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相遇
时间:2012-12-07 10:21:0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鱼行天下  阅读:

  (相识)
  又要搬家了,每每一提到搬家就很是头疼,心里有割舍不下的留恋,还有那些满架书,满床满角落的各种零乱的书籍杂志,弃之不舍,嗜书如命。可想想搬家后工作会近些少些路上的奔波,心里还是有些宽慰。
  搬家要选日子,这是龙妹一直强烈要求的,她说:“搬家就是新的开始,要讨个好彩头,良好的开始就是成功的一半。”半信半疑中我依了她。5月28日,我生日也是个吉日,因为这天有我,正好可以过个别样的生日。
  龙妹是我认识很久的邻居,一个写文字的女子,认识它源于「锦瑟流年」那场不经意的遇见。
  搬家那天龙妹早早的就来帮我收拾东西,还主动要用她的爱车帮我拉零零碎碎,当然书也得她来运了,她也和我一样嗜书如命,别人搬运是不放心的。
  我这次住的是五楼,没有电梯那种,几个来回我已累得气喘吁吁直不起腰没了精神,最后几箱书我有些望而生畏了,一步步楼梯腿在抖,手也有些酸楚。爬到门口一手托箱,一手去开门。
  “啪,”重重的一箱书,随着我“啊”的一声尖叫落了下来,我也瘫坐在地上,脚一阵剧痛。
  “您怎么了,不要紧吧,你在做什么?”随着一连串的问话,我头也没抬的,没有理会是谁,只顾捂着自己的脚揉,“没关系,脚刚砸了一下,我是新来的住户,在搬家。”
  “你把鞋脱下来,看有没有砸坏,要不要去看医生,”还是那个低柔的声音,出于礼貌我抬头看了一下:“谢谢你,真的好像没大碍.”
  眼前一女孩,楚楚动人,清新里透着稚气。
  我会意的笑了笑,伸手去捡滑落地上的书,脚一阵痛,我又缩回了伸出去的手捂住了脚。
  她似乎看懂了我的心思,弯腰一本本的帮我捡起,码在箱子里。
  “你喜欢云紫影的《倦三生》,喜欢他写的书吗?”女孩拿着云紫影的倦三生好奇地问我,感觉有几分激动在不经意间流漏出来。
  “我喜欢,我也是影迷,而且我们还有一段不寻常的邂逅,她是我邻居,是我龙妹妹,”我满是自豪的加重了说话的语气,开始给她讲和龙妹偶遇的故事,还给她讲了自己喜欢文字,喜欢写写心情文字,将自己就是在新浪混文字水的鱼。
  她听得入了神,瞪大眼睛像是在品一段甘蔗,咀嚼,吮吸。似乎她很了解龙妹,似乎也听说过鱼,我很庆幸一个臭鱼,臭名也可以远扬。
  “虎哥,你怎么还没下来?”随着上楼的脚步声和轻唤声,龙妹出现在楼梯口。
  “怎么了,”龙妹看我瘫坐在地上急忙跑过来,蹲下来不由分说就把我的鞋子和袜子,“虎哥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你看都出血了,赶紧去医院吧!”
  “不用了,我没那么严重,我也没那么娇贵”
  “那来我家吧包扎一下吧,这个是我家,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那女孩满是诚恳的指了指我家对门,又伸手来扶我,“我叫楚楚,远亲不如近邻,以后我们可以互相关照一些。”
  楚楚,一个爽朗的女孩,爽朗的叫你无法也没有理由拒绝她的好意。在楚楚和龙妹的帮助下,我走进了这个初识女孩的家包扎伤口。屋子里没有太多的摆设,简洁而明亮,就如眼前这女孩,不染一丝尘埃。
  楚楚很熟练包扎好后,楚楚和龙妹帮我搬完了剩下的物品,龙妹看我没有事就说有事要忙,临走还调皮的说:“虎哥,这回你有了新邻居可不要忘了老邻居啊,我还会来蹭饭的。”说完一个鬼脸挥挥手走了,楚楚也告别走了。
  龙妹你放心,距离是考卷可以衡量友情的誓言,住的远了友情近了,我狠狠的点着头在心里暗暗许下承诺。
  在新家我开始一瘸一拐的收拾起零乱的物件,把书从新上架,整理床铺,安装电器.......
  “咚咚咚......”谁会在这里叩门找我,我以为错了,没有理会,接着又是一阵咚咚敲门声。
  “虎哥,你还没吃饭吧,我刚刚做了蛋炒饭带了你一份,”是新邻居楚楚。
  “你怎么也知道叫我虎哥?”
  “刚刚听龙妹叫的啊,你以后也是我的虎哥,我们也是邻居了啊!我们也可以做好朋友的,我也喜欢龙妹,下次龙妹再来要介绍我认识啊,我也是他的粉丝。”
  “谢谢你楚楚,”我看了看表已过晌午了真是该吃饭了,肚子也开始叽里咕噜的打着架。
  面对楚楚这个水一样透明的女孩,我知道我们可以做好邻居,做好朋友,做好虎哥楚妹。我真不知道是被楚楚的美貌吸引还是被真诚打动,还是自己真的需要吃些东西,我居然跟着这位萍水相逢的邻居共进了午餐,而且是在她家,而且是第一次相识,而且是他亲手做的。
  饭间,我们聊了很多话题,现实到网络,聊到了文学聊到了人和事。没想到的是她也喜欢文字,也是新浪里的一只文字蛀虫。她说她认识飘雨桐,我很是吃惊,在心里佩服他,你会认识飘雨桐,那可是我的偶像啊。更没想到的是我认识的黎锦苏,那个我唤她馒头的小女孩竟是她师傅。我吃惊,网络多大,竟有这种奇缘,哎!不得不套用本山大叔在调侃范大师时范大师说的那话:谢谢啊,缘分啊!
  “我师傅就是馒头,我是她唯一也是最疼爱的徒弟,”楚楚提到师傅,提到疼爱,脸上写满了自豪。
  “馒头那个小孩子我们认识很久了,我是看着她长大的,”看楚楚那表情我也不由的吹嘘起自己的老资格。
  “那这辈分,我该叫你什么?”调皮疑惑的楚楚歪着头问我。
  “该叫我鱼师伯啊!”
  “玩笑,”我在说出该叫我鱼师伯后,我真的怕楚楚会喊叫我师伯忙解释,“我还是喜欢你叫我虎哥,这样我才不会那么早老去.”
  “虎哥你写博客,写文字有没有参加冥王星八月的活动文字-----对影凝眸啊?”
  “有啊!不过我写的很烂,毁了搭档的文采。你可以去看看,。......”一提到写东西我就犯病,就滔滔不绝起来。
  “我有见过啊!那个鱼就是你啊!我们也可以搭档写一个征文啊?”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