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年锦时里,谁演绎传奇?
时间:2012-11-01 08:59:01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木木心晴  阅读:

  一
  胡蝶快步走进教室,手里握着一封信,脸上跟吃了蜜一样甜。她认得他写的字。
  文婧看着她那娇羞甜蜜状,凑上前问:“怎么呢蝶儿?发生什么好事了?给我说说给我说说。”
  文婧的眼睛从蝶儿的脸游到她的手,发现她手里紧握着信件,忽地就明白了。
  “哦!我知道了!情郎又给你写信儿了吧。看看,这次又写了什么咧?”
  文婧说着,作就要抢信的样子。
  胡蝶赶忙把信藏到背后,慌忙说:“我还没看呢,看完再给你。”
  文婧调皮地眨眨眼:“逗你玩呢!迫不及待了吧。那我安静会,不打扰你喝蜜糖水了。”
  胡蝶期待地把信拆封展开,脸上的笑意一刻都没终止过。
  “哦!亲爱的小蝶,我好喜欢你啊,好想你啊,想你想到梦里头啊。”文靖调侃着。
  “别逗了,恶心死了,呐呐,你自己看!”胡蝶红着脸说。
  文婧一边看着信件,一边笑。“哇哇……蝶儿,你看这段,写得多有诗意啊!有一片黄叶柔柔飘过,正面是你,反面是我。有一只秋雁轻轻飞过,左翼是你,右翼是我。没有鲜花为我们点缀,也没有云彩为我们流泪,有的只是那秋日的寒风和近临的腊冬。就算这样,我也要与你同居一方,相伴相随。”文靖夸张地读着。
  蝶儿被念得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不好意思极了。“哎呀!别念了,这么浪漫的诗句,被你这么一念,就变了味儿。”
  “哟,是哦,好浪漫哦!变味了?变什么味了?不是甜的吗?”
  “什么甜的。”蝶儿赶紧转移话题。“当初你爸妈给你取这名儿就是想让你文静安分点,怎么一点边都沾不上呢?”
  文靖白了她一眼,不情愿地翻开语文书,最怕胡蝶提到爸妈取名字这回事。
  别看胡蝶和薛羽如漆似胶你侬我侬的模样。其实,他们这是网恋。
  胡蝶16岁,初三。文婧是她同桌,俩人姐妹情深,孟不离焦。薛羽17岁,高一。
  初秋夏末的某一个夜晚,胡蝶和文靖一如往常收听“愈夜愈美丽”,节目中间会插播一些交友信息:有一个喜欢玩篮球和吉他的男孩,名叫薛羽,想结交15-17岁的男生女生为朋友,他的电话号码是:58452014。地址是:H市第四中学,在此,他要点一首《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送给即将认识的朋友。
  蝶儿对有艺术细胞的男生向来没什么抵抗力,一听喜欢吉他,就欣喜得不得了,赶忙找笔记下了地址。
  一来二去,胡蝶跟薛羽熟识后便海阔天空的聊。胡蝶温柔可人,薛羽浪漫帅气,渐渐地发觉两人情投意合,便展开一段热烈的网恋。
  短暂的寒假过后,初三的同学们都忙着备考。眼看,离中考的日子越来越近,他们的信还是没有中断,偶尔,文婧也会写上一页,随着蝶儿的信件给薛羽一同寄出去。大抵意思是:我蝶儿姐如何如何好,平时如何如何想念你,你要如何如何对待她,薛羽哥若欺负她,我便会如何如何收拾你等等。
  黑板上倒计时的数字越来越小。薛羽曾经跟胡蝶说过,等她们临近中考了,彼此就寄一张照片给对方。
  这些天,蝶儿多次问文靖:“你说寄哪张给他呢?这张好不好?还是这张?”
  “哪张都行,都一样漂亮可爱。这张吧,蝶儿姐笑得好甜。嘿嘿!”胡蝶没了主意的时候,文靖总是会提提自己的意见。
  期待了几天,胡蝶终于收到薛羽的照片了。果然跟自己想象中的一样啊。穿着白衬衫,休闲牛仔裤,一双球鞋,站在足球场上,笑容灿烂得跟朵花似的。
  晚上睡觉,胡蝶把他的照片放在枕边,自个儿乐呵,文靖被她乐呵得汗毛都竖起来了。
  “你瞧瞧你瞧瞧,收到张照片,就成精了,觉都不用睡了。赶紧睡吧啊,明天早起呢!”
  “你不懂。”蝶儿丢过来一句话,又继续乐了。
  二
  初中毕业后,胡蝶去了一家艺术学校学习油画,文靖则上了五中,薛羽高二了。他们之间的联系还继续保持着。一年后,胡蝶面临家庭变故,弟弟才年初中,艺术类学费昂贵,已经付不起,胡蝶不得不半途缀学,南下打工。
  当文婧一个月后再联系上胡蝶的时候,她已经在Z市的一家小公司上班了。
  “是真的吗蝶儿姐,你不在学校了?为什么不跟我说呢?”文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觉得相当惋惜,也有些生气,她觉得好姐妹就该对彼此坦白。
  “你看,你都叫我蝶儿姐了,我怎能让妹妹担心呢!虽然不上学了,可是在这里也很开心呢!不用上夜班。”她在电话的另一端笑得支离破碎。
  “那,只念了一年,会不会很遗憾呢?画家,可是你一直奋斗的目标呢!还有,以后不可以隐瞒我任何事情,好不好?蝶儿姐。”真的,就算不能帮上什么忙,可也多一个人想办法啊。
  “不会呢!就算学油画,也不一定当画家吖。靖儿,我想跟你说件事……薛羽生日快到了,我预备去看他。”
  “可是,为什么他不来看你呢?”文靖有些疑惑。
  “也许,他没有勇气也没有时间,再说了,是他生日,我应该去看他,而且,我日夜想念他,没办法不去。”思念似一朵罂粟,胡蝶已然中了毒。
  薛羽的生日在深秋,冷了。为了能赶上第一趟班车,胡蝶早早地起了床,裹着大衣,跨上背包,寒风吹在胡蝶脸上让她感觉有些刺刺的疼,昨天薛羽说,会在车站接她。
  薛羽,我来看你了,我沿着你的城市,一站一站地走向你,虽然我知道,有见光死的可能,我实在想你,好想快些见到你。
  胡蝶坐在车上,想象着见到薛羽时的情景。薛羽,你会开心会欢喜的吧,还是会出乎意料呢。想着想着,她突然觉得这趟列车开得很慢。
  在车上煎熬了三个小时,终于到站。薛羽在站口等待,看见在人群中挤出一个女孩,头发已经披到肩膀了。想起她曾经说的:我要把头发留长,用它们来牵绊你的灵魂,长长久久。她真的就留长了头发。
  胡蝶抬起头,一眼就认出了不远处的他。胡蝶看着,突然就迈不开脚,眼前的他,跟照片上有着一样阳光的笑脸,一样漆黑的眸子,她的心不由得扑通扑通跳得好快。就这样,不可遏制地喜欢他,曾经,是在虚幻中,如今,是在真实的世界里。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