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唯一的拥抱
时间:2012-10-07 10:03:0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梅映泉心  阅读:

    一
    
    “哎呀!”我大声地叫出来,因急着下车,踩到了一个人的脚,我刚想说对不起,一个声音传过来:“你还‘哎呀’是你踩了我的脚好不好!”他这么一说,我更不好意思了,囫囵着说声对不起,逃也似地跑了,再加上下午是认真的历史老师,我可不敢迟到。
    紧张的日子,暂告一段落,期末考试终于结束,我们准备“流窜”几天。就是我们三个要好的同学轮流在各家小住几天。我们三个好朋友分别起名欢欢、乐乐、笑笑,寓意我们拥有一个快乐的高中生活。
    那天,我们约好了先去乐乐家,我一到那,发现她家很热闹,好像人很多,就不好意思进去了,乐乐把我拉了进去,说都是她哥的同学,他们今年都高中毕业了,和我们是校友。“哥哥们,这是我的好朋友笑笑。”乐乐的话音刚落,一个声音紧接着出来了:“哈哈,我认识你!”我茫然地打量着这个人,第一眼的感觉就觉得他像茅盾笔下的白杨,挺拔、温和,但我记忆里确实不认识他,他促黠着笑:“你忘啦,上次你踩到我脚,还哎呀那个,好像还没和我说对不起呢吧?”我的脸倏地红了,连忙解释:“真说了!”乐乐的哥哥看我急急地样子,打了他一下:“别闹了你”转过来对我说:“没事,他爱开玩笑。”他伸过手来:“认识一下吧,我叫樊离。”“烦你?”我疑惑,这是名字?他们几个同学听我说过后,哈哈大笑,对,他就叫“烦你”,我尴尬地不敢看师兄们,幸好这时欢欢来了,我们三个就去玩了,我也从乐乐那里知道了他的名字—樊离。回来的时候,师兄们已经散了。
    
    二
    
    愉快的假期过得很快,开学我们就分了文理班,欢欢学了理,我和乐乐还在一个班学文。一天,乐乐从传达室给我拿来一封信,我看地址写得北京的一所院校,很奇怪,我也不认识这的人啊,我好奇地拆开信,先看署名--樊离,他又怎会知道我的真名呢?哦,我忘了他是乐乐哥哥的同学了。原来他考上了这所大学,信中说了一些大学的生活,和一些鼓励的话。就这样,我们开始了信件往来,他总是称呼我“爱丫”,说是“哎呀”的谐音,我觉得挺好玩也就没说什么。他一直关注着我的学习,不时地给我寄来学习资料,像大哥哥一样关心着我,到寒暑假的时候,他都会给我带回小礼物,而且师兄们的聚会总会带着我和乐乐。我也喜欢和他们在一起玩,他们到一起,说着在各自学校的趣事,让我无限向往。每次聚会过后,樊离都会送我,说我们两个一个方向。一路上,他给我讲笑话,讲他的专业,讲他的抱负,我可以说是崇拜地听着,他所说的对我来说都是新奇的,有一次,他说到兴奋处,突然对我说:“爱丫,考到我这城市吧,我就能天天带你去玩了。”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会努力。”那青涩的小心思,在心底慢慢地发了芽,他一如既往的给我写信,好似配合我的喜好,用词越来越文艺,当年的琼瑶,摇曳了多少少年的心事啊。
    紧张的高中生活飞逝而过,我没能和他到一个城市读书,那个暑假,他要陪父母回南方的老家,他走前对我说:“回来我去找你,有话对你说。”就这样,我们分开了,分开了此生。此后,我没见到他的人,也再没收到他的信,我那颗骄傲又害羞的心,即便是满腹疑惑,也不允许我去主动询问,毕竟我们之间没有过任何承诺,我没理由去问他为什么,我只能是认为自己情思错寄,这份伤,让我怕了感情。
    
    三
    
    上了大学,心有余悸,对感情敬而远之,但最终被一个同城来的男同学的执着感动了,然后交往了,再后来就嫁给了他,也许是从未对他动过心,过得并不快乐,时间久了,他对我也没有了当初的热情和体贴,吵架日益升级,发展到后来我能对他的大动肝火无动于衷,彼此都累了,决定分手,在那个夜晚,他给我五封信,他说第一天看见我,就喜欢上了我,那次去取信,看见有我的,直觉是男孩子给我写的信,很好奇,说白了有点私心,看了内容后,就不想给我了,接下来的他就都给扣下了,他说当年他的日子也不好过,紧张,愧疚,很怕被别人发现,很怕让我收到樊离的信,一有时间就往传达室跑,这五封信要不要毁掉,让他纠结了这么多年,像一根刺,深深地扎在他的心里。他之所以没有毁掉,说是怕我知道后恨他一辈子。我看着他,从心底泛起一身凉意,在一起生活了这么久的人,居然让我如此的陌生,如今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我无心再去和他争辩,只是急切地想知道信的内容,在这个情绪无法言说的夜晚,我看了迟到了近20年的信, “爱丫,做我的女朋友吧,从第一次我捉弄你,看你羞红了脸,还认真辩解的样子,我想我就喜欢上了单纯可爱的你,我一直没和你说,怕耽误你学习,所以在你上大学之后才向你表白,我那次回老家是因为祖父病重,南方很看重男孙,而且我是唯一的男孙,我一直陪着祖父度过最后的日子,就直接返校了,到了学校,就给你写了信。”“你为何不给我回信?知道我盼你的信盼得有多么的心焦吗?也许是一直没有好好休息,前两天发高烧,我好像看见你来看我,当我走到门口,你却不见了,我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只能是我烧迷糊了。”泪水湮没了我的眼,接下来的几封就是问我怎么了,为什么不给他回信,是不是不喜欢他,是不是他自作多情了等等,满满三页的问号,直到最后一封 ,不知划掉了什么内容,可以看见的就是那简单的几个字“我不怪你,怪我自己太多情,对不起,打扰你的生活了,今后再不!!!”这几封信看得我肝肠寸断,痛彻心扉,多年来,我心中的结,哗啦啦碎了一地,这满地的碎片,怎能拼接我那郁结的情殇,我仰望着茫茫夜空,不知该质问谁,只有满眼的泪如决堤的洪水,不知该流向何处。   因当年的自尊心作祟,从不让乐乐在我面前提樊离,可在今天,我很想知道樊离的状况,很想。在乐乐的转述中,知道他和当地的一个女孩结婚了,夫妻感情不是很好,但事业却是发展的很好,乐乐说樊离每次来家里看哥哥的时候,都会问我的情况,知道我过得很好,就会默默地说:“那就好。”我一直和乐乐说我过得好,包括这次离婚,她也不知,是我的虚荣,潜意识里不想让他知道我不好。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