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爱无关
时间:2012-11-18 08:39:1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松海听涛  阅读:

生活总是不经意地和你开着玩笑,而这些玩笑,让我们有所感悟的同时,也总是让我们追悔莫及。
   ——题记
   1.
   窗外,倾盆大雨,在对面的屋脊上扬起烟尘一样的水雾。整个世界笼罩在一片迷蒙的雨雾之中,清冷,却有一种喧嚣的宁静。
   我倚在这个小县城宣传部招待所的床头,手里拿着安意如的书,眼睛却盯着窗外的雨怔怔地出神。“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心里回味着安意如解读的这篇《江城子》,不知不觉中,两行泪水从眼中溢出来,顺着两腮流下去。我不知道,我死后十年,是否还会有人记得我,有人因想起我,而吟一首悲凉的词句。现在已经没有孤坟了,也就更没有人能感受那份凄凉了吧?
   清风醒病骨,快雨破烦心。
   很长时间了,我一直被一种莫名的腹痛困扰着。我之所以不去医院,是因为我觉得我不会得那样的病,也更怕检查后,有一种结果会让我精神崩溃。我没有告诉任何人,谁也不知道我内心的痛苦,和绝望的感受。我拼命地工作,读书,试图让这种方式,忘记那时隐时现的隐痛。窗外的雨雾,让我有一种空前的无助的感觉,很凄凉,很怕自己会悄无声息地离开这个世界。
   我一下子从床上跳下来,去医院。这是我瞬间决定的。怕什么,即使是死,也要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我打电话告诉正在和同学聚会的静,我要去医院,不等她回话,我就关掉了手机。因为我怕任何一个人的疑问,都会让我改变主意。撑起雨伞,我在大雨中拦一辆出租车,直奔医院而去。
   车子从成吉思汗广场前走过。广场边上“钟爱一生”情侣咖啡屋里面,对对玉人临窗相对而坐。我似乎闻到从他们的杯子里面飘出来的咖啡浓郁而微醺的暧昧的味道。有情侣,低低地撑着艳色的雨伞在灰蒙蒙的雨中踽踽前行。
   我想起林。那时,也是在这样的天气,就在这里,他把车停在拿着雨伞在路边打车的我的身边。“上来吧!我送你一段。”我穿着紫色的衣裙,撑着紫色的雨伞,瞪着带有紫罗兰一样抑郁的眼神,诧异地看着车里面陌生的林。我用手揽回被风吹起的长发,慢慢地摇摇头。“谢谢,不用了,你是私家车。”林把车开到我前面又停下。“上来吧,我又不是老虎!这样的天气打车很难的。你看有多少车经过,都没有停下来?”
   窗外蒙蒙的雨雾里面,我仿佛看到了每次下雨我从单位出来,都等在单位大门口的林,和他那阳关灿烂的脸。他因下雨而快乐。车外吹来的冷风,使我打个寒战。我是阳虚体质,很怕冷。和林相识以后,我冷的时候,总是把凉凉的手插进林的温暖的怀里。冬天下雪的时候,林总是用他宽阔的肩膀拥着我。在那间咖啡屋里面,林总是把搅拌得不冷不热的咖啡端给我。林的眼神,让我想起哪部电视剧里冬天的壁炉。
   我是从那个该死的情人节疏远林的。他只会给我温暖,不会给我浪漫;而鸣和强,却总是不失时机地送来鲜花和别致的问候。情人节,我等的是鲜红的玫瑰和巧克力,他给我带来的却是他家乡的特产——山东德州扒鸡。那烧鸡的醇香味道,此时仿佛在我的鼻间氤氲。可是当时,我的心感受的却是,那只鸡被烧烤时的灼痛。于是,我扔下了雨中等我的林。
   司机的紧急刹车,差点把我从座位上摔下来。看着窗外的雨,我发现,我现在是那么需要林给我的温暖,好想给林打个电话。也许我的生命在不久的将来就要终结,我多么想告诉他,在我生命最终的时候,我发现我爱的,还是他!腹部的隐痛又一次侵袭我,我捂着肚子,泪水淋漓成窗外的雨。
   2.
   “看什么?”在医院的挂号窗口,医生面无表情地问。我瞬间想起参加葬礼时,殡仪馆那些面对死者家属悲痛欲绝的哭喊面无表情、麻木冷淡的工作人员。我激灵灵打个冷战。
   “我肚子疼。”我怯怯地、小心翼翼地说。
   “去妇科,做妇检。114元。”面无表情的人冷冷地说,随手丢出一张挂号单。
   做妇检的门前门庭若市。排在队伍里,看着里面出来的人脸上或阴郁或阳光,我的心就忐忑不安地随着他们的脸阴晴不定着。我既怕排到我,又盼着快一点排到我。
   “35号。姓名?年龄?结婚了吗?什么症状?”女医生同样面无表情地问。“躺在那张床上吧!”我一一作答,看着各种医疗器械心里直打鼓,顺从地躺下。
   “经期正常吗?没事,起来吧。你肚子疼和妇科没关系。”我躺在那里,像等待宣判死刑一样等着检查结果。十几分钟后,医生面无表情地告诉我。
   “可是我真的肚子疼,不会没病的!”我祈求地看着医生,怀疑她的结果是否正确。
   “那你去内科吧,妇科没病。下一个。”女医生冷冷地说,不再理我。
   我又跑一楼挂号,去内科。“你哪里不舒服?”可能是因为下雨,屋子里暗暗的,坐在桌子后面戴着黑边眼镜的中年男医生写着什么,没有抬头,只是眼睛从眼镜的上面看了我一眼。然后端正了身子像法官审视犯人一样打量着我问。
   “我肚子疼。”我说话时,突然后悔怎么没带静来,否则我不会自己面对一个男医生。
   “躺到床上去,把腿蜷起来。”他用头示意旁边的床。我一下子紧张起来,我涨红了脸。可在这里不容我多想,医生对病人来说就是上帝,病人就是医生的羔羊,我犹豫了一下,极不情愿地躺上去。
   “这里疼吗?这里呢?”他隔着我的裤子用手使劲按着我腹部的不同位置,然后突然把手抬起来问。
   “不疼。不疼。哎呦,这里疼!”他按到痛处,不等他问,我就嚷了起来。
   检查的结果让我啼笑皆非——慢性阑尾炎,间接性发作。需要住院注射治疗,要不就得做手术。
   我几乎是像小孩子一样跳着从楼上下来的。窗外大雨依然,我觉得外面的大雨,像是我生命的甘露一样,给了我茁壮生长的养分。我开门冲进雨中,手里拿着折叠起来的雨伞,一步三跳地跑向医院的大门。活着就是胜利!我得重新规划我的人生。工作、读书爱情,还有林。无论他在哪里,至少我活着还可以想起他。原来思念也是一种幸福!那些端着肩膀缩在雨伞里的人们,用病态的眼光,看着落汤鸡似的我脸上如花的笑容。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