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镇流香
时间:2013-02-19 10:15:4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舒适  阅读:

  一
  流香镇是一个只有八百多户的古镇。一条四五丈宽的流香河,带着两岸的花香,从中间穿过,把小镇分成南北两个区域。北面是缓缓的丘陵,丘陵上长着许多杂树,一年四季都绿葱葱的。百十几幢灰墙黑瓦的两三间的或一层或两层的房屋,就散落在绿树丛中。这里的人家大都开着手工业小作坊,像铁匠炉、木匠铺、纸扎店等等。南面则是一马平川,临河是一条宽阔的大路,路南的房屋挨挨挤挤,高低错落,有威严肃穆的深宅大院,也有夹在其间的局促的小店铺。大概是为了出门方便,正门都是朝北开的。再往西还有一所学校和一个大市场。静静地卧在流香河上的流香桥,把南北两边连成一个若断若续的整体。
  流香桥北边儿靠西临河的那幢黑瓦石墙的两层小楼,就是阿香的家。上面是阿香和爹爹的卧室,下面是堆满柳条、竹枝、藤篾的小作坊。阿香爹是个编织匠,长年编织各种器物,小篮子、小箱子、小箩筐……什么都有。爹的手艺很好,他编出来的小玩意儿精致细密,样式精神,干干净净的喜人儿。每到集日,他就把这些东西捆在扁担两头,然后担在肩膀上,颤颤悠悠地走上小石桥,到南面的市场去卖;或者装在小船上,到远处的集镇去卖,生意自然不错。
  阿香没有看见过母亲,她母亲是在生她的时候流血过多死的。好在还有奶奶拉扯她,可是在她七岁那年,奶奶生病了,临死前拉着阿香的手说:“香啊,我的苦命的孩子啊……”可是阿香并不觉得命苦,因为有父亲的百般疼爱。她是个乖巧、伶俐、快乐的姑娘,十一二岁就学会了做饭洗衣服,十五六岁儿就会做鞋裁衣了。又在院子里种了很多花,花开的时候,香气弥满了小院子,甚至飘到流香河对岸去了。她有空就跟爹学编织,心灵着哪,手巧着哪,不长时间就比爹麻利了。不过她更喜欢编一些小玩意儿,什么小枕头啦,小笔筒啦,蝈蝈笼啦,尤其是她编的小蛇,一动就盘盘转转的,你就明知道是假的,也不敢去碰。
  每当做完了饭,或是爹爹赶集去了,阿香就爱站在窗前向外看。她喜欢看河边婀娜的绿柳,喜欢看水面漂浮的落花,喜欢看对岸大道上络绎不绝的赶集的人。最常看的,是对面正对着她家的那所大宅子。那是一个很大的院落,长长的灰色围墙里,露出一座座山墙屋脊,几棵古树点缀其间,更增加了几分神秘。阿香常想,那家人姓什么?都有什么人?是干什么的?看长了,她发现,每天早饭后都有一个穿着学生制服、戴着硬遮帽、提着书包的十五六岁儿的男孩子从东面的角门儿出来,坐进等候在门前的黄包车。那孩子个儿不太高,但很匀称,脸蛋儿似乎很圆,很白;一走动,皮质的帽遮在阳光下闪闪发亮——很干净的一个孩子!
  “什么时候能到近处好好看看他呢?”阿香想。
  二
  阿香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这天午后,到了学生快要放学的时候,她把自己平时编织的小玩意儿用细绳串在一起,来到小桥的另一边,把东西放在桥头,自己坐在桥栏上,眯缝着眼睛向西望去。不一会,放学的孩子陆陆续续地回来了,几个孩子围了过来,唧唧喳喳地争着挑选自己喜欢的对象儿,这个买一个小蛇,那个买一个鸽笼……阿香要的价格很低,不一会儿就不剩几件了。这时她看见那辆黄包车过来了,停在大宅子的角门儿口。那个男孩从车上下来,往桥头望了望,小跑过来,制帽的帽遮在夕阳里一闪一闪地发亮。
  不知怎的,阿香的心突突地跳起来。她低下头看着猫着腰挑东西的男孩儿。她看到,男孩儿帽檐下露出的一圈短发,整整齐齐,漆黑漆黑,覆盖在细嫩的脖颈上,里面衬衣的领子雪白雪白——真没看见过这么干净的男孩儿!男孩拿起一只笔筒,抬起头来问:“这个多少钱?”啊!他的眼睛可真漂亮,眼珠又大又黑,眼白白得发蓝,真像白瓷碟里放着两颗黑葡萄!阿香看愣了。“这个笔筒多少钱?”阿香回过神来“哦,五千。”男孩儿站起来,伸手去摸口袋,“哎呀,对不起,钱忘在书包里了,我回去拿。”阿香急忙说:“不用不用,就算我送给你的!”“哦,那谢谢你了!——明天还来吗?”男孩儿问。阿香爽快地说:“来!”男孩儿拿着笔筒,蹦蹦跳跳地跑了,到车旁拿下书包,走进角门儿。
  第二天又在放学的时候,阿香又带着她的货物来到桥头。几个孩子买了几件东西都走了,还没见那个男孩儿来。阿香有些失落,呆呆地望着大路的西边。这时她看到了那闪亮的帽檐,匆匆地奔她而来。男孩儿的脸红扑扑地,到了跟前似乎还有些气喘。
  “我还怕你走了呢。”男孩儿笑盈盈地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两朵大红色的剪绒花儿,“给你!”
  阿香一看,煞是喜欢。但却低下头小声说:“我怎么能要你的东西呢?”
  “你不讲理。就兴你送我东西,不兴我送你?”男孩儿说,“来,戴上我看看!”
  阿香满面绯红,不住地摇头。
  “戴上嘛!”男孩儿霸道地凑上前,扶着阿香的头,把花儿插在她的鬓角,然后退后一步,端详了一会儿,拍着手说:“啊啊,真漂亮!”
  阿香的脸红了,把花儿摘下来,指着对面那所大宅子问:“你就住在那所大宅子里?”
  男孩儿回头望了望,点着头说:“是啊。”
  “我家在那儿!”阿香伸手指着自己的家说。
  男孩顺着她的手势望过去,说:“真的,从你家能看到我们家呢。”
  阿香有些不好意思。“你姓啥?”
  “姓苏,叫苏岚。”
  阿香笑了:“好像女孩儿的名字。”
  “不是‘兰花’的‘兰’,是‘山’字下加一个‘风’字的岚。”男孩儿急着说。
  阿香红着脸说:“我没上过学,不会写。”
  男孩儿马上低下头去,从书包里拿出一支铅笔,然后拉住阿香的手,说:“我教你写!”
  他们蹲在桥栏下,苏岚把着阿香的右手,在石桥栏杆两根石柱间的石板上一笔一划地写起来。  1/8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