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和月亮
时间:2013-01-14 10:15:27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竹鸿初  阅读:

  天上的月亮,地上的女人,一个完美的故事,在时间的河里流淌了数百年,终于到了笔下,成为了一段惨白的记忆。
  石榴村里,天空低垂,云彩暗流,雾霭稠浓,四处被灰暗笼罩,只剩下几株梧桐树伫立村口,迎接更黑的夜。昨日,梧桐树下,飘飞的落花带着季节的哀伤,把所有的美丽尽付流年。地上,一层又一层的落叶,不断的重叠故事。微风忽起,吹碎了故事里的一张张脸,谁也不曾看见?谁也不曾记住?也许,树上那颗久久不愿坠落的梧桐便是一个答案。
  村口,寒烟轻漫,归鸟鸣啼,老树破天,似乎这一切的存在,都是为了他。一间黛瓦房里,他两眼无神的盯着白墙,似乎要从这面斑驳的墙上找到一些零碎的记忆。她,一个淳朴的农村姑娘,曾紧紧地斜靠在这面墙上,也把所有的温柔都烙印在了墙上。他轻轻地抚摸,欲解救那被时间冷却的温柔。可,迈不出过去,也走不进黑暗。
  阴风阵阵,天野荒芜,黑夜来临了。多么熟悉的黑夜啊!一样的黑,一样的夜,可他总能于熟悉中寻到一些陌生。他扣上衣服上松动的第三颗纽扣,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衣服,感觉这纯棉的沧桑。记得,这衣服是她在夜里为他做的。
  白天,繁重的农活等着她,所以,她只能在夜里挑灯缝制。一针,又一针,直到线到了尽头时,她才发现皎洁的月光洒下了几许冰冷。她自然地抖了抖身体,把手中未完成的衣服放在床上,然后用力的搓着双手,以此抵御夜的冷。
  身体乏累,她疲惫的双眼情不自禁的便闭上了,酸软的身体缓缓的倒了下去,正好趴在窗台边的一张旧的发黑的木桌上,就这样,她的寻常的一夜就过去了。
  凌晨,冷冷的阳光占领了她的小窗,一丝丝的暖意不断地倾洒,渐渐地温暖了她的身体。隔壁的公鸡高傲的仰着头,竭尽全力的伸直脖子,对着太阳升起的地方一声声的打着鸣。她的耳里全是公鸡的鸣叫声,这让梦中沉睡的她无比恼怒,一个梦,一个美好梦,就让那只公鸡给毁了。她缓缓地从桌子上直起身子,然后茫然的向窗外望了望。
  到处一片翠绿,屋前的那棵梧桐树依然挺拔,把所有的春色都馈赠给了她。那棵梧桐树是她孩提时的生日礼物,是他赠送的,一个邻村的牛娃,皮粗肉黑,笑起来憨憨的,做事踏实,为人和善,是村里公认的好孩子。
  他们认识时,是在一次收割小麦时,当时,一片片土地上到处都是泛黄的小麦。风一吹,地里的小麦便发出沙沙的声音,听上去如丰收的喜悦在凝结希望,也像滴落的汗水在流幸福泪水。
  他的父亲早亡,从小他就和母亲相依为命,直到前些日子,肥肥胖胖的媒婆来到了她家,一到她家,便贺喜不断,说邻村中年丧偶的陈石匠托她来说媒。起初,他母亲死活不肯,一口拒绝,心想,这些年都熬过来了,以前没改嫁,现在也不会。古人云:一女不侍二夫,怎能违背古训呢?
  最后,他母亲还是没有经受住媒婆的各种诱惑,媒婆把陈石匠说的貌比潘安、才比宋玉,他的母亲也没有为之动心,可当媒婆说起儿子的婚事时,她的心软了。是的,自己的儿子自小就有些痴呆,脑子不灵光,谁家愿意把女儿嫁给一个傻子呢?
  不,我的儿子不是傻子,他是我的心,是我的生命。为了儿子,他的母亲终于退了步,同意嫁给比自己家宽裕不少的陈石匠。
  简单的婚礼后,他开始姓陈了。他对于名字一直不看重,仅仅是一个符号,并不代表着什么?名字是父亲给他取的,但除了母亲外,从来没有人叫过他的名字,再加上父亲早逝,父亲的好没能支撑着他的名字,终于,他的名字碎裂成了一个个未知的问号?
  他的母亲在家境阔裕的村长家里做长工,不知为何,他母亲每次回来都是没精打采的,偶尔也拒绝陈石匠的亲热。陈石匠没把这放在心上,渐渐地,关于母亲和村长搞上了的谣言四处流传。陈石匠听后,大为恼怒,提起铁锤到村长家去挣回脸面,可快到村长家时,冷静下来的陈石匠突然想起了自己家的那一亩三分地,如果自己一时莽撞,打伤了村长或者打死了村长,自己不仅要吃官司,甚至丢命,最后就连自己的那点土地也会被村长的家人收走。想来想去,陈石匠终于还是没能为了面子舍下土地,舍下生命。
  他的母亲回家后已是凌晨一点,陈石匠坐在灯下,手里握着一根长烟杆,正在用灯火点烟。陈石匠见了她后,二话没说,烟杆直接扔了过去,打在了她的额头上。她哎呦一声,然后站在原地等待陈石匠的发落。陈石匠看也没看她一眼,然后独自上床睡觉去了。天亮后,她还站在那儿,脸上的表情凝重,心事重重,嘴唇冷的发紫...
  陈石匠起床了,趿拉着一双旧草鞋,然后给了她一张纸上,纸上写着“休妻”二字。他的母亲沉默不已,眼里泪光闪烁,但最终也没有流下一滴。陈石匠冷冷的说了句:“自今天起,你我不再是夫妻,你自由了,去找那个糟老头吧!”
  他的母亲径自走了出去,她没有做解释,甚至连一字也没说。也许这接近十年的感情,只是妓女和嫖客的那种肉体关系。她走得多么轻松,仿佛只是来陈石匠家串门一样。
  第二日,他的母亲死了,吊死在了一棵梧桐树上,就是他曾经送给一个女孩的那棵。
  那个女孩,如今已是个不幸的寡妇,结婚半年,丈夫便死于一场大水。
  在女孩出嫁之前,他和她就认识,她曾经为他做过一件衣服,就在那个明月当空的夜晚。他一直记得,那个夜晚,一个月亮和一个女人同时为他存在。他是多么的幸福啊!
  再美好的东西也有衰亡的时候,他看作比生命更重要的衣服破了,不是风吹破的,也不是雨滴破的,而是那棵梧桐树。
  那个寂静的夜晚,也是在他母亲死去第二天。伤心欲绝的他在送走了村里那些帮忙的好心人后,一个人突然陷入了空虚的黑夜,感到无比寂寞。他突然想起了她和那棵梧桐树,借着月光,他艰难的爬上了梧桐树,站在教结实的枝桠上,然后慢慢推开茂密的梧桐叶,窥视月下的她,美丽而丰满,成熟欲滴。
  她正在屋里织毛衣,熟练地穿针引线,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的轻盈。看见她脸上一闪而过的美丽,他的心也跟着渐入忧伤。她一直闷闷不乐,淳朴的气质被忧伤浸润得千疮百孔,早已失了女人的美丽,甚至看上去有些臃肿。可他喜欢,她从没变过,一直是他心中的女人,一直也是他心中的月亮。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