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手边,是荒芜了的世界
时间:2013-03-08 09:15:0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浅水里一尾鱼  阅读:

  1.
  没有时间,我忙。
  没有多余的话语,更没有问候。绾馨握紧手里的手机,指节变红,泛白,眼里是望不见底的湿。
  是的,她的眼睛是湿,永远是湿漉漉的那种,大大的眼睛眨一下几乎会怀疑掉出水来,然后唐突的伸手去接,以为接着便改变了模样。良药就是在这样尴尬的气氛里对着她笑,手还是保持伸着的姿态,也许是滑稽,也许是因为良药的笑,绾馨也就跟着笑了,眼睛里的水也跟着碧波荡漾。
  良药说,真是痴迷的眼睛,令人陷入就再也挣扎不掉。
  不会的,现在男子说的话没有绝对性,如果说有,那也是在为了某一目的性。我想,这,你也很清楚。
  她说的是男子,而不是男人,这样的一个人要么就是不相信,一旦相信再难以毁灭,不论是朋友,还是恋人。
  良药笑笑,没有言语,在心里估摸着。
  这相遇,68天前,曾经的。
  是一个上司的升迁宴,必须去。坐在隔壁的芳是这样告诉绾馨的。
  强势的命令语气,知道这不是芳的意思,只是想要告诉她职场里需要参加这样那样的活动,特别是上面的人发了话,不去,那就是间接断送了此间在职的未来。
  绾馨的确不太懂,她根本就不在乎,懒散惯了,总是慵懒的状态。这是第一份工作,她还是如在家一样披头散发,穿着紧身牛仔裤,宽大的白色棉质衬衫晃来晃去。
  坐在桌前无心工作,眼睛湿湿的盯着电脑里的数字,似乎变得像雾里一个熟悉的人,是黑色的狰狞。
  揉碎幻影,伸出双手粗暴的抓理了几下头发用黑色皮筋松松绑定。整个脸突显,那么小,又尖,然后刺中了正在神侃的良药。
  他知道了,她是刚进公司几天的新人,一个不愿理睬人的人,她的世界里就好像只有她自己。绾馨,不过新人,竟然上上下下的人都在议论,良药一抹笑,转身离开。不愿多看。
  第一次看见是在逼仄的办公室,充斥着可以令人窒息的冷气,也许就是这样的混浊令他发晕,难受,不想看清她。
  她不知道良药,良药已大抵清楚她的性情。
  这是我第二次看见你。
  记得?
  他知道她是想说自己是在编着老套的谎,他笑,明晃晃的笑。记得,难以忘记。
  明晃晃的笑,迷糊了她的视线,看不清眼前的人,凭着感觉慢慢靠近。
  嘴唇与嘴唇的触碰,酒精的味道,酒精的气息,冰冷的迷幻,良药看见睁着眼的她,眼睛里泛着湿气,都没有闭眼,都清晰的看清对方的容颜。
  不是的,不是的,这是幻觉。绾馨呢喃,倒退着。
  醉了么?良药皱着眉。
  他扶她,她用力的打他有力的手,重心不稳,微醉的她跌坐在了地上。头发已经散乱,定定的看着良药,无辜,迷惘,哀伤。又像小孩子般置气。
  他笑,不起来么?
  她咆哮,不要笑,我讨厌你的笑。不顾醉意,飘晃着跑离。
  看着凌乱的背影,良药定格在原地,只是一小会儿。还是向着那个踉跄的背影追去。其实他不想追上去,但是又特别想追上去,他承认,现在是矛盾的个体,他喜欢绾馨忽闪忽闪带湿气的眼,但不悦她的突变;他喜欢她飘飞很远的神情,却又厌倦慵懒的颓废气息,还夹带着危险。
  可是,他就这么接近,接近危险源。
  拉住绾馨的手,他长舒了一口气。你醉了,我送你回家。
  良药双手已经稳稳的扶住了她,绾馨晃了一下,良药的手加紧了力度,她清晰的感觉到,抬起头睁着忽闪迷蒙的双眼,心里寒得飘起了雪。
  她拉扯了一下嘴角,不知道算不算是笑,然后良药又看见她湿漉漉的眼睛,良药开始坠,往下坠,无底的。
  2.
  门开了,绾馨不回头的走进去,附带着把良药也拉进去了。
  良药,本来不是拘束的人,站在这个陌生简洁的屋子里显得无措。他觉得这都不是自己,不是第一次与女人交往,侃侃而谈风度翩翩的自己倒显得笨拙了。静止的木讷的看,绾馨迷糊的开着灯,是昏暗的盏灯,有着橙黄的光,他站着的地方,头顶上晶亮的吊灯没有开。
  我们继续喝酒。绾馨抱着罐装的啤酒晃到良药面前,良药瞪大眼,你是真的醉了吗?还能喝这么多酒?
  按理说,喝醉了并不能抱8支以上的罐装啤酒的,至少他就不能,也没看见其他人有过。他醉了就睡,他看见的醉了的人也是。偏偏是眼前这个微醺,还是酣醉的人?就是这么做的。
  良药小心翼翼的接下那些啤酒放好,绾馨已经随地坐下,背靠着身旁的沙发,良药也手握着一罐酒靠着同一个沙发坐下,向着她挪了挪,更近了些。
  啪,拉环被拉起的声响,穿破迷幻的气息,传到两人的耳朵里。啪,接着又是一声。
  干?良药对望着被橙色灯光笼罩着的绾馨,暧昧,如痴。
  干!绾馨重重的点头,好似力度已经不能自持。
  酒罐与酒罐的碰撞,心与心不宣的放逐。一个假装淡漠冷然,一个用笑意掩饰真情实感,碰撞,便有了温度。
  努力向下灌,吞酒的声音,寂寞的响。几乎是同时扔掉了手里的空罐,没有丝毫的相差。
  喘息,大口大口的喘息。相拥,紧紧的相拥,似乎要将彼此揉碎在怀里,然后嵌进彼此的身体里。忙乱的找寻着出口,闭着眼,嘴唇碰到嘴唇,如同饥渴了几万年,拼命吸允,拼命占据。
  快要窒息,绾馨将良药的脸推远。
  可是,我不爱你。说这句话的时候,绾馨的上睫毛扇动着覆盖眼睛,与下睫毛闭合。又睁开,忽闪忽闪的眼,湿漉漉的眼,要命的眼。
  你需要我。良药在喘息,心口的位置上下起伏着。欲望已经被点燃,热,很热,感觉像是在焚烧。我也需要你,我们彼此需要。
  用力的抱着彼此,再次激吻。他们醉意朦胧的做爱,他大叫,她流泪。嘶喊,发泄。一次又一次。他们暂时找到了位置,安稳的归放好了灵魂。
  她说,不爱,他亦说,自己不是说爱的人。
  但她说,你就是我的良药,可以医治我的痛。
  是的,他不叫良药,良药是她这样叫的,他有另外的名字,绾馨从来没有叫过的陌生名字。
  黑暗里,他赤条着的身体将她拥得更紧。相信我,我会说能道,侃了又侃,保证可以填补你心里所有黑暗空洞的伤。然后吻你的眼睛,将你眼里的湿全部吸允干,变得明亮,笑面如花。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