸爸妈妈独独让自己离开,让自己孤单一个人在这吃人的世界流浪。
  
  后来他觉得,他的余生,不过是为了遇见那个女人。
  那是他离开村子的第六十二天,想着温柔的妈妈,想着严厉并且肩负着一村命运的爸爸,他不停地走。他也很纳闷,为什么自己可以活这么久。他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几乎是匍匐在地上前行着,随手抓着泥土往嘴里塞,低着头一个劲地走。
  终于还是支持不住软倒在地。
  这回怕是真的不行了吧。他想。
  只是迷迷糊糊中感觉到了一股暖流顺着自己的喉咙进入腹腔,温暖的触觉在自己额头上游荡,像母亲的手。
  温暖的。厚重的。安全的。
  醒时便看到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女孩坐在门槛上择菜。女人朝他笑笑。
  他慌张地想要下床,却一个不稳从床上摔了下来。女人被吓了一跳,急忙过来扶他,他霎的脸就红了。
  然后他知道是女人救了他,自己已经昏睡了三天。
  女人叫秋英,是在出去找菜的时候看见他的,然后就将他带了回来。小女孩是她的女儿,叫左桐,九岁,比他小。她的男人叫左君成,是个老师。家里还有丈夫的双亲。
  晚上一家人吃饭的时候,他跪下来磕头,磕到额头都泛出血色,把小姑娘左桐吓得抱着妈妈哭。她男人说,不用磕头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也算是我们有缘。
  第二天他准备离开,他对女人说,谢谢你们的救命之恩,不过我现在要走了,这恩情我终有一天回报答你们的。
  女人想了片刻,复笑着把他摁在板凳上,说,你不用走,做我儿子来偿还恩情吧。
  他愣了。
  女人说,我没有生出男孩子,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就给我们养老送终吧。
  他扑通一声又跪在地上磕头,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一直磕着。
  女人又笑,别磕了,磕傻了可怎么搞。
  女人领着他跟长辈说了,两位长辈摸着他的脑袋,说,好好的。
  他男人也没有意见。
  只有小姑娘左桐,瞪着黑黑的大眼睛满怀敌意的望着他。
  于是,他又有了一个新家。
  很多年很多年以后,他才发现,自己根本不喜欢这种关系。
  
  (二)
  于是他喊女人“妈妈”,喊左桐“小妹”。
  女人也不过才二十八岁,他男人比他大一岁。她很漂亮,乌黑亮丽的头发梳了一个粗粗的麻花辫挂在身后,眼睛大大的,亮的像他幼年爬上村子最高的山丘上时看到的朝阳。她很黑,估计是常年日光下的劳作在她脸上留下的痕迹,她的手很大,也很粗糙。除了这个,岁月几乎在她脸上找不到痕迹。
  他喜欢女人用手揉乱他头发的触感,安全,温暖。
  女人给他改名叫左树,说希望他像树一样可以越长越壮。
  他比这个村子里所有的孩子都要勤快。天不亮他就爬起来生火做饭,虽然只是些米汤,但是他也做得很认真。中午跟女人一起出去找菜,很难找,有时候往往要走很远很远的路才能找到。
  女人告诉他,这里是南方,虽然也很穷,但是基本上不会饿死人的,所以也不会有吃人的事情发生。女人摸着他的头,眼里盛满了心疼:“你是走了多远才到这里的啊。”不过一转眼,她又笑着,“没关系,以后我们在一起,我不会让你饿着的,我会保护你啊。”
  女人让他跟小桐一起学识字,男人会每天抽空教她们。
  小妹也慢慢地不对他抱有敌意,而是十分依赖他。
  本以为一辈子就这么过去就好了,只是他到这个家的第五年村子发了百年难得一遇的洪水,男人在的学校地势低,破旧的堤坝被冲垮淹了学校。男人一直没有回来,天还下着大雨,她非坚持着要去学校,他不放心,只好陪着她去。然后才知道,男人为了救学生,自己陷入泥石流中没能再出来。
  女人望着毁于一旦的学校,安静地不说一句话。
  他突然觉得,她可能会就这样离开,像一阵风,散的不留一点痕迹。
  他伸出手拽住她的衣袖。
  女人偏过头望着他,突地笑了。伸出手揉着他的头发,“没事的。”她说。
  男人的尸体也找不到了,不知道被埋在大地里的哪一处。女人将男人的衣服烧了,装在罐子里,在一个天气好又有风的日子,她爬上后山的小坡,顺风撒了。
  女人像是一夜老了许多,但是她依旧忙碌着。修葺房子,开垦荒地,养家禽......而家里的两位长辈却因丧子之痛一病不起。
  次年春天,祖母去世。冬天,祖父去世。
  女人瘦了很多,愈发的沉默了,他初见她时的那种笑容已经在她脸上看不到了。
  小桐每天拽着他让他讲故事,以前是由男人和女人一起讲给她听的,但是现在小桐不敢去找她。
  于是他每天做活的时候还要想着晚上该给小妹说什么故事好。
  女人让他和小妹上了学堂,他逃课偷偷去给她帮忙,却被她狠狠地骂了一顿。
  外村经常有男人来找她,也有人劝她再嫁,女人却是不言语。直到有一次看到有人对她动手动脚,他怒不可遏,把那人打的鼻青脸肿落荒而逃。
  女人散着发丝,紧抿着嘴唇,脸色苍白,愣愣地望着他。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