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青春败给了谁
时间:2012-12-18 08:37:4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苏一黛  阅读:

冬天,大雾弥漫。又是一个清晨,苏米轻手轻脚的走向离家不远处的木屋。苏米叹气,走了进去。 曾经的木屋,住着一个那么执著追求理想的人。 可惜...... 苏米只得苦笑,轻叹:“姐姐,我来看你了。” 木屋的门被猛烈的风吹得“吱吱”作响,又像是对苏米的回应。 今天,是姐姐的生日。 苏米把一身纯白的芭蕾舞服放在了床上,坐下,开始静静的怀念她亲爱的姐姐。年复一年,一直如此。苏米的姐姐名叫苏然,是一名高中生,因学习优秀,一度受老师看好,学校嘉奖,父母宠爱。但自那一天,苏然的道路彻底被改变了。 那天,苏然被笑得如同一朵鲜花般的班主任请到了校长办公室,如此的待遇,让苏然有些受宠若惊。 当时校长貌似在跟一些穿着另类的人争吵着什么,没有注意到苏然的到来。 苏然站在门口,有些不知所措。 “校长,请问......”苏然终于开口了。 “苏然啊,听说,你有舞蹈这个基础是吗?”校长打断苏然的话,很急切的问。苏然皱眉。她不想再回到过去。但思绪还是硬生生的把她拉了回去。 她确实是有舞蹈基础,而且,自幼聪明伶俐的她,更是拥有很好的芭蕾天赋,父母为了让她有一技之长,也看出了她对芭蕾的执著,便送她到全市最好的芭蕾舞校,她也不负众望,一次又一次把金闪闪的奖杯送到满眼笑意的父母眼前。 但很快,幸福的日子就要跟苏然说“拜拜”了。 又是一届大赛,苏然在后台自信满满的练习着一系列复杂而又优美的动作。 这次一定也要拿奖,而且,还要最高奖项。苏然在心里暗暗为自己加油。 当苏然像一只蝴蝶一样翩翩“飞”到舞台上时,场上即刻响起了最热烈的掌声。 开始了。 苏然出众的舞姿为她赢得了一阵又一阵的掌声。她笑了。 这是我应得的,你们不知道我努力了多久。 不知是骄傲,还是心理压力。在苏然只剩最后一个高难度动作时,她竟然失误了! 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苏然自己都没有想到会输在这个动作上,她明明练习了好久好久的。 就如同秋天的落叶一般,在完美的起跳下,随之而来的即是脚没落稳地的摔倒。 全场哗然。 当时发生了什么苏然已经记不清了,脑海里满是曾经获奖时父母温暖如春的笑。对不起。这仅仅是当时苏然能说出来的最后一句话。醒来时,自己已经是在医院的病床上了。她起身,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脚,不出所料,双脚都被打上厚厚的石膏。 “苏然,你的脚......”父亲哽咽了一声,又张了张嘴,终究没有说出来。苏然又把目光投向了母亲。 “你的脚......以后......可能不能再跳芭蕾了。”在苏然灼热目光的注视下,母亲只得说了出来。 苏然只觉眼前一黑,大脑一片空白。 朦胧中听到母亲的叫喊夹杂的哭泣声,以及医生的声音“不要担心,她只是睡了而已......” 再一次睁眼时,已是清晨,目光散漫的一瞥,看到了熟睡了父母,母亲的脸上还挂有泪痕。苏然的眼底尽是心疼。帮父母盖好衣服,静静的坐着。我长大了,不能再任性了,父母需要我的照顾。苏然静静的告诉自己:我已经不能再跳芭蕾了。我要学习。她抱着被子开始哭。不知什么时候,母亲醒来了,拍了拍她的肩:苏然,考大学吧。她乖巧的点头,心中有什么东西轰然倒下。自那以后,苏然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除了学习什么都不闻不问。父母很是欣慰。 苏然点了点头,努力把自己从思绪中拽了回来。校长旁边站着的那些人不禁面露喜色:“很好,那么,你还想跳吗?”苏然彻底崩溃了,她真的一点都不想再回到过去了。可是,心里还在有个声音告诉她,再试一试不好吗?想到这儿时,苏然突然抬头,当她再次审视办公室里发生的一切时,她突然明白了什么:这些人想让自己去他们的芭蕾舞校,但校长不乐意,学校为此会丢失人才。而这也意味着:自己不能再继续上学了。办公室里变得很安静,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苏然身上。几分钟过去了......权衡再三,苏然还是决定再征求父母的意见。但此时,苏然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母亲一听,当即说:“苏然,你忘了过去了吗,这次你想把自己弄残吗?”母亲的话,字字如针,扎在了她的心底深处,这也是她所担心的不是吗?许久未说话的父亲也开口:“你还是继续上学吧,跳舞能有什么前途,考上大学才是最重要的。”苏然没有说什么,父母的表现在她的意料之内。她需要时间,考虑自己的抉择。一个星期后,苏然轻轻的敲开了校长办公室的门。校长看到苏然,眼底闪过一丝光芒,但很快就黯淡了。“怎么样?想好了吗?”校长的声音里透着再明显不过的急切与期待。 “嗯......”苏然伸手递过去一封信。校长满脸疑惑,接过去,眼睛一定,接着,脸色大变。信上写着“退学申请书”校长无奈的摇了摇头了。“你就这样忍心放弃大学?你这么优秀,完全可以上一所名牌大学的呀!”这些都不重要,苏然想,我一直渴望追求的不就是我的理想吗?以前拼命学习的自己内心一直很空虚不是吗?她不再说话。终于,校长说话了:“好吧,既然你执意要这样的话,我也不好再挽留了,希望你不要后悔。”苏然转身离去,心里如释重负。晚上回家,苏然把这个决定以及今天所发生的告诉了父母。语言决绝,没有丝毫犹豫。母亲一再劝苏然继续学习,那样的话将来要什么有什么。父亲则在角落默默地吸烟。见苏然不说话,便知她决心已定。母亲开始流泪,父亲仍在地上的烟头也越来越多,屋子里一时间浸满了烟味。苏然看了看他们,径直走出了屋子,在关上房门的那一刻,她听到了母亲的喊叫:“苏然,今天你走了就别再给我回来!”苏然无言,一头扎进了茫茫大雪中。 苏然不知道的是,第二天,学校就传得沸沸扬扬了:全校头牌优生苏然退学,深造芭蕾。后来,苏然搬进了离家不远的木屋里住。父母知道后更是可劲地哭,并宣布与苏然断绝子女关系,以后再不来往。其实背后,还是偷偷让苏米往木屋里送一些东西,并告诉苏米不要说是他们让送的。这些,苏然都心知肚明。年幼的苏米眼里看到的尽是父母对苏然的担忧,以及苏然对理想的执著追求。“小米,你来了啊”。苏然看到苏米,眼睛弯弯,嘴角上挑,银铃般的笑了。 看到苏米提来的东西,苏然只觉眼睛顿时蒙上了一层雾。 苏米注意到了这一细节变化,踮起脚尖,用手拍了拍苏然的头。 “乖哦”。稚嫩的声音回荡在木屋。 苏然眼睛一热,下一秒,她把苏米紧紧的抱着。仿佛怕失去什么。 傍晚,天空飘下一片一片的雪花,苏然一个人在木屋独舞,她欣喜若狂,自己真的还是可以继续再跳的! 踮起脚尖,轻轻起舞,像是一朵在冬日里盛开的洁白的花,美不胜收。 苏米以为日子就这样平静而幸福,可世事难料。 苏然在一次大赛的舞台上,旧伤复发,再一次的脚部扭伤!立即到医院一检查:右脚因多次严重扭伤,须半年才能恢复正常行走,最重要的是——苏然终生不能再跳芭蕾了!否则,脚会废掉!得知这个消息,对于苏然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把她霹在地上,再也无力起来。 半年后,苏然经过医院的调养后,可以下地行走了,她坚持要回到木屋住,父母拗不过她,只好应许。回到木屋,苏然的眼泪开始大滴大滴的往下掉,眼底深深地失落,谁都看得出来。母亲张了张口,不知想说什么,但终究没有说出来。父亲重重地叹了口气,走了出去。母亲走到门口,意味深长的看了看我,也随之而去。 苏米懂母亲的意思,但她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地话好,只得呆呆地站在门口,看着苏然流了一地的眼泪。 猛烈的北风透过门间的缝隙,吹了进来。苏米不禁把衣服裹得更紧了,吸了吸鼻子。 或许是这一响声,惊动了苏然,她抬眼看到了门边被冻得缩成了一团的苏米。 此时,夜已深。 走了过去,苏然把苏米抱到了床上,搂着苏米入睡了。 苏然淡淡地体香传到了苏米的鼻边,苏米便很快入睡了,朦胧间,感觉一些热热的东西落到了她的脸边,过了一会儿,又好像有人轻轻翻身的声音。苏米想:发生了这样不幸的事,苏然肯定难以睡着。所以她没在意,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又沉沉的睡了。 醒来时,苏米下意识的看苏然,这一看,苏米彻底被吓到了。 眼前这是怎样一幅凄美的景象啊:苏然穿着一身纯白的芭蕾舞服,动作以及双脚是保持者芭蕾的舞姿,躺在冰凉的地板上。 苏米呆了,待她反应过来时便是用手放在苏然的鼻下,期待有气流触动她的感觉,但一分一秒过去了,苏米终于放弃了。 苏然啊,姐姐啊,你要我怎样接受这个事实!当天晚上,苏然被葬在了木屋后面的空地里,据说,这里春天的时候,满地全是各种奇异的花朵,伴随着浓郁的花香。 苏米转过身去,不忍看到父母挂满泪珠的渐已苍老的脸庞、那再也承受不了任何打击的脸庞。 想到这里,苏米又是一声叹息。离开了木屋,走入苍茫的、洁白的大地中。苏然,生日快乐。 苏然,一切安好。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