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红颜知己
时间:2013-02-20 11:57:3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诗语梦海  阅读:

        在我10岁那年,我们家搬进了一个大院子,和她家住在了大院的对面。
  她是一个腼腆爱笑的女子,长得不是十分漂亮,却带着一份纯洁优雅的姿态。她的言谈举止大方得体,虽说不善多语,却平易近人温柔贤惠,我特别爱看她的笑,每次笑起来脸上都会荡起红晕,羞涩的脸上带着诱人的迷离,那时候的女人还有妈妈都穿着黑色蓝色的衣服,她却总是穿着一件洁白的连衣裙,还有红色的一件风衣,脖子上总围着一个带着小粉花的纱巾,刮风的季节,她的纱巾被风儿吹起,更是妩媚动人。
   她的爱人是个海员,大概半年回家一次,她和我父亲以前在一个单位工作过,所以,我们搬家的时候她特别热情的过来帮忙,那条围巾也跟着忙碌的飘舞着,母亲不停地说着感谢的话,她不说话,依旧笑眯眯的搬着东西。
  由于家里没有男人,大事小情她总来喊我父亲帮忙,对父亲哥哥的喊的很亲热,父亲不管手头多忙也都放下赶紧过去,无论遇到什么拿不定主意的事,也总是请教父亲,每次她也都接纳父亲的意见。
  除了修理东西,她和父亲几乎不单独在一起,但是,我总觉得他们的眼神那样默契,在很多人一起聊天的时候,我总感觉他们的眼神和其他人不同,可仔细看,又看不出什么。但是父亲和她说的语气和母亲不同,我总感觉父亲的语气温柔,眼神也温和。
  三年后,那年我13岁,一天晚上我被吵闹声惊醒了,她头发凌乱的坐在我家椅子上哭泣着,母亲在一边劝说着,听意思是她挨了丈夫的打,又被哄了出来。父亲在一边一声不吭的抽着烟,我总来没见过父亲的脸这样阴沉过,那晚我和爸爸睡在了一起,她和母亲睡在了爸妈的房间。
  她的爱人是个心胸狭隘的男人,喝醉了酒就爱对老婆动手,看不出这么娇羞的女人却贪下了这么个脾气暴躁的丈夫,现在为人父的我都不理解,这样一个羞滴滴又温柔的女人,什么样的男人下得了手呢?
  那一年,她离婚了,由于她提出的离婚,男人让她净身出户,她只有暂且寄身表姐家,我轻松极了,再不担心父亲温柔的眼神,还有她喊哥哥声音了。那段日子里,父亲却变得少言寡语,经常一个人在院子里呆呆的坐着,夜里很晚了还看到他在院子里吸烟,早上,一片烟蹄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我知道父亲可能是想那个女人了。
  母亲是个典型的农村主妇,好话在母亲嘴里出来也变的生硬直板,她每天唠叨个不停,几乎听不到父亲搭腔,那时候的我还小,只知道担心父亲会丢下我们去找那个女人,也恨恨的嫌弃母亲不争气,为什么不能做个像她一样的女人呢,那时候的我多希望父亲能用同样的眼神看父母,能对温柔的声音和母亲说话。
  母亲是个直肠子,刀子嘴豆腐心用在她身上再恰当不过。每次她来我们家,母亲总是热情的招待,做她最爱吃的韭菜饺子,走的时候还要带些回家。每次她走后,母亲总会自言自语的唠叨,多么可怜的女人,一个人过多不容易,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每次我都会气愤的埋怨母亲,你有人说话吗?父亲和你说话吗?还先顾你自己吧。母亲根本听不懂我的意思,冲着我喊道,去玩去,小孩子知道什么?看着傻傻的母亲,我觉得母亲像个木头人,她一点也察觉不出父亲和那个女人之间默契的眼神,母亲真是个无知的笨女人。
  她大概一两个月来我们家一次,每次来都给我们买很多好吃的。母亲感动的说着客套话,我却理直气壮甚至气愤的吃着她买的东西,好像把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在她买的食物里。我多次想提醒母亲,可是又怕母亲的性格知道后大嚷大叫,这样,不是更把父亲推给那个女人嘛。这个女人让人很难琢磨,她从不单独和父亲说话,来后就进厨房和母亲做饭,做的那些菜大多都是父亲爱吃的,无知的母亲什么也看不出来,只是高兴的不停的催着她多吃些。
  饭桌上,她和父亲总是聊些我不懂的话题,关于政治的或是人生的。母亲更是一句话也差不上,只是忙前忙后的开心着,我狠狠地瞪着那个女人,她只当是没看见我的眼神,依旧时不时在我碗里夹口菜。我心里涌动着愤怒,心里想,在怎么讨好我,也别想抢走我们的父亲。
  父亲送她回家的时候,我总是自告奋勇的以和爸爸做伴为理由,紧紧地跟在她们身后,生怕他们有机可乘。没有母亲在场,她们反而不说话,一路默默地走着,到了她家门口,她总是客气的说声谢谢,父亲也大方的说声再见告辞,让人有时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也抓不到一丝把柄。
  时光飞逝,日子一天天过着,父亲和母亲依旧照样的生活在一起,当我考上优等高中的时候,她又来到我们家,给我买了衣服和礼物以表示祝贺。我知道她是借买礼物来看父亲的,所以,我并不领她的情。当屋子里就剩下我们两个的空档,我对着她狠狠的说了一句,不要老来缠着我的父亲,不要觉得母亲无知,我做儿子的看不出来。她诧异的看着我,随即微笑着说:“我并没有抢你的父亲啊,你父亲这不是好好的和母亲在一起吗?放心吧,你母亲对我这么好,我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的。
  那次后,她几个月没来过我们家。
  家里没了她的身影,我反而有几丝失落感,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犯贱?她在我们家做的菜的确比母亲的好吃,收拾的家里也确实比母亲利落干净。父亲变得更加沉默了,脸上难以在看到微笑,下班后总是阴沉着脸。和母亲更听不到他的谈话,家里只有母亲忙碌的身影,和没头没了的唠叨声。
  我不知道她和父亲之间到底怎么样了?她不像父亲的情人,但也有说不出超常情感,我知道她是喜欢父亲的,父亲也是喜欢她的,有她的日子父亲不说话也是笑吟吟的,家里的气氛温暖激情,她的白色连衣裙好像荡漾着父亲的快乐,父亲的眼神,好像有着对她的依赖和安慰。
  我考上大学的那年,听说她嫁人了。
  父亲依旧上班下班,母亲依旧在家忙碌着。我不知道是我的提醒,还是她原本就没有那么坏。我只知道我的家还是完整的。大学通知书来的那天,我看到了父亲久违的笑,也看到他激动的打了个电话报喜我的高考,我不知道父亲电话是打给谁的,但是父亲说话的语气那么熟悉,那么温和。
  父亲送我去上大学的车站,我坐在候车室看到了熟悉的身影,父亲和她避开我的视线,在一个拐角处说着什么。我好奇的走过去,又听到了熟悉的对话。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