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性朋友
时间:2012-11-17 09:22:1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华龄  阅读:

  一
  桃花飘香,姹紫嫣红;新树嫩蕊,临上枝头;异品奇葩,流光溢彩。
  陶陶然的风徐徐地吹,操场边的紫罗兰花飘飘然送来幽幽的香味;
  微微的风悄悄地追,把游弋他乡的相思都追回。
  校园里,阳光明媚,灿烂彤照。
  张泽铭在校园里疾速地走着。甬道旁边,那些高挺的水杉树以冲天的气势傲立着,雨后的阳光下,那沾满雨珠的叶子更加翠绿。他仰望着那些水杉树,想跳起来,采摘树枝上的一抹新绿。又一想,这水杉树高耸入云,纵使跳高运动员——古巴的哈维尔•索托马约尔,恐怕也只有望洋兴叹的份了,更何况自己呢!于是,他唱起歌来——“YesterdayOnceMore”,原唱是TheCarpenters,成方圆唱过,她只唱了一段,接下来唱这段的中文歌词。他喜欢这首美国经典歌曲,他还喜欢唱“Oh,Susannna”,也是美国歌曲,毕竟他是大学英文系毕业的。
  一向这个样子,就像他的好友王洪峰说的:“张泽铭的脚下有火箭,他不能慢慢张张的走,只会小跑似的走。张泽铭的嗓子里还有上了弦的发条,随时随刻,发条一开,他就会情不自禁地引吭高歌起来!”这又有什么不可以呢!生活里充满七色阳光,人生总有千般风情,万种情趣。总单一地活着,那叫什么生活?于是,他随口吟出一首诗:
  人生是一首歌,
  创造是它的修辞格,
  汗水是它的音符,
  成功是它不变的音色,
  酸甜苦辣是它的绚丽花朵。
  人生是一条河,
  前进才是它的本色,
  不断地向前求索,
  河水才永远不会干涸,
  用创造唱出你人生的凯歌。
  他摇摇头,继续向前走着唱着,疾速地走着。
  这时,有他的两个女学生走过来,谢平平见了老师打招呼道:“老师,早!”,张泽铭回道:“你早!”,杨丽萍则望着张泽铭微笑着,算是问候了张泽铭。
  穿过甬道,前面是宽敞的草坪,没有水杉树了,他仰望着蓝天以及白得诱人的云朵,脑子里想入非非,接着,诗兴勃发,吟出两句诗:“白云一望无尽美,天波浩荡相思飞!”岂有此理:眼前有景道不得,李白有诗在前头。那个唐代诗仙李白把张泽铭的诗兴全偷走了!穿过草坪,教学楼耸立着,就像伟岸的身躯,雄赳赳气昂昂。岁岁年年,不知有多少莘莘学子走进来,又有多少莘莘学子走出去。他呢,已经结婚生子,生有一女孩宁宁,他很喜欢宁宁,宁宁很乖巧,嘴甜,两年岁了,但生日小,腊月二十九日出生,第二天就是大年初一,那一年是丁卯年。
  预备铃响了,第一节是他张泽铭的英语课,他走进教室,微笑着扫视着他的学生,个个端坐着,打开了书,像是在预习。突然,他看见最后一排有一双“玲珑的眼睛”在脉脉地注视着他,他的目光与那双“玲珑的眼睛”撞了个正着,他即刻笑了一下,那双“玲珑的眼睛”蓦然被惊惶所充满,像个受惊的小鹿,他只看到那张扬的乌发中分处那道发线了。奇了怪了,今天怎么多了一个学生?
  开始上课了,张泽铭先是组织教学,师生相互问候,然后进行“Freetalk.”,接下来,他按照导学案讲授着,并不看导学案的文字以及内容,因为他已经娴熟于心了。张泽铭明显感觉到,那“玲珑的眼睛”听着记着,很是认真。只见她上身着一袭红衬衫,裤子的颜色看不到。下课铃响了,“玲珑的眼睛”飞天样闪出去了。张泽铭纳闷极了,她怎么来的?她果真是来学英语的么?她为什么要学英语?一连串的疑惑在他的脑际萦绕着。
  二
  张泽铭回到办公室,为这三个疑惑所困,像丢了魂似的。她影子预言神宗也抹不去,自己就纳闷:是怦然心动还是迷惑不解?
  张泽铭名从小就喜欢写写画画,十八九岁就在报刊杂志发表过诗歌、散文、小小说、英语杂谈之类的文章;喜欢唱歌,喜欢体育,在市里举办的各种文艺晚会和运动会上,都是个活跃人物。他是市里青少年文化宫合唱队的指挥,市教职工运动会的游泳冠军,命运之神在那段时光里好似对他有点儿偏爱,他想要办的事,真个是鲜有办不成的。
  这个谜团不解或者解不开,难以使张泽铭过安生了,越是这样,他越是坐立不安,甚至于会食不甘味寐不安寝,像着了迷似的。
  于是,他困惑地站立起来,穿过甬道,走上草坪,放眼望去:漫山遍野一派葱茏,槐花飘香,松柏葱葱,春草离离,马达声声,人欢马腾,采菜姑娘的歌声此起彼落,令人迷醉,真个是春色弥望呀!而自己却深陷谜团之中,何也?连他张泽铭自己都知其然不知所以然。
  常常在皓月当空的夜晚,张泽铭想象着他挥之不去的着红衬衫的“玲珑的眼睛”,寂静的月光,寂静的蓝天,寂静的山谷,也寂静地融入他的脑海里。
  当第二天早晨第一抹阳光带着些暖意洒在水杉树上时,喜鹊欢快地叫着,“鸟的世界是阳光和歌唱的世界”(米什莱语)。喜鹊这样告诉他张泽铭:“新的一天依然阳关灿烂”。这或多或少能给张泽铭带来某种希望,张泽铭极容易激动,激动之时,就能吟出几句诗来:
  给我一个承诺,
  一个永不能兑现的承诺;
  给我一个希望,
  一个像绝望一样无望的希望;
  给我一个想象,
  一个能穿透黑暗照亮我的想象。
  连续几天,张泽铭的英语课上,都没有多出一个学生。忽然有一天,他又上语音课,他扫视了全班学生,最后一排又多了一个学生——“玲珑的眼睛”。然而,“玲珑的眼睛”低垂着头。待她走时,一定仔细端量端量她,靠你个详细,张泽铭私下想。他授课15分钟,然后是小组合作学习,这时,张泽铭诗兴来临,张泽铭是不会放弃任何一种诗兴勃发的机会的,即兴写下一首诗歌:
  我看见一个女孩
  我看见一个女孩
  在薄薄的晨雾中缓缓地行走
  梦一般神秘
  雾一样轻柔
  我用真诚的爱
  装饰情感的小屋
  姑娘,你什么时候来临
  你可以像清风姗姗而来  1/7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