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不在,我怎能安好
时间:2012-09-23 09:28:1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茉茉之心  阅读:

  曾经的爱人啊,你可知道,我不要你海誓山盟的承诺,不要你天长地久的陪伴,只想在你最需要我的时候可以安静地守在你的身边,看着你,哪怕只能看着你。
  1.
  医科大学毕业后,我放弃了留在大城市工作的机会,毅然决然地去了一个陌生的县城,在哪里的人民医院上了班。不为别的,只为自己的心。我的心在说,就算不能重逢也希望在他生活过的地方可以感知他。
  三年前的一个夜晚,睡意正浓时手机在耳边响个不停。摸索着将手机接通,然后就听见好友神经兮兮地叫我起来上网。我说,唐晓蝶你太过分了,大半夜的还让不让人活了。她不理会我的不满,说如果我不立刻打开微博就会悔恨一生。听她的语气不像是无事生非,于是乖乖地爬起来上网。
  在唐晓蝶转播的微博里我看见:茉茉,你好吗!我本想若有来生一定娶你为妻,可是,你知道吗,我居然熬不过今世不与你相见的痛苦,我爱你,一直都爱。急盼见面,承宣!
  一目望去这条微博里的每一个字好像都长满了刺,刺的我双目生痛。承宣,我日日夜夜念念不忘的人,你可知我承受着多少怨恨和思念一直等待着,我爱你胜过爱我自己啊
  我开始拨打上面留下的联系号码,那一刻我很激动,摁了好几次才将号码摁对。然而接电话的却是一个陌生人。他说是承宣托他发的微博,他现在在他老家的县医院透析科。
  我真的不敢想象我们居然在一个医院上班,却从未遇见过。真的是情深缘浅吗。这一夜我将注定无眠,一幕幕往事排山倒海般向我袭来。
  二零零二年九月我来到了向往已久的某医科大学校园,望着五颜六色阳光青春的莘莘学子们,顿感生活无限美好。于是我全神贯注地准备尽快融入其中。可是,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我一生中最糗的事情就在那一刻发生了。“砰”地一声我居然被一个不明物体以风驰电掣般的速度撞倒在地,四仰八叉。只觉得后脑勺剧烈疼痛,大脑“嗡”地一声有短暂的空白。当我还没弄明白怎么了就感觉到无数双笑眯眯的眼睛给我行了“注目礼”,真的是无地自容。我祈祷苍天啊赶紧收了我吧,我一妙龄女子竟以这种方式躺在众目睽睽之下,真是丢不起这个人啊。终于有好心人将我扶起,却可着劲跟我说对不起,原来是肇事者。我捂着极痛的后脑瓜子,本想张口骂他去死吧,可抬眼间与他四目相对,我竟无言。此事与帅无关,我对他竟然有种前世今生剪不断理还乱的错觉。一下子愤怒只剩下了尴尬。然后皮笑肉不笑地说声没事就打算离开这是非之地。他见我这般,竟有些诧异了,赶紧接过我的行李说要送我。我死撑着说不用,我又不是小家碧玉弱不禁风,再说了也没摔出脑震荡。其实我心里是乐意的。
  有首歌唱“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而我却被撞昏了头。这一撞还撞到了一个班,他叫何承宣。
  2.
  解剖课上,老师面前摆放的不是讲台,取而代之的是两具不知道被福尔马林泡了多久的尸体标本。刺鼻的气味熏的老师眼水刷刷地流,这样的场面冲击着我们的视觉,考验着我们的心里素质,班上为数不多的女生都望而止步,而我却没有一点恐惧感,只觉得难过。因为其中一具还是个孩子,大约八九岁。我不知道是何种原因使他成为解剖标本,真的好残忍。小孩已是腐朽色,可长长的睫毛却清晰可见,我忍不住抚摸了那对已了无生气的睫毛,我想他生前肯定有双漂亮的眼睛。我忽然想到了承宣的眼睛,他的眼睛好看的令我嫉妒。
  课后承宣对我说他第一次遇见如此胆大的女生,你应该是个坚强的人。我笑着说,那可不是,我属野草的,踩不死烧不尽,生命力顽强。
  可能是因为他曾撞过我,所以平时对我很照顾,他说有困难甭找警察叔叔直接呼叫他。他说这话的时候我没敢看他的眼睛,我害怕他眼里露出的温柔,我害怕自己陷进那双眼睛里,不能自拔。
  不久后的一天夜里我真的向他发出过一次求救信号。不光是因为他说他会帮我,也是因为他是班长。室友丽突发上腹疼痛,辗转反侧无法入睡。他陪同我们去了本校的附属医院。值班的医生说症状像胆结石需要做B超。可结果出来B超正常,又做了心电图等众多检查结果还是没发现病因。最后给她注射了镇痛剂,医生说需要留院观察一夜。将丽安顿好,没一会她就睡着了。承宣说出去走走吧,反正也不能睡觉了。
  这所医院是上个世纪不知道几十年代的建筑,道路两旁长着高大的香樟树。给人的感觉很清新舒适,没有现代建筑的冰冷感。在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香樟树散发出的淡淡香气沁人心脾。我们并肩坐着,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说话。这种令人心醉迷离的气氛我很期待他可以握着我的手。见他几次欲言又止结果却问了一个很傻的问题,他说,茉茉,你有喜欢的人吗。我心一惊,我不想违背自己的心说没有,可也不能掏出自己的心说有。我笑笑没有回答。我说,可以借你的肩膀靠会吗,他没说话,却将我的头放在了他的肩上。那一刻我想,若有天长地久我只愿与他一起。
  关于丽直到后来我们才知道她得的是精神性疾病,为此她大学没上完就休了学。听说回家后在当地信了耶稣,再也没犯过病。不管是什么方法治好了她,都祝福她健康。
  3.
  二零零三年令全国上下惶恐不安的非典迅速传播着,我的宿舍也未能幸免于难。因为一个室友体温异常,结果全宿舍被隔离。承宣打电话问我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说我很好。从他的声音里我能感觉到他的焦急。他说他担心我。我安慰他说我没事,你知道的我是属野草的,生命力顽强。他说,茉茉,我知道你是一个坚强的女孩,你不要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我说谢谢你,就匆匆挂了电话。因为我哭了,不想让他听见。
  几天后,那位室友被确诊为普通感冒,然后就放了我们。承宣见到我时显得有些激动。我冲他嘿嘿干笑两声说,没事,虚惊一场。他却没有笑,他说,茉茉,我喜欢你,一见钟情。当着同学的面他又一次让我无地自容,不过这次我却很受用。
  骚动不安的青春岁月,天真浪漫的年纪,让人忘乎所以的爱情,一切是如此的美好。
  直到大四那年,承宣约我下课后老地方见。当我屁颠屁颠跑去的时候,却看见这辈子只要想起就会眼疼的一幕。他在拥抱,与别的女生。一切发生的那么突然,毫无征兆。背叛,****裸的背叛。我全身的血液一下涌到头顶,身体在发抖,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想上前扇他一巴掌或者甩她一耳刮子,结果我却什么也没做转身就跑。可越跑鼻子越酸,好像被打的是我,正好打在鼻子上一样,无声的眼泪往心里流。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