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美 我没有他们想的那么乱
时间:2013-03-10 23:09:1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十年争议者:身体革命和自由性爱

爱男人,爱做爱,爱自由,爱直言无忌,不爱伪装。她的身体革命和自由性爱,为这个时代混乱不堪的伦理危机,钉下了一个无法绕开的路标。她只代表她自己,她是木子美。

木子美 我没有他们想的那么乱

文∕慕容莲生

 

“我过着很自得的生活”

那是2003年,SARS病毒流窜,直到5月31日,疫情得以初步遏制。人们开始放心地在街头行走,多少有些劫后余生的意味。

那年6月19日,一个叫“木子美”的25岁女子,现身网络,百无禁忌地书写其性爱日记。

最初她不叫木子美,她叫李丽,广东人,杂志编辑,在《城市画报》设有专栏,名为“你‘性’什么”。专栏内容以其私人性爱体验为主。熟悉她的读者如此形容她:“一个把自己打扮成拿到哈佛学位的潘金莲又兼备着璩美凤一样大无畏精神的姑娘”。国人皆知潘金莲,而璩美凤,曾为台湾某节目主持人,因和有妇之夫流出性爱光碟为人熟知。

木子美说:“我过着很自得的生活,有一份可以把自己弄得好像很忙的工作,工作之余又有非常人性化的爱好——做爱,而且做爱对象有得选择,有得更换,资源充足。”她还说,她“经常为了能冲个舒服的热水澡在一个男人家过夜”。除了做爱的“爱好”,她还有一个“爱好”,就是将此中经历及细节写出来并公之于众。

2003年6月19日起,木子美开始在“博客中国”网写性爱日记,并为日记冠名“遗情书”。一开始,访问量不大。

同年8月,木子美在“遗情书”中记录了她和广州某著名摇滚乐手的“一夜情”故事,以白描笔法,再现她和摇滚乐手的生动性爱细节。她在日记中直呼该乐手的真实姓名,并对其性技巧和能力进行了描述。

这则日记被网友转帖到当时人气颇旺的“西祠胡同”论坛,掀起轩然大波。之后,迅速在网络广泛流传,木子美的博客随即访问量急剧飙升。

木子美火了。她和那个摇滚乐手成为媒体追逐的对象。避居成都的摇滚乐手,接受媒体采访时毫不掩饰他的愤怒,称其不曾料到与自己“一夜情”的对象,竟喜欢不遗巨细地自曝性事。

有媒体称木子美为广东第一个“用身体写作”的女人。“用身体写作”不稀奇,之前有卫慧、棉棉和九丹等女作家以自己及周边的生活为原型,大胆感性地描写性爱,掀起一轮又一轮舆论狂潮,文学评论者称她们为“用身体写作,而不是用头脑写作”。

木子美的出现,将“身体写作”又推上一个高峰,有人认为,她比卫慧、棉棉等人“写实作风更为大胆”。若卫慧、棉棉等人的“身体写作”尚有艺术渲染成分,木子美则实情实录。木子美直言不讳:“我轻易就能爱上一个男人,轻易就能跟他上床,轻易就能从他身边离开……男女关系于我而言,就是直接地与一个男人发生性关系。”

木子美火了,媒体争相采访。“要采访我,必须先和我上床;在床上能用多长时间,我就给你多长时间的采访”,这是木子美给北京某周刊男记者的答复。男记者被吓退了。

性爱日记不加讳言地公诸于众,木子美认为,自己想说的事情就不是隐私,比如床笫之欢。“我喜欢的词就是褒义词,比如淫乱,放荡;我不喜欢的词就是贬义词,比如忠贞——这个词充满虚伪。”

这种以自己的感受为核心的价值判断,当然与主流价值观格格不入,可谓是直接地挑战人们传统的性爱观和道德底线。

“我是怎么生活的,我就怎么记录”

2003年10月,木子美将其“你‘性’什么”的专栏文章以及博客里的“遗情书”,还有一些诗歌、随笔、小说,结集出版,仍冠名《遗情书》。上市销售一天,便被禁售。

正版《遗情书》禁售,很快就出现了3个版本的盗版,并且比正版定价高。据相关数字表明,盗版销售竟达30万册。

毫无疑问,木子美是2003年中国网络界的头号明星,更是2003年冬季书界的热点。她已成为中国内地性爱主义者的代名词。这年10月,更有数家时尚刊物以木子美为封面主题。

此时又发生一件事,木子美常去的并记入“遗情书”中的那家酒吧,不再欢迎她去,因为她破坏了游戏的潜规则。酒吧的女主人还曾在公开场合对木子美大打出手,威胁木子美不许再把酒吧名和其丈夫写进日记。远在故乡的母亲听闻此事,甚为伤心,木子美安慰母亲:“妈妈,跟你详细解释这事可能得几个小时,简单来说,就是我的生活方式跟大众不一样,大众要把我灭了。”

木子美还和母亲说,“因为出了这样的名,我更没法过普普通通的生活了,我只能将自己的生活方式坚持下去”, 若是“有人在你面前说我的坏话,你不要难过”,“不管发生什么,你要坚强,万一有人采访你,你就说我是你的骄傲”。

但迫于压力,木子美关闭了自己的博客,并删除不少日记。不过,没多久,她的博客重新开放,只是屏蔽了之前的博客文章

再有媒体致电采访,木子美烦躁回复:“希望你们不要写我,不要报道我了!我不希望媒体再来写我了!”她还说,“现在我的私人生活受到了太多干扰!很多人跑到我博客上乱说,攻击我”。

可是,干扰,攻击,当初公开日记时没料到这些吗?木子美说:“博客本来就是一个公开日记的地方,又不是我一个人在写,也不是我一个人公开。我一开始只是写给我们那个小圈子的人看,根本没想过要让现在这么多人来看。现在我那里(博客)已经太乱糟糟的了!”

因为木子美的博客,“博客中国”网日访问量,由原来的最高1.9万人次一举飙升到11万人次,访问量激增,服务器崩溃。

木子美和她的《遗情书》,以及她的生活态度,在社会上成为“木子美现象”,舆论纷纷。

有人说,“木子美现象”是社会进步的体现,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作为一个成年人,木子美有选择自己生活方式的权利,他人无权对其选择加以指责。木子美的出现,表明社会越来越宽容,人们的价值观越来越多元化。

著名社会学家李银河评论道:“在中国这样一个传统道德根深蒂固的社会中,人们行为模式所发生的如此剧烈的变迁,应当说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西方学者将性道德的变化分为三个阶段:在第一阶段,人类的性活动处于自由散漫的状态;在第二阶段,只有婚内的性活动才是道德的;在第三阶段,人类将享有完全的性自由。第一、三两阶段的区别在于,第一阶段只有男性享有自由,第三阶段女性也享有自由。“从‘木子美现象’,我感到中国社会已经开始向第三阶段过渡了。”李银河说。

但,更有人说,木子美的出现是社会的一种悲哀和堕落。他们认为,木子美的生活方式会对青少年造成不良的影响。

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教授周孝正指出:“‘木子美现象’并非个体现象,它是中国社会中新兴的缺少社会责任感的群体代表。”

北京师范大学的一位社会学硕士也说,木子美“作为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应该维护社会的道德体系,而不是用这样的行为去扰乱甚至颠覆它”。

还有人质疑,木子美自曝隐私是为炒作。“与其说木子美是在网络进行写作,不如说木子美的行为更像是一场行为秀。当然,这些只是表象,木子美的真实目的显而易见:出名!”

木子美却不这样认为,她说她不是一个“本来默默无名、一夜暴红”的人,早在大学时候,她就开始剃光头、搞行为艺术。而出名,她说“出名是我个性上的原因——我要和你不一样,你不做我做。”

对于“木子美现象”,另一种看法是,由于木子美的出现,“博客”这个新兴的概念也开始家喻户晓,一些互联网人士担忧了,“博客”在中国以这种方式走向大众,“如果博客在中国的发展越来越‘木子美化’,有多少可以欣慰?”

的确,那时“博客”刚刚在中国互联网出现,网络媒体正在改变人们写作的状态,人人都可以为自己发声,向世界展现自己,并获得及时的回应。

面对种种争论,2003年11月17日,木子美以一则名为《木子美:那个被全国人民咒骂的著名女人,此刻与我没有关系》的日记回应。日记中说:“我是怎么生活的,我就怎么记录,哪怕被干扰、被破坏,哪怕男人们谈‘木’色变。”

她把这场喧嚣看成了一场轰轰烈烈热热闹闹的游戏,看玩游戏的专家、学者、媒体、大众到底怎么玩。她心里直乐:“一个人的行为艺术变成了整个社会的行为艺术时,真的很有趣。”

“我觉得我没有他们想的那么乱”

再热的人或事总有冷静的一天。随着时间推移,木子美不再引人关注。

木子美依然按自己的方式去生活,不相信男人对感情“忠贞”,又和一个个男人用身体做最直接的交流。她依然写性专栏。平心而论,写得不坏。她依然会直白地写及自己的性生活,但已懂得避免暴露对方的姓名与真实身份,而读她文章的读者们,也渐渐学会不再对他人的私生活方式猛砸臭鸡蛋。她曾经揶揄自己是“人渣”、“荡妇”……但有一个称谓是她自小心向往之的,那两个字叫做“作家”。

有一天,有细心的网友突然发现,微博上十分活跃的“不加V”就是曾经的“木子美”。

木子美曾兴风作浪的“博客”,这种产物依然存在,却如末路英雄,辉煌不再,尽显落寞,而新生代“微博”风头正劲。木子美没有忽视微博,不过,她改名“不加V”。倒也不难理解,多年之前她就说过:“我不是全心全意做木子美。如果有一天木子美影响到了我的生活,让我不开心,我就放弃她。”

很多人关注不加V,并不因为她是曾经饱受争议的“木子美”,而是因为不加V在微博上的各种刷屏。不加V说,她的很多粉丝都是80后、90后,根本不知道木子美是谁,《遗情书》又是何物,关注她只是感兴趣。不加V爱刷屏有目共睹,她喜欢“开盘口”:开个话题,大家一起回答,最后她再转发答案。她的微博掐架战斗力旺盛,有不少人是观战的时候开始注意到她的——但不管是哪种,都和以前热衷于写床评的“木子美”关系不大。

不加V扬名微博江湖,可以说是因一场骂战。人称“打假斗士”的方舟子,质疑韩寒的作品是他人代笔,方(舟子)韩(寒)大战轰轰烈烈,不加V也卷入其中,坚持认为韩寒根本就是浪得虚名。一些被网友称为“公知”的大大小小的名人,他们是“挺韩派”,为声援韩寒,攻击方舟子,攻击不加V。不加V毫不怯战,曝出与“挺韩派”多位“公知”多年前的调情记录,让当事者羞愧难当。她把自己当成人肉炸弹,所过之处,道德观皆被炸得血肉模糊,宛如被扒下底裤的“公知”们个个灰头土脸讪讪而去。

此场战役,可谓韩寒未胜方舟子亦未胜,不加V胜了。因此有人说,不加V参战是为炒作自己。

但,不加V和方舟子绝非同一阵营,当方舟子战罢韩寒,又质疑另一个年少成名的作家蒋方舟也是作品由人代笔,不加V不赞同,一来二去,不加V和方舟子战成一团。纷争不断升级,场面失控,最终双方都开始人身攻击。这是一场漫长的琐碎的骂战,最终,以方舟子关闭新浪微博收场。

此时,正值不加V的新书《男女内参》上市,不加V免不得遭人质疑其为炒作,但她说,她和方舟子掐架“是被卷入的,我不想最后变成别人说我为了卖书用他炒作”。

《男女内参》作者署名不是“木子美”,而是她的微博ID“不加V”。对此,她解释道:“以前比较有争议,也不想去卷入一些争议,这个ID在微博上玩了两年,用这个ID出书也蛮好的,减少一些不必要的误会和争议,以前那个名字被媒体写的负面太多了。”

她再次令人目瞪口呆,《男女内参》没靠出版社宣传,也没按传统的方式搞签售和读者见面会,就靠她在微博上吆喝,首印两万册早早卖完,几个网上书城的销售榜上都排在前面。

故事并未结束,央视主持人柴静的新书《看见》最近受到读者追捧,人红了,是非也跟着来了。先是《南都娱乐周刊》曝出柴静已婚,并曾和有妇之夫纠缠不清,紧接着不加V又爆猛料,说柴静和其摄影师丈夫各有许多令人眼花缭乱的情史。一石激起千层浪。又一个“公知”被不加V拉下神坛。

从当年轰动一时的《遗情书》,到现在热衷曝出名人猛料,无论她是“木子美”还是“不加V”,在人们心中,她一直是一个离经叛道的人,喜欢搅局。

她说,自从上了微博之后,她被误解的几率有所减少:“以前作者没有机会跟读者充分展示自己的观点和生活,经常是媒体给你一个结论或者一个判断,传递给读者,这也对作者不是很公平,他们写你成什么样你就什么样。你也没有办法跟他们解释什么。现在微博能增进个人点对点的接触,区别就在于别人可以通过真实的文字和生活来了解你。”

从2003年成名,至今已有十年,十年过去,仍有很多人对她的生活方式不认同,但她自己倒有一个变化,她开始愿意接受和自己不一样的人:“我以前觉得我是特别强调性开放或者性权利的。现在可能觉得即使你不开放也是自己的一种自由和权利。你愿意做一个特别传统或者特别保守的人也是挺好的。”

她依然不介意谁质疑她靠吸引别人的眼球在生活,她说:“我自己觉得我所有的行为和想法都是真实的,不是为了某种目的。如果我真的是装疯卖傻这么多年,我早疯了。我觉得我还是挺有秩序的,没有他们想的那么乱。我会按照自己的原则和标准来生活。”

更使人惊奇的是,她说她还相信爱情。“我内心里面还挺少女的,容易为那种纯真的爱情感动,‘因为懂得,所以慈悲’的那种爱。如果有人特别理解你,那种爱蛮好的。”

 

木子美

木子美,广东人,网络作家。2003年在网上公开其性爱日记《遗情书》,形成“木子美现象”,引发热议。后以“不加V”的名号活跃于新浪微博,并出版作品《男女内参》。白岩松如此评价:“木子美把社会容忍的幅度拓宽了。”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