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越南女和中国士兵的生死恋情
时间:2013-01-21 09:57:1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姑送郎  阅读: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相识
  公元1966年春,援越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湖北罗田藉战士肖绍芳所在的部队奉命保卫越南河北石球大桥。硝烟弥漫的战争生活,使他患上严重的胃病,被部队疏散在附近架山村的越南兹陵医院范大夫那里诊治。
  范大夫早年在中国进修中医专业,在一次灾难事故中,善良的中国人冒着生命危险救了他,为此,范大夫对中国有着特殊的感情。后来,他娶了广西皇城港的一个姑娘为妻。他很同情这位前来治病的中国士兵,每次都细心诊治。他的妻子总是将中药熬好,叫独生女范玉珍送到军营。等绍芳病情好转,范大夫又精心炮制丸药,让病人随身带着服用。由于人民币不能使用,绍芳治病药费都是范大夫支付。
  绍芳在治病时结识了玉珍,两人常聚一起,或坐桌前共阅书籍,或约黄昏后,沿着柳影摇曳的河堤上散步,谈论着各自熟悉的人和事,小伙子很喜欢这位美貌聪明的越南小妹,玉珍也偷偷爱慕眼前英俊的中国军人。8个月后,守桥部队奉令转移,绍芳来到范家辞行,依依不舍和玉珍道别,玉珍难过地转过身用手帕揩下脸颊两行泪水,她发誓要找机会到中国去。事如意愿,第二年,学校要选拔一批学生到中国和苏联培训,玉珍被校方定为重点对象,但分班时,老师阴差阳错地将她分到俄文班。玉珍哭着要学中文,校方以玉珍不服从安排为由而取消了她的资格,从此,相亲相爱的一对情人中断了联系。
  苦恋
  风云多变幻,越南多战事。1967年冬,玉珍随母离开越南到中国广西皇城港白沙垸大队避难,一封来自罗田的信搅乱了玉珍母女俩孤单生活。信是绍芳写的,他说,他复员回到家乡当民办教师,在与范大夫书信来往时,了解到玉珍母女已到广西,他希望来看望她们……。玉珍看着情真意切的信,激动得彻夜难眠。次年7月上旬,绍芳一路风尘赶到白沙垸,两位恋人相见,悲喜交加。夜里,两人相对而坐,一直谈到雄鸡报晓。翌日,白沙垸党支部书记专门找绍芳询问:“据说你从湖北到广西找玉珍谈恋爱,那是不可能的,她是越南人,既无出国护照又无正式手续,将来越南要人,我们怎么办?”绍芳真诚地说:“婚姻自主,恋爱自由,我们相爱多年终究要到一起,越南要人可以找湖北嘛!”党支部书记见谈话无结果,立即派几位基干民兵昼夜守在玉珍门外,不离开半步。绍芳见带不走玉珍,便偷偷地给玉珍留下去罗田的路线图和沿途城市几个战友住址及电话,径自回罗田去了。
  
  成家
  夏去秋来,金风送爽,眨眼过去三个月。玉珍借口到邻县亲戚家送礼,偷偷搭上去广西的火车,顺利地找到《广西日报》社,绍芳在报社里工作的战友将她送到武汉并和绍芳取得了联系。当玉珍随着接她的绍芳一道来到罗田时,一个越南女来到山里的新闻,爆炸开来。在县城开会的公社、大队的干部围拢上来,大伙看着玉珍上着一件天蓝色秋装,下穿一条牛仔裤、脚蹬一双洁白的网球鞋的“时髦”打扮,山里人眼里闪着惊异的目光。两人回到绍芳家里,派出所三番五次来查户口,看证件。当他们知道没有办理有关手续时便说:“一无出国护照,二无迁移手续,又来自美苏活动频繁的越南国家,定是派遣来的特务嫌疑分子!”并宣布不解决户口,不供应粮食。每次公社、大队开会时,总安排玉珍和当地的地富反坏右分子坐在一起。绍芳为了结婚,多次要求领结婚证。1968年12月1日,绍芳把又黑又旧的房子打扫干净,搭上个双人床,铺好部队带回的军用被子,玉珍买张红纸精心剪了对喜鹊和大喜字贴在窗上。没有举行婚礼,没人前来祝贺,夜晚,两人依偎在一起。
  大山里的生活叫玉珍很难适应:家里烧个火塘,大片柴烧得旺旺的,前面烤得受不了,背上却冷得不行。火塘上的罐钩别人一上一下应用自如,可玉珍想把铁罐放下点,一用力,钩系断了,罐砸在柴火上,水泼出来将火灰溅得满屋都是,坐在一旁的公婆脸色一沉,玉珍吓得再也不敢动手。为了适应环境和山里人一样过日子,玉珍特地找些旧衣服换上,将白网球鞋染上黑色,每天和山里人一样吃粗粮红芋,喝大碗茶,和山里人一样干农活,挖地、割草、栽桑、养蚕、挑塘泥,甚至连犁田活也学着干,很快和山里人打成一片,建立了感情。遇上灾年,没有粮吃,玉珍便和群众上山挖葛根,爬上高山峻岭,行程十几公里。一次,她竟挖了70多斤葛根,挑回家,全家像过年一样高兴。
  
  立业
  1974年10月的一天,偶然机会给玉珍全家带来了福音:那是黄州养殖场采购员林则明同志(原省长张体学战争年代的警卫员)来到木瓜园村购买楠竹,夜里宿在玉珍家。当老林了解到玉珍曲折婚恋事后,深受感动,便叫玉珍写封向上反映情况的信。老林回到黄州后,他直接将信送到战友——时任地区革委会主任董复汉的手中,老董也被这位越南姑娘热爱中国、追求爱情的痴心感动了,立即打电话找罗田县领导文长福。在地、县领导直接关怀下,解决了玉珍夫妇和两个孩子的户口,还安排玉珍到大地坳卫生所工作。
  玉珍到医院上班后,看到农村缺医少药落后状况,她暗暗下决心要当个好医生。在单位里不仅搞好护理工作,还刻苦钻研内科,妇科、儿科知识,主动打水、扫地、洗厕所、倒痰盂,医护人员和病人对她的热情勤快大为称赞。当她临岗看病时,不论患者是一身汗水,还是两脚泥巴,也不论病人是普通病,还是传染病,玉珍总是把农民当亲人。一天中午,突然送来一个溺水的小男孩,当时呼吸已停止,腹部胀大,瞳孔散大。孩子母亲哭着说:“范医生,我就这个男孩啊!”范玉珍二话没说,展开了抢救,她先给孩子打了一针强心剂,顿时,心脏发出微弱跳动声,随后,她毫不犹豫地俯下身来,口对口地做人工呼吸,孩子肚里脏水被她吸到嘴里,但她坚持抢救20多分钟,孩子终于醒过来,得救了。玉珍兢兢业业、乐于奉献的可贵精神,得到了卫生战线干部职工和广大病患者的信任和爱戴,她不仅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还被群众选为县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先后被省委、省政府和省卫生厅授予“全省文明先进工作者”、“全省卫生系统优秀护士”等光荣称号。1989年,还受到地区行署嘉奖并晋升一级工资。
  玉珍,这个越南女不仅在事业上取得了成就,她的小家庭也是美满幸福的。小女儿容灿卫校毕业,被组织上安排了适当的工作,大儿子林灿卫校毕业,被分配到大地坳卫生院。前不久,在乡政府和农行信用社的支持下,玉珍到付家河办了个医务室,丈夫绍芳成了她得力助手。这对经历了曲折婚恋的夫妇,似两只矫健的山鹰,冲破风雨,迎着阳光,在大别山广阔的天空比翼飞翔!
  1994年8月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