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世间情为何物
时间:2013-02-08 10:47:0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心无增减  阅读:

  一
  燕子是我家堂妹,俺二婶的女儿。其实,她和我并没有血缘上的任何关系。
  记得那年冬天,天下着鹅毛大雪,我和弟弟们正乐此不疲打着雪仗,二婶从外面风尘仆仆地归来,身后跟着一个怯生生的三、四岁的小女孩。黄黄的头发、瘦小的身材、乌黑的眼珠,忽闪出惴惴而迷茫的神情。
  我们就站定在雪地里,二婶向我招招手说:“云儿,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妹妹,小燕。”
  在我家,我是老大,下面还有三个弟弟,用母亲的话说,就是清一色的光棍汉。由于家里缺劳力,加之母亲体弱多病,日子一直过得紧巴巴。孤身一人的二婶,就常常接济我们。她特别疼我,经常夸我是一个懂事的孩子,有什么好吃的,就悄悄地留给我吃。
  “哪来的妹妹?”我满腹狐疑地问。
  “以后她就是俺的女儿啦”,二婶非常从容地答,我有些懵了。
  二
  我曾经断断续续地听母亲说起二婶和二叔的恩怨情仇,讲到动情处,母亲还流过不少眼泪。她哀叹道:你二婶和你那薄情寡义的二叔,只是名义上的夫妻罢了,你二婶简直就是在守活寡呀。我的儿,你知道你二婶为什么那么疼你吗?我说不知,母亲就说,那是因为你长得最像你二叔!
  “她不是最恨我二叔吗?”我反问妈。母亲叹着气说:“唉,你小孩子怎么能懂得大人的心事呢?”
  母亲开始给我讲了下面的故事
  二婶的娘家和我们村隔河相望。一天,奶奶在河边割猪草,一不小心掉进了河里。恰好被从部队探亲沿着河堤走着回家的二叔看到,情急之下,他毫不犹豫地就跳进了河里去救奶奶,可是他忘了自己也是一个旱鸭子,不识水性的。娘俩在水中扑腾沉浮,眼看就要没命了。这时,正好被对面放羊的二婶看到了,当时她还是个姑娘,她先四处打量了一下,再没有别的人了,于是便奋不顾身毅然跳入了河中。她游泳的技术很好,缘于她父亲是一个打鱼的行家里手,自小练就了潜水的本领。不一会她就游到了奶奶的身旁,非常麻利就将奶奶救上了岸。她转身再看水中时,哪里还有二叔的身影!她迅速潜入水中,摸了好长时间才摸到了叔叔,她拼尽全力才将叔叔捞上了岸。二叔双眼紧闭,嘴唇发紫,好像已没了呼吸!已经醒过来的奶奶见状不由得嚎啕大哭。二婶二话没说,就嘴对嘴做起了人工呼吸。
  “你二叔的命就是你二婶给的,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母亲忿忿不平地说。
  事后二叔虽然也心存感激,但并没有因此而喜欢上二婶,二婶却对二叔一见钟情,从此难以忘怀。是爷爷、奶奶硬逼着二叔才把二婶娶回了家。结婚的晚上,他俩就大吵了一架,好像还打上了,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二叔的脸上留下了道道血痕。远在新疆当兵的他,回家结婚只住了两天,就这样不欢而散、落荒而逃地回了部队,从此就没再回来过。
  三
  “你几时有的女儿?”我莫名其妙地问。
  “小孩子,问那么多干吗?”二婶第一次对我显出不高兴来。她缓了缓语气,说:“云儿,今后谁欺负了你妹妹,我找你算账!”
  我默默地点点头,既是对堂妹的认可,也是对二婶的承诺,因为在我心里,还是很同情二婶的。
  燕子是一个很乖巧的女孩,二婶领养没几天,就开始甜甜地叫“妈”了,二婶高兴得合不拢嘴,满脸的春风得意。
  二婶领着燕子走到我的跟前,刻意问她:“你叫他什么?”“云儿呀!”她的眼睛一眨一眨地,很好看。“不准没大没小的,记住了,要叫哥。”
  “哥哥!”
  “妹妹!”
  甜甜的嗓音在空气中交汇着,仿佛向世界郑重地宣布,在我们的生命中,彼此又多了一个亲人。
  我们开始在一起玩耍,玩作谜藏、玩老鹰捉小鸡、玩丢手帕的游戏……有时也玩过家家。
  “过家家”是孩子模仿成年人的一种游戏。在游戏中,我理所当然地扮演成父亲,燕子则心甘情愿地扮演母亲,弟弟们都成了我们的孩子。我们玩得很投入、很认真,一招一式俨然与实际生活中的大人无二,引来了不少围观的孩子。
  “别看、别跟他们玩,燕子是捡来的野孩子,她没有爸爸的!”
  人群中传出气急败坏的声音。其他孩子见状,纷纷跟着起哄,一边齐声喊着“野孩子!野孩子!有娘无爹的野孩子!”一边作鸟兽散。这一句“野孩子”立刻惹哭了燕子。
  我怒目而视,发现二楞子是始作俑者,便一个健步冲上前去,一把把他抓住,打的他屁滚尿流、鼻青脸肿!
  燕子破涕为笑,拍着小手:“好哥哥,死劲打,看谁还敢欺负我!”
  四
  二叔回来的那年,燕子六岁,我九岁,上小学二年级。听说二叔要回来,全家高兴地像过年一般,连一脸严肃的爷爷也笑呵呵地。“听说你家二小子回来了?”有人问爷爷。
  “等他回来,看我如何收拾他!”爷爷嘴里虽然仍不依不饶,但能看出,爷爷对二叔还是有很深切的期盼,我知道爷爷是想盼着二叔和二婶言归于好。
  二婶同样也喜欢得不得了。嘴上不说,脸上也能看出掩饰不住的高兴和激动。母亲像打扮新娘一样从头到脚打扮着二婶,还别说,叫娘这一打扮,二婶还真是天仙一般,俨然出水的芙蓉。
  第二天,全家人像迎贵客一样,早早地盼星星、盼月亮似的等在村口。前去接二叔的父亲到了中午很沮丧地只身回来。爷爷一看,就觉得不对,脸立刻沉了。二婶更是满脸的失望。
  “二子说了,他这次来,是招新兵的,有公事在身,时间又很紧,不便回家探望二老,还是请二老到城里一叙吧。对了,他还特意提了他二婶,让她也去,说他有重要的话给她说。”爸爸气喘吁吁地说。
  “这个混球,让我去看他?他官再大也是我的儿子!你告诉他,抬轿子请我,我和你娘也不去!”爷爷的口气虽然很硬,但听到二叔仍记挂着二婶,脸色已多云转晴的样子。
  母亲说:“爹,既然二子回来了,请你们二老,你们就去城里享几天福罢。”  1/6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