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欢,不过醉一场
时间:2012-09-28 09:24:0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魏岚lenny  阅读:

  如果没再遇见你,我就不会想起,也就不用如此哭泣。
  壹
  昨天晚上我梦见了你,在我家暗黑的阁楼里,你胡乱地翻出一个信封递给我,问,“这是什么?”梦里的我匆匆夺过,眼泪一如决堤的潮水奔涌而出。
  你不会知道,那是多年前就属于你的,我的初恋啊!
  我泪水滂沱着醒来,刚刚凌晨的光景,寝室里的灯暗着,昨日你的背影却清晰得如同白昼,而我始终没有勇气直视你。
  当年笑容青葱的少年转眼成为挺拔伟岸的男子,从前的耳语欢笑点点滴滴放肆地涌进我的胸腔。两心房两心室,突然发现住着的一直都还有你。
  可是你为什么又如此突兀地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贰
  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硬是躺到了黎明,夏末秋初的晨曦透过窗帘映射出光明的轮廓,是清凉而又甘甜的味道。也是在这样的时节,中学校园庞大的操场上,是你伸手摘下了属于我独一无二的书签。
  不记得了吗?早上的阳光很美,整个校园浸泡在洋洋的金色和郎朗的书声中,那周我们班级的值周场地是广袤的大操场。偌大的跑道上两个小小的影子一前一后地挪动着。你两手揣在侧边的裤兜里,惺忪的睡眼,蓬松的发际都透露着你倦倦的慵懒。
  说好了一人一半的工程,当我哈背齁腰地从教学楼廊道扫到学校大门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一刻钟,高大的树荫也抵挡不住夏日的光辉了。我四下张望,阳光隔离了整个操场,而操场的那头,我看不见你。
  “找我呢?”声音懒懒地从身后传来,仿佛只是一寸的距离,鼻翕的温度甚至从头顶出发,游走,经过了全身的血脉。我回头,忿恨着自己迟钝的反射神经,一脚踢飞了你正玩弄着的石子,大吼:“巩繁森!你个人渣!”
  我清楚地记着你的表情,那种朦胧的神色。你从软软的发梢下抬起脸,抽出手开始丈量起我们身高的距离。你实在太不会看人眼色了,我气肿了大饼脸,把扫把和畚箕往两边死命地甩出去,“巩繁森!你丫给我干活!”
  你似乎是笑了,“嗨!嗨!”地答应着就弯腰拾起扫把干起来。
  当我们晃着扫把垃圾桶回到教室的时候,早读已经快要结束了,教导主任恰巧在执行检查任务,同学们一个个瘪着的脸在看到我俩的那一霎那突然涌现出莫名的幸灾乐祸的快感。是,我一直觉得老郭被教导主任训和我们被老郭训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怠工误事我们就不会沦为老郭茶前饭后发泄教育的反面人物。
  可我又想原谅你的作为,我游说着自己:是个人总会有没睡醒犯迷糊的时候不是吗?可贵的是即使迷糊依然能够看清我相中的叶子,并毫不犹豫大费周章地伪装成袋鼠跳了长长的十分钟帮我摘下来不是吗?
  说实话,我本可以在捧着那张红中带绿,而绿色的形状又像极了一只熊的叶子对着你感激涕零的,不过你一定要知道,我不得不恨你,要不是你多管闲事地这么做,我不会说你是世上最帅的男生。更不会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你。
  叁
  我从床上挣扎着起来捋捋头发,曾经披肩的长度,即使剪了很多次也还是不知不觉就到了腰际。镜子前的自己面色不大好,淡淡的黑眼圈环绕着毫无生气的眼睛。
  我的近视度数又深了你知道吗?
  我们曾经是前后桌的同学关系。某一周的周日下午,我配了眼睛出现在你座位的后面,原本不关你的事,我只是在跟同桌抱怨可恶的近视,只是像戴一下下来显示我的无奈和不满。谁知正安分地整理书包的你冷不丁地冒出来惊吼一句,哇,你眼睛变好大!嗯,好看!
  我愣神一秒,一记拳头飞过去正中你的背,“去死!”
  你疼得大叫,“姑奶奶!”
  是,我气你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更气你不费一兵一卒地让我架上了眼镜过上了四眼妹的生活,50度的近视从此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儿响叮当之势猛涨。
  今天的天气很好,周日的阳光开始熠熠地璀璨起来。室友们都还在睡梦中,我没有拉开罩着的窗帘,只是借着脱逃的日光打理起自己的头发以及黑眼圈。这时电话响起来,手机屏幕上露出一张灿烂的笑脸。
  我按了接听键蹑手蹑脚出了宿舍才开口:“喂?”
  “原来你已经起来了!八点街心花园别迟到了啊!”是灿烂笑脸的主人董沁。
  “嗯,我知道。话说你个副部什么时候变这么积极,都有越俎代庖的嫌疑了。”
  “去你,别损我了,准时到啊,好好准备。”
  “是,爷您悠着点啊,挂了。”
  董沁是高我一届的学长,虽然名字娘点儿,人家可是个正宗纯爷们儿。
  今天的活动据说是在街心花园教授爷爷奶奶们广播体操。你说这种事是不是佷抽?人家爷爷奶奶跳个广场舞打个太极不是挺好,硬拽人家重温什么青春,还跳什么时代在召唤!董沁也不知打了什么鸡血亢奋成这样。如果你是我,会不会像从前一样上窜下跳狠狠地发泄一通呢?
  其实我特别不想说,董沁学长很像你,一点点孩子气,一点点无赖,一点点温柔,十足的洒脱,满口嬉皮的话却总是不知不觉为别人做很多。你们都太容易让人产生依赖感。最重要的一点,你们的笑容像酒,那么醇那么醉人,又想盈着一汪清泉,总是放光,倒映着全世界。
  你一定不知道,我曾经一度觉得,只要拥有你的笑,这辈子就够了。
  肆
  出门的时候正七点,今天真的有些莫名的疲惫,不想吃早饭,我剥了块口香糖丢进嘴里,希望看上去能稍显精神。时间还早,大家却在电话里以各种借口推脱着不要与我同行。我心里奇怪却没力气多想,一个人晃晃荡荡到了街心花园。
  花园并不算大,离学校也不过几百米的距离,我当然提前到了。让我奇怪的是,花园里没有一个人,花草树木都以昂扬的姿势热烈地生长着,却没有一个人。我给部长打电话,无人接听;我给董沁打电话,响了一分钟的“你是我的眼”后,董沁明亮的声音响起来:“谢梦同学,请你和我交往。”
  我的“啊”字还卡在喉咙里没有出来,灌木丛后就升起了一串串心形气球,一束火红的玫瑰从身后伸过来,面前的广场上冲出一群人迅速摆成爱心的形状开始喊:“嫂子,答应,嫂子,答应………”  1/3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