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记忆中的那片樱桃红
时间:2013-01-17 08:37:1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赵晨曦  阅读:

  夜,落幕,我蜷缩在床上。关上灯,我想在这漆黑的一片中寻回曾经的熟悉,想念曾经的甜美,不经意的也勾起无尽的伤感和点点的恨意!
  那年的夏天,你来了,樱桃正红,我在樱桃树下,为你摘下那一粒甜甜的樱桃。你浅笑,那么的灿然!
  那年,我八岁,你十三。
  你是苍白的,我怜惜,我想尽办法想让你健康起来,我跟着父亲为你煎药,然后用小勺把药喂进你的嘴里,怕你嫌药苦,我总是爬上樱桃树,为你摘下樱桃,然后再喂给你吃。你说我是你的小太阳,你跟着我温暖,跟着我阳光!
  我带你去河里摸鱼,你白皙的脸庞在阳光下晕成金黄色的光芒,我喜欢阳光下的你,那么的让人动容。鱼儿总是欺负你,在你的指尖、在你的脚下,它们总是悠哉地躲过你的追逐,而我,却总是满载而归,你看着,嫉妒却由衷地笑着,我知道你喜欢看我摸鱼,喜欢看我胜利的骄傲!
  我也喜欢和你在一起,每天喊着你“二哥哥”,你总是笑话我的大舌头,说我像极了《红楼梦》的史湘云。我不管我像谁,只要你是我的二哥哥,而我是谁又有什么关系呢?
  年少的竹马青梅,我不知道如今的你还记得多少?那曾经的快乐时光,如今可否还印在你的脑海里?
  那年的整个夏天,我和你形影不离,我的父亲是名中医,而你的父亲就是因为你身体虚弱,才把你送到了我们这里来调养。为你,我抛下一直和我玩耍的伙伴,拉着你散步,陪着你晒着太阳。
  记得,你被我的小伙伴骗到池塘为我抓青蛙,然后掉进了水里,八岁的我拖着十三岁的你,艰难地向岸上爬着,我心里好怕,怕我幼小的身体不能承载你的生命,在水里,我眼中的泪融进了池塘的水里,你可曾看见我眼中的恐惧和不舍?
  太阳伴着日子东升西落,你牵着我的小手走遍那座小镇,每一块青砖下,都留下过你我的足迹。我喜欢和你一起的时光,那么的悠然而自得!
  渐渐的,你变得健康,渐渐的,你也和我一样活力四射。可是,这个时候的你却要走了。我没有哭没有闹,只是远远地躲着你,不和你说一句话,我气你,气你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没有安慰我,只是深深地凝望着我,似有话要说,但是终没有说出口。
  离别的车轮已渐渐地启动,眼前的尘烟迷失了我的眼睛,我终究还是挽留不住你,于是我哭了,伤心欲绝!
  然后,你从车子里跑出来,拉着我的手对我说,你会回来,一定会!
  于是,我相信你,破涕为笑,伸出小手指要与你拉钩。
  你答应,也伸出手来,坚定地勾起我的小手指,就这样,我们的手指纠缠在了一起……
  你走了,带着我对你深深的眷恋走了。而留下来的我,每天都在期盼着你什么时候才能回来。每一个日沉月落,每一季的冬雪夏雨,时光就在我的想念中悄逝,转眼已是两年!
  我没能期盼到你的到来,却意外地收到老天赐予我的残忍。父亲病倒了,医人无数的他竟然倒在了病榻之上,一瞬间,我感觉天旋地转,生活仿佛也失去了颜色。母亲每天都在哭,我茫然地面对着突来的变故,束手无策,这个时候,我多希望你在我的身边,让我知道我还有温暖!
  父亲终还是去了,任我和母亲嘶哑的哭喊,他还是闭上了他的双眼,就那样的走了……
  从此后我和母亲相依为命、风雨飘摇在这个冷暖自知的世界。父亲小有资产,这惹来亲属的觊觎,悲伤过度的母亲病倒了,她怕自己也像父亲那样扔下我无所依靠,于是善良的她把自己的积蓄放在了自己的亲妹妹那里,让她帮忙照顾我。可是,母亲是坚强的,她熬过了那段痛苦的时光,等她想起把钱财收回的时候,我小姨一家却消失的无影无踪。
  悲伤、愤怒、绝望,都不能表达我所经历的一切,我和母亲变得一无所有,我们不知道明天该怎样度过?
  活着,只能一呼一吸地苟延残喘,没了那幸福的感觉,我从天堂彻底地跌进地狱,跌到无以翻身!
  为了能让我好好的活下去,母亲选择了再嫁。
  离开家的那一天,是我十三岁的生日。我伫立在小镇西口的公路旁,等待着继父来接我们。我眼神无望地眺望远方,多希望你能从天而降,带我逃离这个不见底的漩涡……
  奇迹终于没有发生,你也终究没有来。于是,我只能走了,带着对人世间的不信任和浓浓的恨意离开了。我等了你五年,从我的八岁等到我十三岁!
  一场寂寞凭谁诉?恨前言,总轻负!你遗忘了你的誓言,也把我遗忘在亘古不变的悲哀中!
  五年,我从八岁到了你曾经的年纪,而你也到了十八岁。你灿烂的十八岁,是否已经忘了那个五年前的我?还有我手上的那一粒红红的甜樱桃!
  岁月无痕,滑过鬓角,滑过眉间。
  我如花的青春,它是灰色的。从你走后到父亲离开,我就变成了落寞的灰色。生活失去了色彩,嘴角失去了笑意,看着身边的同龄人灿烂地生活着,我只能靠八岁时的那点回忆而活着,只有想着八岁的那一年,我才能知道我现在还活着!
  如今的我已经二十八岁了,这是形单影只的二十八岁!没有心动、没有波澜,平静的生活或许是我想要的。曾经的那一切都已是回忆。那些破败的、凌乱的往事已经被我搁浅在心灵深处。那不由自主的年代虽已过去,但是留给我的依然是刻骨的伤痛!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我淡定从容的外表下,谁又能知道我隐忍的伤?
  或许该恋爱、该成家,身边那儿时的伙伴在默默地等待着我,可是我无法忘记我手指曾经的缠绕,我耳畔无法忘记那早已被人遗忘的诺言!我的心里有一根刺,它时时刺得我心疼,拔不出、抹不掉,谁也奈何不了。
  如果可以遗忘,我希望可以忘记你曾经来过,如果必须记得,那么我希望我只记得八岁那年的夏天!可是你来过,我也记得八岁那年之后的每一天!
  夜晚,我只能在夜晚把从前一页页的翻起,然后合上,任痛苦被撕开,再被缝上。
  今晚,我又回忆到深夜,不能寐,只能打开那盏昏红的灯,这是我喜欢的颜色,有人说像血,有人说像残阳,只有我知道,这是我唯一能找到的酷似樱桃红的颜色,而此时的你,我的“二哥哥”,你又在何方?现在已是而立之年的你,是否还会记得你十三岁的那年夏天?是否还会记得樱桃树下的那个我?你指尖曾缠绕的温暖是否早已经冰冷?你的誓言是否也早已随风飘散在红尘中?
  拉开窗帘,望着无尽的苍穹,也望回从前,在那片樱桃红的颜色里,我伫足凝望那个浅笑嫣然的你!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