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会--放在心底那永远的百合(感人至深)
时间:2012-03-27 09:02:5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  阅读:

一个阳光刺眼的早晨,我坐在前院的藤椅上,感受着阵阵随风吹来的淡淡花香,是百合的味道。

  我一直都很喜欢百合那种淡淡的香味,沉浸在其中,很自然的就会觉得心情舒畅,好像什么烦恼的事都消失了一样.闭上了眼睛,我用脸和鼻去感受这种香甜,老爸因为知道我喜欢闻百合的香味,所以特地订了一张藤椅摆在前院,为的就是让我方便在这里汲取花香,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是一只蜜蜂,无时无刻想窃取香甜的花蜜。一阵门铃声响起,我张开眼睛,慢慢的走向大门,不知道是谁一大早就跑来我们家拜访了。门一打开,一个看起来大概有180公分的男孩子朝我有礼貌的点头。真高,害我这个矮不隆冬的158小女子还需要抬头看他:”呃~请问你找谁?”

  ”请问一下,这里有一个Penny小姐吗?”

  ”有ㄚ!她是我姐姐。有事吗?”

  男孩露出一个欣喜的笑容,笑开一口白牙。

  ”真是太好了,我可以跟她见个面吗?”

  ”请问你是...。”

  ”我是Daisy的哥哥。”

  Daisy?怎么好像很耳熟一样。男孩的笑很诚恳,我发现他在笑的时候,眼睛会一闪一闪的发亮。

  [就是下个月要接受妳姐姐捐赠眼角膜的小女孩。”

  我愣了一下,为了他说的话。

  ”我知道我很唐突,就这样冒冒失失的跑来找你们,但是我一听到妳姐姐愿意捐眼角膜给我妹妹时,我简直是太高兴了,所以我想我无论如何都必须来一趟,亲自向妳姐姐道谢。”

  我虚弱的笑了笑。这男孩在搞什么东西ㄚ?居然要来谢谢我姐姐,他不知道人死了之后才可以捐眼角膜的吗?他这是在咒她早死?

  ”呃~我想你会不会找错时间来谢了?或者,你根本不应该来这一趟的。”

  ”可是我...。”他马上发现自己的错误了。

  ”对...对不起,我没有任何意思,我只是...”他的脸红到耳根,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道歉好。

  我叹了口气:”算了,我相信你不是存心的,你还是回去吧!”

  ”真的很对不起,我是一时高兴过头了,我们等了这么多年,才有人肯捐眼角膜...,呃!我是说...”男孩连话都说的支离破碎的。

  看着他一副慌慌张张的样子,我很好心的解救了他:”我明白。”

  男孩抹抹额上的汗,诚恳的说:”真的谢谢妳。”

  看样子他是真的很紧张。

  太阳忽然变得很刺眼,男孩额上的汗像怎么擦也擦不完,我递给他一条手帕:”拿去用吧!”

  ”呃~可是会弄脏的。”

  ”洗完再还我吧!”

  ”谢谢。”男孩小心翼翼的接过手帕,像手帕会一不小心就被撕破一样。

  其实我不怪他,当初在签捐赠卡的时候,我们就想过可能会这个样子。人都是自私的,知道对自己有好处,他们怎么还会记得别人的痛苦?再说,如果我们真的很介意,也就不会签那张卡了。

  ”我叫Nick,妳呢?”男孩又露出先前的诚恳笑脸。

  ”我叫Xanthe。”

  ”那...我真的不可以跟妳姐姐见一面吗?”

  他看我似乎不太高兴,马上又说:”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纯粹想谢谢她,她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希望。”看他一副感谢的都快跪下来膜拜的样子,我忍不住的问:”你妹妹是怎么失明的?”

  一提到这个,Nick本来充满光彩的眼睛马上黯淡了下来:”车祸。在她10岁的时候发生的一场车祸,害她从此失明了5年。”

  ”喔!”我淡淡的回了一声。其实大家都有自己的一个悲哀际遇,只是看事件的大小,和发生的长短罢了。

  Nick忽然捏紧了拳头,一副痛苦到极点的样子:”都是我,都是我要不是我骑车不小心,Daisy也不会...”原来是这样,难怪他一听到有人捐眼角膜就高兴的跑来我开始同情起眼前的男孩。

  ”算了,事情过了就好了,反正都有人要捐眼角膜了。”我过于平淡的口气可能吓着了他,他以为我是在嘲讽他:”对不起,居然跟妳说这种事情,妳一定觉得我很过分吧?”

  ”其实也还好啦!反正签捐赠卡是自愿的。人都要死了,留一些有用的东西给需要的人也好。”我说这些话是出自内心的。本来就是了ㄚ!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何止是钱而已,所有的东西不都这样吗?与其让它们一起腐化败烂,不如让它们有另外发挥的空间,所以我们全家都支持这么做。

  ”那,我可以跟Penny见一面吗?”男孩还是没有忘记他来的主因。

  我偏头看了他一下,发现他紧张的样子居然挺可爱的.

  ”好ㄚ!可是她现在不在家,你下次再来吧!”

  说完我正准备将门关起来,他忽然伸手挡住了.

  ”那,我还可以再来吗?”他的眼睛写着期盼,又恢复刚才的光彩。

  ”你这么想跟我姐道谢的话,你就来吧!”

  ”那可以"顺便"来看妳吗?”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脸有点低下来,不过因为我实在矮他太多了,所以他脸上的微微红晕还是让我看的一清二楚。

  ”好ㄚ!随时欢迎。”回给他一个甜甜的笑,我将门慢慢关上,也将他盼望的脸一并关在门外。

  让这口烟跳升,我身躯下沉,曾多么想,多么想贴近你的心和眼口和耳,亦没缘分....

  我都捉不紧隔了几天,我从二楼的窗户看见了Nick。他正在我们家门口附近徘徊,一副想靠近又不敢靠近的样子。他注视着我房间的窗户,忽然发现站在窗帘后的我,他有点不好意思的朝我点点头,我对他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他挥了挥手,像在叫我下去,大概又是想来找姐姐的吧!开了门,发现他脸上的笑容比第一次看到的还要灿烂:”早安,Xanthe。”

  ”我姐还在睡喔!你要找她吗?”拉了拉身上披着的薄衬衫,虽然有阳光,不过我还是觉得有点凉意。

  [是吗?不过我今天不找她。我想这样还是很冒失,她心里可能会觉得很不舒服吧!”

  ”喔!那你今天来是要干吗?”不找姐姐了?那来做什么?

  ”我是来找妳的ㄚ!”他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我不禁一愣。

  ”什么?”

  ”是妳自己说的ㄚ!随时欢迎我来找妳的。而且我可以把我的感谢用在妳身上妹代姐受不是天经地义的吗?”他说的振振有词。

  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什么妹代姐受的,亏你想的出来。”

  他搔了搔头:”这么说应该也可以通啦!妳想不想出去?”

  ”出去?”我迟疑的看了他一下,再回头看了家一眼。

  ”几个钟头就好了,我看妳好像都待在家里,没有出去晒太阳,脸都白成这样了。”

  看到Nick不赞成的眼神,我忍不住跟他顶起嘴来:”这个是现代美女的标准,你没听过一白遮三丑吗?白一点才比较漂亮。”

  ”是喔!不过偶尔还是要出去晒晒太阳比较健康。走吧!我带妳出去呼吸新鲜空气。”

  他盈满笑意的眼,竟像深邃的黑洞一样,将人没有重力的吸引过去。他牵出停在一旁的...”脚踏车?”我怀疑的看着他。

  ”对ㄚ!自从我妹出车辆后我没再骑过摩托车。”

  Nick的声音有点闇哑,不过他很快的就恢复正常:”骑脚踏车有很多好处的,不但可以健身,又很方便,不用到处找停车位,被偷了也不会太心疼。”他自得其乐的笑容,让我觉得有一点点的心疼,这是一个怎么样自责自己的哥哥ㄚ!

  为了自己的一时不小心,赔上妹妹的光明,他是多么的抱歉,多么的愧疚。

  ”那你要载我啰?”我故意俏皮的说,想冲淡那一份淡淡的悲伤,毕竟他妹妹下个月就可以重见光明了。

  ”那当然。”

  我坐在他的脚踏车后座,觉得自己好像几百年没坐过脚踏车了。不,应该是说第一次让人家用脚踏车载。

  ”坐好了喔!”他开始慢慢的踩动踏板,身旁的风景也开始缓缓倒退,像是在看一部慢动作的风景记录片,而且还很有临场感,风拂过我的脸,电线杆上还有麻雀在叫。他转了个弯,骑进我们的公园走道,路旁种满了花花草草,我最喜欢来这里沉浸在花的香气中总会让我有一种幸福的感觉。忽然他大喊一声:”坐好喔!”碰的一声,我们骑过一个大窟窿。差点掉下去的我,死命扯着Nick的衣服:”你干吗ㄚ?小心一点啦!”

  ”害怕啦?骑脚踏车是这样的嘛!”他坏坏的嘲笑我。

  我轻搥了他一下:”所以才叫你小心ㄚ!”

  ”我是很小心ㄚ!”他不满的把头整个转过来看我。

  我尖叫了一声,慌忙拍打他的背:”看路看路!”

  ”知道啦!紧张~。”

  正紧抓着他的我,没有注意到Nick嘴边有一抹宠溺的微笑。

  他故意骑的歪歪斜斜,惹得我频频尖叫,甚至还表演一些特技,像什么翘前轮ㄚ!放手骑啦!总之就像杂耍团一样。骑完一趟回来,我早就汗流浃背,精疲力竭了。我们把车停在一旁,两个人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聊天。

  ”累了吗?”Nick看着我因尖叫连连而涨红的脸。

  ”当然,叫了快一个钟头,能不累吗?”我没好气的回他一句,顺便白了他一眼。”呵呵,这样不是比较健康吗?妳的脸色好多了呢!”还是那种笑意盈盈的样子,让人想生气都没有办法。我只有冷哼一声,显示自己的不满。他闷闷的笑了起来,拧了我的脸一把,我有点吃惊,却没有表现出来,他的动作很轻柔,彷佛这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一样,我不知不觉接受了他宠溺的表示。

  ”对了,可以问妳一件事吗?”

  此刻的时间彷佛连空气也凝集了,整个天地只有我们俩个,舒服的让人迷醉。

  ”嗯~”我懒懒的用鼻音回他,这么美丽的地方,

  怎么美丽的一刻,我几乎忘了自己只是凡人。

  ”妳姐姐生的是什么病?”我半闭的眼倏地睁开,脸上的线条有些许的僵硬。”她...”

  ”怎么了?不能说吗?”Nick体贴的说:”那我不问了。”

  ”不是不能说,她是...”我沉默了一会儿

  最后才慢慢的将话吐出自己的唇:”血癌...”

  Nick怔了一下:”血癌喔!那她有接受治疗吗?”

  ”有,但是医生说她发现的太慢,生存的机会不大。所以她放弃化疗,她说她不想失去尊严的死去,她希望自己是在很美丽的状态下死的。”我慢慢说着,彷佛说的是别人的故事,语气中没有太多的悲伤和难过。

  ”...”

  ”其实这样也好,她一向都很爱漂亮的,反正都没办法挽回了,我们就照她希望的去做。”

  Nick伸手过来,将我轻轻揽住,给我一些不哭的力量。

  ”有时候世间的事就是这样,你想,总不会轮到自己的,偏偏就是这么巧,巧的人措手不及,根本没有时间应变,最后只能顺其自然。老天想要我们的生命,就拿吧!反正总是要还给祂的,只是早晚而已。”我淡淡的说,像是看透一些不能强求的世间事。有些事,就算你再怎么哭喊着不公平,还是无法改变一丝一毫,累的是自己。”我明白,妳姐姐真的好坚强,在受到病魔折磨时,还会想到要帮助别人,我真的很感谢她肯把眼角膜留给我妹妹。”


 Nick真心的说。我对他笑笑,正想说些什么,却突然剧烈呛咳了起来:”咳咳。”
 

  ”妳没事吧?”他着急的轻拍我的背部:”感冒了吗?”

  我虚弱的朝他笑笑:”大概吹了风吧!”

  ”那我们回去了。”

  他站起来签了脚踏车,我朝他祈求的问:”我可以骑吗?”

  ”妳要骑?妳不是不舒服吗?”他有点担心。

  ”我好多了。拜托,我想骑。”我看着他,眼里是一片期待的祈求。

  ”好吧!我在后面帮妳踩。”

  跨上脚踏车,我把脚放在前面的横杆,只负责控制方向,Nick则坐在后座负责踩踏板。我只是想重温这种迎风的感觉,虽然我方向控制的很差,常常快要撞到树或是摇摇晃晃的,可是我却觉得很愉快,比自己一个人骑还要愉快,也许是因为后面还有Nick一边踩踏板,一边害怕的哇哇大叫。

  好轻松,人好像要飞了起来一样,这种感觉像是我会随风飘扬一般Nick紧紧抓住我,他是怕我下一秒就不见了吗?还是也担心我会飘走?

  只觉得今天的时间好像过得很快、很快。

  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命中

  愈美丽的东西我愈不可碰

  历史在重演这么烦嚣城中

  没理由相恋可以没有暗涌

  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

  难道我这次抱紧你未必落空

  好几天,我知道Nick又来过我们家找我,可是我都没有出去见他。最近心里很烦,有些事情我必须想清楚,目前的我,没有办法面对有着一双纯粹眼睛的Nick。这个下午我又坐在藤椅上,可是很奇怪,我却闻不到百合的香味,是花枯了吗?还是我变了?

  一只只会飞翔的蜜蜂遗忘了花蜜的美味,而去追寻另一个永远靠近不了的太阳吗?我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百合,忽然一个重物翻落的声音吸引了我,我看见一个男孩从我们家的围墙翻了过来,是Nick。我意外的看着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然后走向我:”妳怎么这几天都不见我?”

  ”我...”看着他灿亮如星的眸子,我说不出任何的谎言。

  ”妳在躲我,为什么?”他的眼中有一丝痛苦,我最不愿意发生的事还是发生了。

  ”我不想你痛苦。”我小声,淡淡的说。

  ”我痛苦?我为什么会痛苦?”我低着头,不肯回答他的质问。

  忽然他一把拉起我:”走,跟我走。”

  ”你要带我去哪里?”我被他半拖半拉的到了一家医院,我们在庭院里看到一个长相清丽的少女,穿着病袍,安静的坐在白椅上。

  ”Daisy。”

  Nick轻唤一声,像吓到她一样,少女将她的脸转过来,秀气的脸上有着欣喜,而她那双应该很美丽的大眼睛里居然是一片空洞!

  ”哥,你来啦!”

  ”对ㄚ!我还带了朋友喔!”

  ”朋友?”她怀疑的把脸偏一边。

  望着她没有灵魂的眼睛,我的心一紧,她该是个多美丽的女孩ㄚ!却是这么惨淡的在医院里,过着没有色彩的日子。

  ”妳好,我是Xanthe。”希望我的声音没有带哭腔。她循着我的声音,将脸转向我,脸上是纯真无邪的笑容:

  ”妳好,我叫Daisy。”

  ”妳们聊一聊,我去买个饮料。”Nick深深看我一眼后就离开了,

  留下我和Daisy。”坐ㄚ!Xanthe姐姐。”Daisy拍拍她身边的空位,我默默的坐到她身边,她好像很兴奋的"看"着我:

  ”我想妳一定很漂亮,Xanthe姐姐,对不对?”

  ”为什么这么觉得?”她是一个很容易惹人怜爱的女孩,如果没有缺陷,一定很完美。

  ”因为声音ㄚ!妳的声音很好听,所以我想妳一定长的很漂亮。”

  ”谢谢,Daisy,妳也很漂亮。”我衷心的说。

  ”是吗?我不知道,因为我已经5年没看过自己了。”

  她的声音里有一点淡淡的难过。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安慰她,她却反而先展露脸:”可是没关系,哥哥说我下个月应该就可以看到自己还有哥哥了,我好期待喔!”

  她的笑灼伤了我的心,我咬着下唇没说话。

  ”好感谢那个捐眼角膜的姐姐喔!哥哥说她是个大好人,叫我要永远记住她的恩情。这种事我哪需要他提醒我ㄚ!我又不是不知感恩。”她朝我皱皱鼻子,一副可爱撒娇的样子。

  ”我也很希望看到妳喔!Xanthe姐姐。”

  ”我?”我被Daisy突如其来的话弄得莫名其妙。

  ”对ㄚ!因为我觉得妳一定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孩,而且哥哥从来没有带人来看过我,妳对他一定很重要。”

  原来如此,这就是Nick带我来找Daisy的原因。

  ”我想...,如果妳看得到的话,一定是一个最美丽的女孩,要好好珍惜得到的一切喔!”

  ”我会的。Xanthe姐姐,到时候妳一定要来看我喔!”

  我笑了笑,突然问道:”妳最喜欢什么花?”

  ”我ㄚ?在我还没失明的时候,最喜欢玫瑰了,漂亮又好闻。Xanthe姐姐,妳呢?”

  ”我,我最喜欢百合了,那种白色的像天使一样纯洁的百合。”

  我看着远处,像是眼前有一大片百合盛开一样。

  ”像天使ㄚ?好像很漂亮。”

  Daisy安静了一下,似乎也沉浸在自己的想象中:”好,我决定了,我也要喜欢百合。”

  听到她稚气的话,我摸了摸她的头发,她真的是一个很可爱,很纯真的小女孩。

  ”饮料来啰!”

  Nick忽然出现,把饮料拿给我们,他的视线灼热,逼得我只能低头藉喝饮料躲开。

  在好不容易把Daisy哄睡后,我们相偕走在医院的庭院。

  ”Daisy她很喜欢妳。”Nick说了第一句话。我没有说话,仍是专心的走自己的路。”我希望妳也能喜欢她。”

  ”她很可爱。”我真挚的说道。

  ”那我呢?”他出其不意的问。

  ”也很可爱。”

  他有点失望:”男生不喜欢被说可爱的,感觉很幼稚。”

  我没有说话,他叹了一口气:”我带妳来看Daisy的原因是因为我希望妳明白,妳虽然失去一个姐姐,可是多了一个妹妹,也许意义差很多,却不至于让妳太悲伤。”

  我的脚步停了一下,原来不只是Daisy说的那个原因而已。

  ”妳到底还要我怎么样?妳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遥远?”

  Nick忽然抓住我,痛苦的问着。

  我淡淡的看他一眼,悄声问道:”你知道Xanthe的意思吗?”他摇摇头。

  ”是金黄色头发的意思,在希腊,金黄色头发又代表飞的意思。你知道吗?我觉得自己好像一只蜜蜂一样,总想到处去飞,飞ㄚ飞的,也许有一天,飞到某一个地方,我就不会再回来了。”

  >我的视线迷离,彷佛面前又出现一大片白色百合田。

  ”这是什么意思?妳要飞去哪里?”Nick抓紧我好像随便要飞离的身体,着急的问。

  ”我不知道,也许哪里都飞不了。”我的眼睛应该跟Daisy一样,没有灵魂存在的痕迹。

  Nick颓然放下手,缓缓的转身:”我送妳回家。”

  一直到Nick的脚踏车离开我的视线,我的泪才慢慢流下,对不起,Nick。
 

  仍静候着你说我别错用神

  什么我都有预感

  然后睁不开双眼看命运光临

  然后天空又再涌起密云

  一个半月后,Nick带着恢复光明的Daisy到了我家。

  一开门,Nick发现来应门的是一个陌生的女子:

  ”妳好,我是Nick。这是我妹妹Daisy,我们承蒙Penny小姐捐赠的眼角膜,我妹妹才可以重见光明,所以我们想当面来答谢,也希望能为Penny小姐上柱香。”

  陌生女子用一种深不可测的眼神看着他,忽然开口说:”我就是Penny。”

  ”什么?”Nick和Daisy吃惊极了。

  ”捐赠眼角膜给你妹妹的,其实是我妹妹,Xanthe。”

  Nick如遭雷殛的看着Penny。

  ”一开始,我妹妹就是用我的名字骗你们,因为她说她希望捐了之后大家才晓得到底是谁捐的,

  她不希望别人把她当病人看。”

  ”怎么会,怎么会,她是那么的健康...。”Nick受不了打击的喃喃自语。

  ”她没有接受治疗,说想要在家安安静静的离去,其实她走的时候很安详,并没有什么病痛。”

  Penny咬着下唇。

  ”难怪她随便动一下就咳嗽,脸色永远那么苍白。”Nick此刻觉得自己像个残忍的刽子手。

  ”你不用自责,我妹妹是因为在乎你,所以才瞒着你,她希望在你面前,她永远都是最完美的,所以她慢慢疏远你,为的是希望你不会因她受伤,而且也会永远记得她最美的样子。”Penny的泪在眼眶打转。

  一旁的Daisy已经痛哭失声,没想到捐眼角膜给她的,居然是那个还来不及见到的漂亮姐姐。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Nick狂声大吼,似乎濒临崩溃。

  ”你跟我进来。”Penny带着他进到客厅。

  直到亲眼看见灵位和遗照,他才相信了。

  跪倒在地,从他眼中流出透明的液体,慢慢的滑过脸,再滴下地板,渗入地面,蒸发 ..

  ”她留了封信给你。”Penny将信拿给他,他颤着手打开,一张白纸上只写着三个大字:对不起。Nick再也忍不住的放声大哭,将纸紧紧锁在胸前,彷佛这是他的爱人。

  ”为什么,为什么?我还没有告诉妳,我爱妳ㄚ!妳不要飞,不要走,不要离开我。”灵堂里只听得到他的悲痛吶喊,没有人响应,只有淡淡的百合花香漂来。

  两个星期后,墓被移到一个种满百合花幼苗的地方,墓碑上还覆着一条手帕,是当初借给Nick的那一条,这些百合花都是他种的,”这样妳就不用飞去别的地方采花蜜了。”他说。

  我的身影似乎漂流在蔚蓝天空,混着百合花淡淡香味,在有Nick和家人的地方,绽露微笑。

  Daisy看着天空,悄悄的说着:”百合花的天使。”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