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情泪
时间:2012-04-25 08:39:2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上谷山人  阅读:

  古云:“能活千人者,立祠享春秋祭祀:能守节侍亲孝者,立书旌表。
  ——《挚妇碧霞君传略》
  
  一、青春热血赴战场
  刘君碧霞,一九二一年春生于韶州西河一个商贩家庭。碧霞君从小聪明好学,念小学时就能背诵唐诗和《岳阳楼记》、《滕王阁序》等名篇。父母倍加呵护,谁料命运之神,对此善良安分之家,竟降下无情的灾难。
  一九三六年秋,碧霞君以优异成绩考入韶州师范。父母诚望其他日能成为人伦师表。第二年,“七七事变”爆发,日本帝国主义悍然发动侵华罪恶战争,继而全国军民奋起抗日。
  一九三八年七月下旬,日寇又来轰炸韶州。市民见前几次躲入西门关帝庙的人都安然无恙,碧霞君父母慌乱中寻女不见(时碧霞君与几位同学到芙蓉山下游玩)遂随众人涌入关帝庙躲避。可恨日机一颗罪恶的重磅炸弹,将庙夷为平地。二百多无辜市民惨死!碧霞君父母亦在其内。噩耗传来,怒愤欲绝之碧霞君,集国恨家仇于一身,从此投入抗日洪流。在学校,她与所有爱国学生大力宣传抗日,鼓励民众积极投身抗日,保卫家园。是年初冬,碧霞君与十三位爱国青年(八男五女),由进步学生会秘密引荐,不畏辛劳,毅然参加了“东江纵队”走上抗日战场。在“东纵”里,碧霞君先后做过卫生员和宣传员。(关于碧霞君等参加“东纵”详细事实,一九六五年曾详细告诉笔者并作了记录,可惜“文革”时遗失了,因此对她当年战斗过的地方和战友的名字都无法记清。)在艰苦恶劣,宿地无常的日子里,她与战友们都坚持着。到一九四一年春,当队伍辗转于廉江通过广西合浦时,与日寇遭遇,战斗打得很激烈,队员们都冲散了,天亮时碧霞君与两女一男队员同队伍失去联系。三人昼伏夜行,也不知走了多少时间,四处寻找队伍,却杳无讯息。又沿途讨乞,辗转来到清远,再随着避难的人群,终于回到韶州。
  二、教学生涯
  蓬头垢面的碧霞君等回到离别了两年多的韶州,见到她唯一的亲人姑妈后,相拥痛哭,姑妈夫妇从此不准其外出,尔后通过熟人介绍,去西河某小学当教师。不久,碧霞君去找两位战友,竟不知去向。她非常想念这些战友,由于种种原因,再也无法联系与相聚了。
  一九四一年秋,经友人介绍,与曲江民事科科员秦坚相识。秦坚系曲江西水一六平山村人,俩人通过一段时间相处,于年底正式结婚,其年正二十一岁。
  婚后,秦坚将碧霞君带回家乡,安排在一六小学继续教书,从此她把满腔热情都付与教育后一代的身上。四二年冬,生下一女,取名秀兰。未几夭折,夫妇伤心欲绝。至一九四五春,再生一女,取名秀莲,夫妇稍感安慰。
  抗战胜利后,有桂头凰村人侯礼扬,时任国民政府江西赣州某部兵站副总监,回乡探亲。通过其介绍,秦坚便随其远赴赣州,秦坚被安排到某部任团副参谋。一九四六年暑假,碧霞君携女去探望秦坚,因水土不服,旋即回乡,继续教书。
  一九四八年农历年底,秦坚因老父去逝回乡奔丧,并告知碧霞君,人民解放军可能即将过江南下。霞劝其勿再返回,但军令难违,交代一些事宜,便匆匆返回。从此天涯孤旅。五零年当地解放,秦坚再也没有消息了。
  三、悲苦人生挚妇泪
  一九五一年春,当地实行土地改革,秦坚家被划为地主成分。但当家者已逝,只剩下一年迈老母和一个聋哑的弟弟。家已无主,农会干部向工作队提议,把碧霞君从学校揪回来顶替。碧霞君声明自己一直从事教书,从未涉及家中事宜。但工作队竟不明确态度,遂按农会干部决定。就这样,一位从未享受和参与剥削家庭生活的柔弱女性,忍受着无处申辩的委屈,从此承受了平生最痛苦、最屈辱的历程,那年她三十一岁。
  碧霞君带着年迈婆婆和小叔子及女儿一家四口,蜗居在两小间不到40平方米的柴房里,艰难地度日。三亩远在西山岭下的薄田,让这位从未摸过犁耙的弱女子束手无策。于是拼命爬摸滚打撑持着。几次欲投身江流以了却残生,但望着身边七岁女儿和年迈婆婆及聋哑小叔子心又软了。幸而耕稼田边,有一对同命相连的腊溪陈家母女,相互帮助耕耘,日久遂结为姐妹。
  一九五三年碧霞君再次申诉,才调入一六缝纽社做缝纫职工。但到一九五九年,又被重新下放回到农村接受监督改造。多少个夜阑更尽,碧霞君望月哀叹,此生为何沦落到如此凄凉境况?!望着低矮的茅棚,思念着杳无音信的丈夫,回忆起所走过的风雨历程,万千思绪注到心头,母女只能相抱痛哭……
  一九六0年夏,碧霞君收留一位病弱孤女,为其调理好后,竟愿意同聋哑小叔子成亲。两年后喜得一子,从此分开过日子。
  一九六三年冬,四十出头的碧霞君成了两鬓披霜的村妇。苍凉岁月与艰难境遇,使她完全失去了当年的风韵。为了让女儿尽早摆脱困境,于是忍痛让女儿嫁了出去。此后两年多生活稍为安定,女儿也有了儿子。这是碧霞君平生以来最感宽慰的时候。
  有道是:“浓霜偏打无根草,灾祸专降福薄人。”一九六六年夏,“文革”风暴掀起,阴霾顷刻笼罩神州,这场长达十年之久的浩劫,给多少善良无辜的中国人民带来无穷的灾难!
  “红卫兵”打破“四旧”时,在碧霞君家抄出一只刻画有龙凤呈祥图纹的礼盒子。竟被“红卫兵”拉去剪发游街示众。受此屈辱,碧霞君当夜欲自尽,幸被邻人救起。
  一九六八年夏,是“三乱”最疯狂之际。碧霞君多次承受莫须有的质难和揪斗。反复无休止的折磨,使这位饱经沧桑的挚妇悲愤、屈辱、绝望集于一身。最后怀着对亲人无穷的眷念,同时也带着满腔的幽怨,含冤负屈离开这个尚有一丝牵挂的人间……,时年四十八岁。
  以善良柔弱,曾怀着满腔热血的爱国青年女性,走过战火纷飞的岁月,继而步入教书育人的事业,却无辜承受着人间不幸的对待。亦未得到多少夫爱,却又能秉承侍亲职责,强持穷家,延续嗣脉,到头来落得如此悲惨结局,无不令村人叹息!
  一九七九年冬,已是神州大地艳阳初开的第三个年头。一天几位不知来自何方,何姓名的长者(二男二女)。经他们多方打探到碧霞君的住处,不远千里来到坪山村寻找碧霞君。原来这些人就是她当年在“东纵”的战友!“四人帮”垮台后,他们复出政坛,想起当年战友,故前来寻访。遗憾的是,当村人告知碧霞君已于十年前含冤去逝时,四人无不扼腕叹息,惆怅离去。
  一九八0年三月初三日,一位老人徘徊在坪山村前,后生哥莫能识,有老者出来视之,竟认出是离乡别井30多年的秦坚!众人惊喜其归来。
  原来秦坚当年随国军南撤,他没有去台湾,独自去了香港后,因思念老母妻女心切,便循回广州,却不敢贸然回乡,后经友人介绍,去番禺某乡村小学任教。由于工作出色,五三年任该小学校长。到一九五七年反“右”运动时被查出。定性为“历史反革命”。押赴辽宁抚顺战犯管理所接受改造。一九七九年春,国家特赦最后一批国民党县团级人员。秦坚被安置回乡养老。
  秦坚回到故里,物是人非,悲喜交集而感叹万千。当闻知碧霞君与老母均已去逝多年后,不禁老泪纵横,无限哀伤。
  数日后,后辈们陪同他去碧霞君坟前凭吊。到坟前,秦坚抚碑痛哭,摆好香案,拿出拟好祭文,声泪俱下泣读:
  “拙夫坚顿首哭祭贤妻碧霞君灵前:
  自缔鸾侣,本欲承欢白首,然仅相依数载,此已丑(1949)一别,关山遥隔,雁信常空。三十年后竟不知阴阳相隔,已成永诀!今日归来,陋室音容已杳,庭前屐齿无痕!村人告知,汝历尽艰辛,侍奉慈萱,扶持残弟,哺育孤女,忍辱不改初心,此际相逢,但见一抷黄土,倍感伤心!每念至汝以柔弱之躯,独木强撑危楼,致使余门有后,余未福荫汝能享天伦之乐,竟累汝受半生悲苦!呜呼!吾妻碧霞君泉下有知,亦恤余之心苦,万种情怀何处诉?一腔心话寄与谁?!今备薄酒果牲,虔诚祭奠恨来迟!呜呼,吾妻碧霞君,饷飱!”
  众人见此情景,无不凄然泪下。哀风拂莹章,血泪伴啼鹃。余即吟成“昭君怨”词一揆以祭:
  兰草香消十载,人间大异从前,谁怜贞挚妇,尚含冤!
  陋室空馀幻影,孤魂已作啼鹃,赠君歌一曲,当纸钱!
  人生如梦,碧霞君,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逝者如斯乎,愿地下安息!  
  岁次庚申三月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