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是海,一半是湖
时间:2012-11-13 08:03:5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百年煮酒  阅读:

当阳光洒落在窗台一隅的时候,娜出门了,今天她出门的目的就是去见一个上个星期约好见面的男人。

娜今年33岁了,是一个从小在千年古城的单身剩女,不是花一样的年龄,但还是怀揣花一样的梦想。自从在读书时与一个自我优越感很强的男生经常一场没有结局的恋爱后,就没有第二个男人再牵过她的手,不是没有男人想牵她,而是她总觉得这些男人虚伪、自私、品位低,根本不是她喜欢的那种。

但今天要见面的,是令她失望还是心血澎湃,这是一个马上就要揭开的谜底。到达约好见面的地点,时间还早,于是她就在一个卖女人服装的店面里转悠。当时间指针指到离约定时间还差10分钟的时候,她来到了城市的这个旋转餐厅,等待着即将与她见面的男人。

时间到了,这个男人还没有来,迟到是没有礼貌的表现,即使有急事也应该事先给她打个电话,这样的男人在她眼里,要是以前的话,她是不会再给他见面的机会的,但今天既然来了,就看看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样,另外这个世界也许留给自己的机会本来就不多了,一些不满就暂时让藏在心底吧,世界本来就没有给自己预备着的好东西,也许自己想要的男人是理想王国中的一个,不存在现实中。

她在这样想着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半个小时,突然自己的电话响了,一看正是那个男人的号码,问她在那里,她把地址告诉了他。

十分钟后,一个男生来到了她的面前, 25岁左右,长相清瘦,一看就不是在大城市里出生长大的,是来城市生活打拼的农村青年,曾梦想城市能给他生活的一片阳光,但来到这个城市,一晃5年过去了,生活并没有多大的改观,但他并不是娜要约见的男子。他坐下来,跟娜说他是那个男子的表弟,在同一个公司上班,他哥哥在办公室做管理,他在车间做生产班组长,因为今天他哥哥要在公司开会,委托他前来先见一面。

娜听到这个消息,笑了一下,就对他说了声谢谢,他们简单的聊了几句就再见了。

娜本来满怀希望的见面,就一下子变得没有再见面的理由,她失望的走在回家的公交车上,什么都不敢想,回到家,爸妈肯定问这次见面的情况怎样,她能如实告诉吗,好象没有什么必要的,因为说了只会增添父母的担心。半小时的公交车程,很快就到家了。跟父母说了自己很累,就先休息了。

生活中的爱情是一种奢侈

把所有的希望奉献给你

但一切还是没有结果

等待你的是疲惫


爱情啊,就是两个人的缘分

每一刻都扰乱一个爱你的灵魂

在深夜里,再一次陪伴你还是窗外那颗星

 

每天上班的时刻到了,娜像往常一样去上班了,昨天的约会在自己的心理已变成了一颗流星。

到了这个年龄的女人,看着别人有老公的呵护和小孩的吵闹,心理有一种落寞的感觉,那一个女人不需要男人的抚慰,平常坚强的样子,那都是做给别人的看的,用来遮盖自己的渴望、热切的心情。

在孤独寂寞的时候,男人可以去酒吧,喝喝酒、跳跳舞,或者带一个女人开间房子随意抒发宣泄自己的苦闷和压力,甚至很多有老婆的男人也是如此,回家对老婆婆说是工作加班或是应酬;另外还有自己的一种释压的方式就是偷偷在自己房间的床上**。这些,社会道德不会批评他们,也不要承担社会的很多压力。男人40不结婚,社会可以理解,而女人呢。

女人不能随意出入酒吧,然后把男人灌晕,扛到酒点的房间里,也不能在自己的房子里寻找自我解决的办法。如果有这些行为就是个大义不道的女人,要被社会所唾弃,要是男人知道了,即使这个男人刚从小姐的床上合上裤带,也不娶这个女人。为什么男女就是这样不公平,女人要承受更多的无奈。

世事是这样,娜无法改变这一切,下班的时候,走在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条行人稀少的马路,突然她听到了一阵男人和女人的急促的呼吸声。她环顾一周,没有看到什么人,只是在距离自己30米的远处有台小车,小车的尾部还在一上一下晃动的厉害,男女的呻吟声音是从这里发出来的,娜一下子明白了,原来这就是网上所说的车震一簇,赶紧逃离了这个地方。

不要在纷扰中迷离

清醒自己的头脑

等待是你的宿命

当落叶飘零的时候

秋天已悄然而来

来不及告知

来不及留步

亲爱的

你依然要前行

娜慌乱的走回家,吃晚饭的时候,他的电话响了,一看还是那个男人的电话,娜不想接,她把电话扔在床上,但电话不听她的使唤,依然在响,娜心里还是想听听这个不懂礼貌的男人还想说什么,于是他接通了电话。

电话那头,一个成熟的男音传过来,“你好,抱歉,本来那天非常想见你,但老板临时把会议延长,所以只好安排我的表弟代我来见你,只是不想爽约,没有别的意思,我想这个周六,有没有时间,想当面向你赔礼道歉。”他的声音真诚而富有歉意,于是娜同意了,还是原先约好的地点见面。

见面那天,林依雄早早地在咖啡厅等娜,他穿着紫色T恤,深蓝色的休闲裤。35岁的年龄,已将他磨练成稳重而富有情趣的男人,他已不再是刚出校园步入城市的农村青年,现在是这个城市一知名企业的中层经理,开着一辆大众帕萨特,在郊区通过银行按揭的方式供着一套房子。当然目前拥有的一切对于一个白手起家的农村大学生来说,不是那么容易获取,但对城市本地人,也许是稀松平常。因为他的一个下属,一个普通职员,来自本地,毕业一年,就开着一台小车上下班。人出身的不同,过得生活完全不一样,这是每一个人都懂的道理。

娜作为一个本地女孩来时说,梦想自己的另一半也是本地的,受过高等教育,身材伟岸,是一个有着良好家庭背景的男孩。但时间是一把锋利的刀,一刀砍下,只有鲜血,没有一点藕断丝连。这些年来,留给娜的依然孑然一人,娜在反思,自己错在那里,这时一个朋友的建议,万物长宜放眼量,看看在本地打拼的外地男人,也是不一样的味道。于是娜接受了这个建议。

娜按约定时间到了,与林依雄客气的握手,然后对面而坐,他们先谈了各自的工作的生活的,也谈谈以前的一些感情经历。林依雄面带微笑,语气舒缓,把娜当做一个很久没有见面的朋友,没有拘束,只有自然和真情的流露,就好如一瓶陈了千年的老酒,今天到了它散发芳香的美丽时刻。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