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心底还你深挚绵长的爱
时间:2012-10-24 08:34:4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日久见人心  阅读:

谢谢你给我浅淡轻盈的喜欢,我仍愿在心底还你深挚绵长的爱。

——题记

Chapter1

她延着九曲长廊往前跑,似有无形力量在牵扯着她。廊檐上挂着红色纸灯笼,模糊的光映衬出她氤氲的脸。左转右拐,进入内院,亭台楼阁具齐的精巧建筑,丹桂开的一片灿烂,浓浓香气扑面而来。

她停立在一处假山旁,只觉得那种心悸的感觉近了一点,又近了一点。

绕过假山,桂花树下负手站着一个青衣男子,细碎的桂花瓣落的他满肩都是。

她只觉得口干舌躁,欲开口,干燥的嘴唇上渗出细密的血,像是暗夜妖娆盛放的红花。男子转过隐在暗处的脸,模糊成一片明亮的光,只听见一把温润男声,嬉水,我终于等到你归来。

浅喜自梦中惊醒,摸索着拿水杯喝水。轻轻按住心脏,悬着的心终于安静下来。

已是第6次做相同的梦,梦到桂树下挺拔的男子,只是每次都看不清他的脸。那个被他宠溺的唤做嬉水的人到底是谁?

浅喜揉揉太阳穴,拿出手机,凌晨2点,蓝色的屏幕跳动出淡淡的光。她手指翻飞的按着键盘,童颜,我今晚又梦到那个人。

童颜,自小与浅喜玩在一起的人。幼年时穿同样的白色蕾丝裙子,同样的艳红色皮鞋,剪同样的娃娃头,两人往那一凑,变如同双生。她们住同一个大院子,两家父母同在大机关工作,父母恩爱,家庭和乐,都是家室清白的女生。

童颜曾拿着少女杂志,枕着浅喜的膝盖,说,哎呀呀,为什么不能像杂志里写的那样,父母决裂,然后我就成没人要的小孩,接着遇见一个爱我的人,对我死追活追,我愣是不动情,决绝的转身离开。说罢呵呵笑了起来。浅喜戳她脑袋,你别生在福不知福。童颜嘟嘟嘴。

后来,童颜逐渐长成高挑秀美出众的女生,从容辗转于各大校园活动,追求者亦是从教室排到了校门口。浅喜开玩笑的劝她好歹挑一个,省的耽误了那一大帮男生。她皱皱眉毛,可我还没等到心里的那个人。童颜一句玲珑剔透的话把浅喜挡了回去。彼时的童颜是早熟的少女,而浅喜外表还是一副木木的样子,厚重的童花头,前刘海用发卡别住,低眉顺眼的站在童颜身边,甘心成为陪衬。

曾有看不贯童颜的女生挑拨道,你整日跟在童颜身后,就不觉得委屈么。浅喜嘴角挑起一抹笑,怎么会。

童颜很快回短信道,浅喜,你是不是思春啊。哈哈。一贯调皮的语调。

浅喜想了想,回复道,你以为我像你一样啊,小妖精。童颜,医生说我身体好转不少,已准许我明天回校。

有半年,浅喜一直困在那个全封闭的病房里,连看出去的天都是灰白色。

药水呛鼻的味道,护士冷漠的笑,医生摇着头说这孩子的病真难办啊……在父母低声下气请他收下红包后终于笑着说,我们会尽力。人世的虚伪浮躁,浅喜尽收眼底,无能为力。

半年来,浅喜没有流眼泪,只是配合着治疗,反过来安慰父母。

半年,从死亡线上走了一遭,最后终于找到与自己匹配的心脏,换心手术得以正常进行,这些都逐渐让这个羸弱的女生变的坚毅,懂的惜福,懂的冷暖自知。

童颜的电话很快打过来了,她在电话里嗷嗷的叫,你终于要回来了啊。又能和像以前那样啦。那哦明天来等你一起上学哦。

浅喜淡淡的恩了一声,叮嘱她早些睡觉,便挂了电话。

不是谁都会深夜你需要的时候陪你发短信,陪你说话,给你安慰。

——除非那个人十分十分的疼惜你。

浅喜记得,自己十五岁生日那晚,童颜指着她两个黑眼圈说,呐,晚上睡觉失眠啊,我以后24小时为你开机啊。一句看似漫不经心的话,把浅喜的眼泪生生的逼了出来。

后来,童颜就一直履行她所说的话。两人感情日渐笃定。习惯彼此的存在渗入骨髓。

浅喜想着过往种种,终于沉沉睡去,一夜无梦。

春日暖阳。浅喜在屋内收拾书包的时候听到母亲高兴的叫喊,童颜过来了。浅喜笑着应了一声,转过头,行动如猴子一般敏捷的童颜已经闪进了房间。

童颜按住浅喜的肩膀,恢复的不错哦。

浅喜自镜中看到反射出的自己,齐肩的长发垂在耳边,苍白的皮肤,眼睛如同小鹿一样惶恐。浅喜知,自己不是不美,而是这种美太苍白柔弱病态,远没有童颜那样活力。她无奈的笑笑。

童颜似看出她的心思,从口袋里掏出一管美宝莲的果冻唇彩,刮了刮她鼻子,你返校第一天,当然要喜气一点,庆贺新生喽。

浅喜对着镜子延着唇线慢慢的涂抹,手一颤抖,唇边多出一道嫣红,仿佛一个突兀的伤口。

Chapter2

苏浅喜同学因生病住院而落了一个学期的课,现在总算回来了,大家要多关心关心她啊,

咱们一个集体总算齐了啊!班主任在讲台上讲的激情洋溢,而底下的学生都懒懒的拍手鼓掌,谁都知道,苏浅喜功课了得,她回来了,摆明就是与他们争名次争分数。只有童颜和子明笑的灿烂的站起来,鼓掌鼓的手都通红。

齐子明侧头看浅喜,半年未见,只觉得她越发苍白娇小,眉眼里却多了几分坚韧之色。

初见浅喜是在高一新生入学校的晚会上。原定演唱者童颜因身体缘故请了假期,班主任急的团团转,无奈之下把浅喜一把推上舞台。

浅喜踉跄着从舞台后面出来,眼睛被头顶的镁光灯耀的争不开眼。与其他表演者不同,她显的很仓促,脂粉未施,穿军绿色碎花布裙,头发散散的批下来。坐在舞台前排的子明像是被什么钉住一样,不得动弹。

出乎子明的预料,浅喜片刻后就恢复镇定,握着话筒闭着眼睛,唱了陈绮贞的那首《表面的和平》,我曾经小心翼翼,维持表面的和平,为了不让你伤心,伤了我的心。

台下的喧嚣消失在浅喜的歌声里。她如孩童般细弱的声线,唱陈绮贞的歌恰到好处,高音的时有一点点爆破,却别有一番味道。

末了,底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子明看着她不像其他表演者那样作秀离场,而是恭敬的鞠了个90度的躬,一句谢谢,就匆忙离场。  1/5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