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陌生女人的包裹
时间:2012-11-12 09:43:52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瑞未央  阅读:

  从快递员的手中接过包裹时,我感到莫名其妙的愤怒,好好的周末赖床时段被一个不速之客打扰。若不是收件人的地方清楚的写着“周子伊”三个字,我想我断然会和他理论一番。发件人是一个叫程雪的女人,看着这个名字我在脑海中快速地搜索,可答案却是查无此人。包裹中是一个看起来有些旧的纸壳盒子,真不知道这女人是寄错了还是有毛病,可快递单上清楚的地址和娟秀的笔迹让我打消了这样疑问,若不是这样我也绝对不会将这个不明来路的东西拿回家里。当盒盖被打开的一刻,我脑海中瞬间闪过一个名字——陈书航。
  我叫周子伊,是都市众多忙碌小白领中的一员,生活之于我就是一片湖水,虽偶起涟漪,却早已失去了流动的勇气。稳定的工作和感情让我那颗曾经躁动的心变得安稳。用我闺蜜佩佩的话形容现在的我就是一个“风烛残年的女青年”。如若不是今天这包裹,我实在不知道还有什么理由想起——“陈书航’这三个字。我将纸箱中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拿出来,宛若将心中尘封一世纪的记忆一点点的解封。
  一封情书
  与其说它是一封情书,倒不如说是一封陈书航写的自我介绍信。书航把自己的情况原原本本的写在信里,只是在最后才提及希望我做他女朋友。因为这封信,我被闺蜜佩佩取笑了好久:“居然有这种木头,和他交往吧,安全感十足哦!”当时真的不懂,他为什么会选择用这么老土的手段追女孩子。即便在很久以后我问他这个问题,他也只是以微笑来作为答案。
  大学的第一个秋天,我和书航自然而然地走到了一起。当校园的银杏叶子变黄的时候,他第一次牵起了我的手,我忽然想起他在信中说的:“我想做的只是牢牢的牵住你的手。”我依然记得那天余晖下他的侧脸和从他手掌传来的温暖。我承认我当时确实是个爱幻想的姑娘,我甚至觉得也许这个人真的会与我相伴一生。其实,事实上我们也真的只差一点就圆满了,可惜终究也是差了一点。刚刚开始的爱情让我有说不尽的欢愉,书航最懂得如何让我笑,也最知道如何治愈我那些藏在心中的小不安。
  一条蓝色围巾
  那时候人生似乎才刚刚开始,我们尽情的享受着大学的时光。偶尔也会谈起不确定的未来,我总是觉得毕业后书航去哪里我就会去哪里,用佩佩的话讲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期间,佩佩也谈了几次恋爱,可最终大都是“无头公案”,她常感叹自己的情史坎坷,遇到的每一个男人都一样的贱。我倒是乐得被她灌输这些言论,似乎那些男人的不靠谱会让书航的靠谱显得更加弥足珍贵。可佩佩却经常取笑书航,觉得我在和木头恋爱
  恋爱后的第一个寒假如期而至,我不得不离开书航回到父母身边。书航的家在本地,所以他不必饱尝旅途的奔波与劳累。临别的火车站,他将自己的蓝色围巾细心的系在我的脖子上。“到家记得给我报平安。”他似乎从来都不说一些矫情的话,可如今看来他那些平淡的言语是多么的真挚,可对当时的我这似乎并不受用。“你会想我吗?”“当然。”我泱泱地上了车,在窗口向他摆了摆手。在火车缓缓驶出站台的一刻,我突然收到书航的短信:“我现在就开始有点想念你了,好想把你留下来。”现在的我只能用受宠若惊来形容当时的感受,我努力地将脸贴在窗户上,希望可以看到他的身影,可映入眼帘的只有倒退的树木,我伸出手摸了摸脖子上还存着他的体温和气息的围巾。
  两张车票
  这是两张车票我未曾见过,我也从未去过A城,可它们却是这段感情误会的开始。时间从指尖滑过,有的周末我会刻意的在星巴克里抱着书和咖啡静静地坐上一下午来祭奠这稍纵即逝的时光,可当初年少的我似乎并不享受这种静谧,我总是缠着书航让他陪我。喧闹的街头、寂静的公园逛个遍,有时候我们也会在图书馆中坐上一下午,可是那样的情况少之又少。也许是那时候书航无条件的宠爱让我以为他的生活缺我不可,却不知道陪伴是相互的,我的世界里也充满了他的影子,挥之不去。
  就在我们即将结束大三生活的时候,我怀孕了。这无疑是个棘手的问题,在无计可施的情况下,我只能留在学校。佩佩倒是很仗义的留下来陪我,并骗我父亲说我和她去旅行。那时候她也偶尔会玩笑的说即将做干妈,可我们都知道,孩子留不得。我家虽然不是书香门第,可父母也是上过大学的,家教严格。我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他们知道。和书航商量过后,我们决定尽快去医院,以免影响我下学期的课程。当汗水浸湿了我的衣服,我被从手术室里推出来。我只看到佩佩尴尬的脸和父母亲疲惫焦急的面容,书航并不在。后来佩佩告诉我,书航的父亲在A城出了车祸去世了,书航和母亲赶去A城了。
  一枚男款戒指
  有的时候,生活更像是一场没有彩排过的戏剧,就在我手术期间,父母亲竟如神明般的出现在医院。竟管佩佩一再的寻找各种理由掩饰,可他们似乎已经知道了我怀孕的事实。在我好转了一些之后,他们决定带我回家调养。这期间,书航有来看过我,却被我父亲大骂“畜生”并打出门外,连带着佩佩也被数落了好几次。以至如今,佩佩去我家看见我父亲还有所忌惮。我并不知道他们为何会突然出现也不未曾追问,以至到了今天我仍有种“万般皆是命”的感觉。
  随着大四的到来,大家似乎开始为所谓的未来找出路。父亲强制地将我安排在家乡B城的一家公司里。书航并没有来找我,让我有点难以接受。他的电话很多,却终究不曾出现。我问他父亲的事情是否已经安排妥当,他只是“嗯”了一声并没有多说什么。我承认当时的我有着前所未有的恐慌,曾经满满的安全感被他不在身边的遥远一点点的侵蚀替代,我甚至一度觉得他不再爱我。这期间,父母曾试图让我去相亲,我不是拒绝就是在见面时直言我有男朋友,这让对方很尴尬也让父亲暴跳如雷。父亲生气的指着我:“如果那畜生真的心里有你,他怎么不来找你!就算是家里有迫不得已的事情,三个月应该办完了吧!”是啊,三个月了,已经三个月了!
  那晚我在电话中第一次为他没来找我的事情与他大吵:“三个月了,你是不是准备下一步就提出分手啊!”那一刻,我自己都感到了时间的静止,书航的声音缓缓的从电话那头传来:“对不起,伊伊。但我现在真的无法走开。”“是什么事让你三个月都无法来找我,难道你父亲的后事会让你三个月寸步不离吗?”我的眼泪夺眶而出,差点哭出声音,可我的歇斯底里换来的却是书航长久的沉默。“好,知道了。陈书航,你个懦夫!”我将电话狠狠的摔在地上。我不再接书航的电话,我固执地以为他会不顾一切的跑来和我说清楚。可我等到的却只是他邮寄过来的一枚戒指和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他戴着同款男戒的手,背面只写着“伊伊,我爱你。请相信我!”我,将戒指连同撕碎的照片用力丢向空中。“陈书航,让你的爱情见鬼去吧,你个人渣!懦夫!”我抱着佩佩在广场上哭到抽搐。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