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愿回忆你到这里
时间:2012-09-17 09:19:53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晓梦惊寒  阅读:

  序
  北方五月,阳光招摇,透过层层繁密的梧桐树叶将斑驳的光影一路洒过。眯着眼睛望去,那碎碎闪烁着的光芒不正如此刻我走向篮球场的心情。
  我想我不是不愿意上篮球课,只是在我已经要重新开始的现在,如何可以在那一遍遍带球,投球,再投球的瞬间再想起你。
  想起你那张总在我眼前无限放大的笑脸,以及那些我曾心心念念过却最终被你我抛诸脑后的甜言蜜语。
  沈佳年,如果非要再想起一次的话,那么,我只愿回忆你到这里。
  
  2006年,我遇见爱笑的你
  
  我们曾居住的小城,在中国心脏偏北一点的位置。春冬干冷,夏季炎热。唯有九月,秋高气爽,每到傍晚时分,天边泛起昏黄暗蓝的暮光,悠长缓慢,仿佛时光就此打住,直至地老天荒。
  想来这就不难解释,为何第一次见你在这样的暮色中打篮球,给我周围一切倏忽隐去的错觉。
  我抱着书本停在路边,目光追随着你的身影,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你停下来走近我,扬起惯常无畏的笑脸道:嗨,小丫头,第一次见帅哥我打球吧,怎么样,帅不帅?
  遇见你之前,我从不曾见过有人如你一般笑的那样的肆无忌惮。
  在我敲着你的桌子催作业的时候,和你在一组打扫卫生的时候,甚至课堂上狠瞪起哄的你的时候,无数次领教过你那张无害的放大的笑脸,可是从来没有那么一刻让我产生地老天荒这一类的感觉,你应该是好动的问题少年,而不是当时那般,像一棵树一样英俊挺拔的站在我的面前,遮去我眼前周围的所有景色。
  2006年,我们从不同的初中来到这所高中,因缘际会同学一场。
  你是不学无数的问题少年,我是课业优异的学生干部。
  平时的你自是没少得到我的“关照”,每次我气急败坏的时候,迎上你那张老少无害的笑脸,都会在心里咒骂,怎么会有人如你这般笑的没皮没脸。
  或许是因了这样一次充满眷恋的巧遇,我觉着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慢慢地发酵,想起来总有酸酸的感觉,却又饱含一种别样的欣喜。
  只因彼时的我未曾被某个男生牵手,而你,虽说也是非一般的高大潇洒,亦未曾将某个女生拥入怀,我便单纯的认为,还有很长很长的时间可以供你我打闹着挥霍,也总有一天,你会微笑着向我告白。
  我如此安然的等待着,理所当然的顶着暮色看你打球,而你也常带我溜出校门玩电脑游戏,我无所顾忌的喊你沈佳年,而你叫我小丫头。我以为这便显示我略高一等,我喊你连名带姓,而你对我却有亲切的昵称。
  我以为那便是爱,你我出双入对,俨然情侣。打情骂俏,其乐融融。
  
  大雾赶走了一个秋天
  
  深秋时节,我在班上有了一个相见恨晚的知心姐妹。陈可可,有时候觉着她像一尾美丽的鱼,忧伤的游在深蓝的海水里,独来独往,自有一种我见犹怜的气质。而我,是那个一年四季扎马尾,穿牛仔裤,笑起来没心没肺的小丫头。
  可是我怜惜她独来独往的孤单,而她羡慕我人群中如鱼得水的欢笑。两个人每天凑在一起干些交换日记本的乐事,你看得见我所有的秘密,我亦可以窥探你的欢笑和泪水。
  或许女生就是如此复杂的生物,乐观的时候觉着自己不够忧伤美好,孤单的时候又要忍受被世界遗弃的失落感。
  我们是彼此矛盾的姐妹花,一同生长,兀自欢乐。
  我依旧在课间饭余跟着你混迹球场,日积月累对篮球也产生了一种难以名状的喜爱,偶尔失落的时候会一个人跑到蓝环下一遍遍模仿你投篮的姿势,好像这样,彼此的关系便确定无二了。
  十一月的时候,这个小城的清晨便开始被浓浓的大雾所掩盖,看到这样的情景总会让人分外神伤,浓雾驱走了昏黄成片的暮色,好像也就此拉远了你我的距离。
  我一直没有告诉你,我看见了你不久前发的那条状态“如果你不来,我打得再好又有什么意义”。你的每场班级友谊赛我都有在侧,很明显,状态里的你并不是我。
  可是我竟也没有问你一句的勇气。
  或许这就是俗称的逃避,我不愿意相信你的身旁除了我还有别的女生,我一直单纯的以为那些我没有陪你的空闲时间,你也混迹人群,却洁身自好。我更不愿意承认原来你真的从未对我有任何明显的表示。譬如:在一起吧,或是我喜欢你。
  我就怀着这样莫名不安的心情度过一天又一天。
  看着你,发现你似乎也常怀着重重心事。
  可可让我帮她请假的这个早晨,我正望着趴在课桌上的你发呆。看着她写身体不适的字条,突然涌起一丝自责。不该只顾着自己失落忘了时长落单的好姐妹。
  赶到可可宿舍的时候她正侧着头睡觉,几缕头发凌乱的落在耳旁,竟让我一瞬间看的失了神。
  她的室友轻声告诉我,她早上才回来,可能昨夜去上网了,困的吧。
  转过头看见她的日记本摊在桌头,“沈佳年”三个字突兀的灼灼映入我的眼睛,来不及感受突如其来的心痛,就在后一句“他吻了我”中落荒而逃。
  沈佳年,或许,这便是你给我最好的答案,阳光帅气的你,喜欢上了我忧伤美好的好姐妹,你为了她有了重重心事,再也来不及注意我追随你的目光。
  这个寒冬终于到来,我们也终于越走越远,凛冽的北风一次次从这个小城的上空呼啸而过,我一个人走在路上,总是觉着风穿透的不光是我单薄的身体,还有和你在一起曾有过的每一刻无忧时光。
  
  傻丫头,因为你值得
  
  寒冬过后,2007年如期而至。
  许是因为有了一个寒冬的休养生息,再见你时我竟也可以自如的和你微笑着聊天。似乎你我之间从无纠结。
  我成了另一个文静恬淡的女孩,而你也没有了刚上高中的飞扬跋扈。
  我以为一定是可可的忧伤激发了你男子汉的沉稳担当,这样想着似乎也没有什么无法释怀了。我曾经怀揣的所有不过虚空一场。
  可是春风一日暖过一日,连学校操场两侧的粉色绒花也耐不住早早就开放了。一树一树望过去,给空旷的操场也添了一丝别样风情。
  我在那里认识了江文宇。
  他从身后走来,看着我手上的粉色绒花噙笑说道:“你喜欢这个花呀?寓意不错。”  1/4    1 2 3 4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