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爱已成往事
时间:2012-11-14 09:21:0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隔水望伊人  阅读:

  哭泣,不代表是悲伤。微笑,不代表是欢喜。当你心里爱着一个人的时候,流的泪也是甜的。——题记
  (一)
  天气预报说今天温度是十度。马路旁的梧桐树的黄叶随风起舞,一圈圈地似仙女盘旋而后悄悄地落下,提醒着人们秋天的到来。当我漫不经心地看着手表,在约定的地点等待朋友。有一个熟悉的面孔走向了我,旁边还有一个陌生的脸庞,我想找个地方闪躲,可脚却不听使唤地立在那里。我的面部有些尴尬却强颜微笑。
  “你好,好久不见。”一个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本是最寻常的问候,可此时听到却如此地冰冷。
  “你好。”我客套地回应。
  旁边的女孩奇怪地瞄了他一眼,问:“她是谁啊?”
  他忙不迭地解释,说:“老。老同学。她是我女友叫露露。”
  我说:“露露,你好。我到前面办事,先走一步了。再见!”
  他们点了点头,我们就此别过。
  雨滴从雨伞的最高层,慢慢地滚落,结成一条似泪腺的东西。我的眼睛前面也有点模糊,就看到不远处有一家咖啡馆,还有旁边朦胧的红灯。
  (二)
  离上一次见面已经是五年前的事情了,世界真小,走来走去,走不出这个圈。此时,天一下子灰蒙蒙,看似要下起雨。
  我躲进一家咖啡馆,点了一杯拿铁,发了条消息,改了见面的地方。我看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小雨,想到了七年的那场雨,当时我在做食堂满意度的问卷调查。
  我跑到了电子阅览室,那里汇集的人气比较旺,会有很多同学来这里查阅资料等。我看到了一位正做课件的一位男孩,我不好意思地说明来意,希望他帮忙抽空做个问卷。
  他看了一眼我,说:“多少份啊?”
  我说:“一人就做一份呢!”
  他转过身,反问我:“你一共要做多少份啊?我帮你发掉得了。”
  我说:“四十份。”
  他拿出手机,说:“没问题。你手机号多少啊?”
  我说:“13511111111。”
  他问:“什么名字呢?”
  我说:“梁晓晴。高粱的梁,初晓的晴天。”
  他按了确定,说:“晓晴,很美的名字。”我让他们做好,我再打电话,你来取。
  我递给他四十份问卷,非常客气地感谢他。
  这就是我们的初见,后来我才知道他是学生会主席邱波。
  走出电子阅览室,外面仍然下着雨,雨水滋润着两旁的小树,打湿了泥土。我看到一谭积水渐渐地流到了地下出水口。我撑着伞,加快脚步回到寝室。我松了一口气,心想:今天运气真好,碰到自愿帮我完成问卷调查。这时候,我的心情与外面天气成反比,美滋滋的心情仿佛喝了蜂蜜茶。
  (三)
  “晓晴,你怎么还在寝室呢?其他小组都去做问卷去了,你怎么还不去啊?”同寝室的王倩友善地提醒,边说边整理他们组已经调查好的问卷。
  我说:“有一位同学答应帮我做问卷了。”
  王倩好奇地问:“谁啊?那么好心?你不会是在做梦吧?”
  我说:“我也不认识的人。”
  王倩说:“你当心被人玩弄,哪有那么好的人啊?”
  我嗯了嗯,说:“谢谢你的善意提醒。我相信他是好人。”
  正当其他小组同学都在忙着统计的时候,我这里还没有一个来电。我想:当时真应该问清对方的名字和手机,如果是这样,我还可以问下现在是什么情况。
  正当我懊恼不已的时候,手机响了,跳出来的是陌生号码。我快速地接过电话,说:“您好。”
  电话那头说:“您好,是梁晓晴吗?”
  我忙说:“是。是。您是?”
  电话那头回复说:“哦,我是上次在电子阅览室。你现在有空吗?来一下音乐教室103,我现在在给他们排练,一时走不开。”
  我说:“好。我马上就来。”挂完电话,我换上衣服,走向音乐教室。外面的风吹过来,有一些寒冷,吹得我瑟瑟发抖。
  正当我走到103的时候,我已经听到他们在弹奏着王力宏《爱因为在心中》,钢琴的声音一下子把我拉到了爱的汪洋,在那里的河水都是巧克力做的,甜到心的感觉。
  我一下子听得入迷,竟没有发现音乐已经结束了。
  “梁晓晴,是吗?”他看着我的眼睛,仿佛把我看得透透的。
  “是。”我答。
  “刚才学生会开会,我让每个干事填了一份,这里四十份,你数数。”他说。
  我从他手中接过问卷,感激地谢谢。
  我便问:“你叫什么名字啊?”
  他笑了笑,摸了摸脑袋,说:“邱波。”
  我说:“你刚才弹奏挺好听。”
  他反问:“是吗?”
  大家笑了笑,我便离开了。
  (四)
  我以为自此后,我们就像两条平行线,再也没有交集。
  正巧我们要组织一场英语口语比赛,除了场地安排外,我还要邀请一二百的观众。这是我第一次组织活动,我向我的好哥们董杰咨询怎么搞,因为他在学生会外联部当部长,我想取取经验,顺便问他借人。
  董杰听到我的问题,他很爽气地说:“我知道有一个人可以帮你的忙。我现在就打给他。”
  我说:“他会帮助吗?毕竟他不认识我啊!”
  董杰很自信地说:“你放心,他肯定会帮的。你等下,我电话通了。”
  我在一旁听着,他拿着手机,说:“邱波,你在哪里?我这里有一个朋友要办一个比赛,希望你多给点帮助。”只听到他嗯一声,很快就挂了。
  我问:“怎么说?”
  董杰骄傲地说:“一句话。他在晚自修,再过五分钟就结束了。马上过来了,我们要么到食堂等他吧!”
  我跟着他到食堂傻乎乎地等。约莫十分钟过去,邱波手拿着一个塑料文件袋里面装着一支笔和一本书,下面穿着拖鞋就过来。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