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伊人
时间:2013-01-17 08:25:2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流年倒转  阅读:

  淡淡的晨雾飘在河面上,掩盖了河水的波波澜澜,却掩盖不住那哗啦啦的流水声。那雾气氤氲飘渺,遮挡了远处建筑的底层,使一切看起来有点人间仙境的味道——像极了《西游记》里的天宫,真实又虚无。其实这样的早晨对陈臻来说是再平常不过的。他每天早晨六点起床,然后下楼一直溜达到江边,让积累了一夜的慵懒困倦融入周围的雾气里,人便立时清爽很多。早晨的空气相对清冷一些,不管是秋冬还是春夏。陈臻就喜欢这样的清冷,所以他坚持每天在这样的清冷里跑步。他的路线是固定的——从小区门口横穿马路,然后左走一百米到通城桥。再从通城桥旁边的石阶下到河边的石铺小路,之后沿河逆流而上,一直到城外的那座木桥。在桥上稍事休息后原路返回。这是他每天早晨的必修课。
  
  离出发点五百米左右的地方有一块平坦的空地,是人工砌成的。空地呈圆形,陈臻晨跑的那条小路从中间直穿而过,然后又弯弯曲曲的向前蔓延。陈臻每次经过的时候都会看见空地上晨练的老人们,有舞剑的,有打拳的。那情那景如此的和谐温馨,以至于经常会让陈臻感动的默然无语。
  
  陈臻路过的时候感觉今天似乎少了一个人。哦,对了,是那个穿一身暗红色唐装,头发花白且又短又直的老头,陈臻给他取的名字叫老石——陈臻总感觉他像《激情燃烧的岁月》里面那个退休以后的石光荣,外表看起来又倔又硬。陈臻认识其中的每一个人,却又不知道任何一个人的名字,也不曾跟他们交谈过,甚至都不曾跟人打过招呼。也许人家根本就不知道有陈臻这么一个人存在,但陈臻是确确实实认识他们的。
  
  再往前就是三环路上的西门桥了。西门桥是一座很老的石头桥,桥洞很高,桥身也很宽。从桥下仰望桥底,可以看见那嶙峋突兀但错落有致的石块。这样的高度增加了石桥的历史感,让陈臻从里到外的感到沧桑。
  
  穿过这座桥就算是出城了,再往前的小路已经少了人的足迹和气息。两边的灌木丛肆无忌惮的向小路伸展。似是不甘自然的寂寞,要挽留匆匆而过的行人。陈臻很喜欢这里,因为这里接近自然,有着最古老和原始的质朴感。陈臻感觉微微有些热,于是边跑边脱掉外套,把两只衣袖系在腰间。抬头望了望,看见了那座几乎废弃的小木桥。
  
  陈臻的目光就在这抬头一望中停滞了。桥还是那座桥,河水也还是往常的节奏和旋律。不一样的是在陈臻的视野里多了一位坐在桥边写生的女子。那女子端坐在木桥下的小路上,侧面对着陈臻,于是那个清雅脱俗的侧影一下就印在了陈臻的脑子里——仙女下凡,这是陈臻的第一反应。
  
  那女子穿一身米黄色的网球服,黑黑的秀发散散的披在肩上。那气质正切了这自然,有了返璞归真的超脱。她神情专注地坐在小凳之上,手扶搁在双腿上的画板。时而抬头凝望,时而低首轻描。陈臻直愣愣地陶醉在了这样的画面里。
  
  陈臻坐在木桥的栏杆上,却大气也不敢喘一口。他和那女子之间的距离不超过十米,现在足以看清她的正面。但越是这样陈臻越不敢看,而且浑身上下都觉得不自在。陈臻的胸口突突跳的厉害,双手一会儿扶在栏杆上,一会儿又撸一下被雾水打湿的头发。来来回回折腾了几次,陈臻决定赶紧走。就在这时,画家微微侧脸看了陈臻一眼,那眼光正好与陈臻相对。陈臻慌了,有点不知所措,仿佛自己做了件天大的亏心事。陈臻想把目光移开,却好像被施了定身咒一般丝毫动弹不得。于是半天挤出一个僵硬的微笑,然后很机械地起身离开。
  
  陈臻今年二十六岁,大学毕业后留着好好的工作不要,偏要在城里开一家书店,名字还取的特稀奇古怪,叫一封尘劫。陈臻向往这样的日子,生意忙了固然是好,要是淡了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还可以读书。他最近在读安妮宝贝的《八月未央》。可是今天陈臻怎么都读不进去,昏昏然翻了几页之后再回想,竟然不知所云何事。干脆放在一边,不再理会。
  
  陈臻有了想写点什么的冲动,于是打开电脑,心情随着噼里啪啦的敲击声一起倾泻出来:
  
  今天是个很平常的日子,就像过去的千百个日子一样。自从静雅离开我之后,我一直向往那种手持黄卷,有青灯古佛相伴的日子。可是今天我却丝毫没有读书的情致。只感觉心里有些浮躁,有些慌乱。是因为遇见她了吗?她又是谁?我又为什么乱呢?我和静雅相遇的那天下着几十年不见的瓢泼大雨。那是个不寻常的日子,所以有了后来我凄美的爱情故事。可今天很正常,很平静,所以我和她注定没有故事。今天的相遇只是路人甲和路人乙一时的缘,谁又何必把她念成一世的情?她在我的眼里是一幅画,她在画里我在画外。只要这个世界不灭,我们永远都是两个世界的人。她喜欢画画,她的生活也应该像图画一样精致的完美无瑕。伊人如斯,然而于我,却只是偶尔从面前吹过的一阵风......
  
  陈臻噼里啪啦地敲完这段文字,直接关了电脑,开始专心致志地做他的生意。陈臻是个不善言辞的人,同时还有点腼腆。但并不是不善言辞的人就没有丰富的内心世界,陈臻懂得什么叫爱,同时也需要爱与被爱。只是他腼腆的性格——他要是女人也就算了,可他是个男人——让他坐失了太多这样的机会。
  
  陈臻曾无数次告诫自己,机会是自己把握的,爱神不可能无缘无故的降临。缘分可以让两个人相遇,但不能让两个人相爱。所以陈臻当年才会下定决心,把那封写好了很久的情书送给静雅。陈臻成功了,他轻而易举地得到了向往已久的爱情。陈臻那时才明白,原来任何事情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困难。当然,当然以后的事都是后来了。
  
  今天的生意还算不错,陈臻已经习惯了这样不算忙碌的忙碌。有时他看着门前走走停停、进进出出的各色人等,会突发奇想:他们到底都在忙什么呢?陈臻感觉这世界的节奏越来越快了,催的人们没有了读书的闲心雅致。他有些默默的失落,不是因为生意,而是因为人生。书里还有一个世界,看书和写书都是一样。陈臻生活在现实中,却会经常沉浸在另外一个时空。在那里,陈臻的思绪可以任意的飞扬,不受任何限制的飞扬。
  
  夕阳隐去她最后的一丝光线,城市的华灯开始了大张旗鼓的炫耀。陈臻走在回家的路上,嘲笑着霓虹妄自无知的肤浅。他不喜欢这些光怪陆离的东西,人们费尽心思搞出来的花花绿绿,在他的眼里还不如一颗若隐若现闪烁的星辰。那光太过张扬了,会让陈臻觉得不真实。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