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世界,你可以旁观,但不需要你发言
时间:2012-09-14 21:54:30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金丝楠木2012  阅读:

 

  回去的路上我就想啊,那两年真够倒霉的。2009年初以前在北京工作了8年,都是舒舒服服的在机关,也没多累。可是领导三番两次的说要派我下去当个财务总监,锻炼锻炼,我最初也不想去,可说多了,也动心了,毕竟没在基层锻炼过,下面当当领导也不错。就这样,第一站去 了天津,待了一年。那个是家国企和个人老板合作的企业,当然是国企控股,所以总经理、财务总监都是国企推荐过去的,再走一下董事会程序的。可是这家合资企业的对方股东是个白手起家的混混,打架、赌博、包二奶、行贿等等样样精通,但有一样做生意确实精,而且总想不按规章办事,而我又相当的讲原则,所以,勉强待了一年吧,基本上也把股东惹了,人家要贷款5000万,这是从我们国企集团里内部接的低息贷款,也是专款专用的,但股东坚持要挪作他用;另外合资企业签了1千万的设备款合同,就是和股东自己的企业,最后验收的时候就有很多猫腻,我都知道了,所以付款的单子我就一直压着不签字,直到我离开了天津这家合资企业。我想也许我不走,应该也没什么把柄在他们手里,因为工作上的事情,我都是严格按规章制度办的,只是觉得和那样的人一起共事,很不爽,就想走。2010年初就到了邯郸,当然还是做矿产方面,也是一个合资企业的财务总监,这次好一些,控股方还是我们北京集团总部,对方是地方建委管理的国企,所以素质都比较高。可是好景又不长,才4个月,又改革 了,这个合资企业被并入另一家集团直属的分公司,我们邯郸那家矿产合资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全部免职,总经理到当地直属分公司也就是任书记。国企频繁的改革,对于有些人来说就是机遇,对于我这样不求上进、随遇而安的人,就是死刑。终于,邯郸有个地方叫黄粱梦,我的黄粱一梦也就此结束。回京又没有机会,组织只好把我安排到了离北京最近的一个地方,廊坊。这都是命啊。

  昨晚其实我和老陆喝了很多,聊了很多,但大多我自己都没印象了,后来老陆告诉我,这些我都告诉他了。
  丢完钱包回家后,只好乖乖的多干活,讨媳妇欢心了。周末一过,又得去河北上班了,所以也得好好陪媳妇过过周末。好在,我还做得一手好菜,媳妇吃香香的饭菜自然也挺高兴。
  日期:2012-4-1 17:26:00
  周一到廊坊上班了,一大早照例又是开周工作例会,由于领导不大喜欢下矿检查指导工作,我们各部门就得经常下去,每周的例会上也得做个像模像样的幻灯片,把上周工作总结、本周工作计划、工作中存在的问题及建议,一条一条写上去,再放映出来给总经理看,每周的例会就像过堂一样,我总会显得紧张,因为我即不善于表达,也不善于做幻灯片。领导喜欢多些图片,这样比较形象,我们这路主要财务核算,基本上图片也很少。我的部门工作基本都是重复工作,说来说去就是那些,什么核销费用、支付款项、纳税申报……开始的时候,领导还会在我汇报的时候偶尔打断我问一下。后来我就这样重复的汇报着,就很少有被领导打断了,估计他也听的都烂熟了。这次周会正好碰上月度完了,也就是月工作会,一开就是一上午。最后还有个评选优秀部室长,我这次没被选上,本来觉得那个评优也没什么意义,投的都是感情票、关系票,但上两个月我都是优秀部室长的,突然没有被评上,也有点小失落。

  然后一周的工作如流水般不停的运转着。审核个合同,审核个费用,审核个凭证,给上级公司报个表,给领导提供几个数,看一下账,签几个字,安排安排工作,偶尔陪人喝喝酒什么的,一周也很快就打发了。反正往办公室一坐,不愁没事干,也不愁时间过的慢。无聊了,qq上和老朋友聊几句,上上网什么的也行,不过很少有时间。虽然我已经被降级使用,由财务总监贬成了财务经理(科长),我办事的风格还是没变,还是那么死板。我常想,老天给了我那么一副耿直的性格,必然也有他的道理,干嘛要逼着自己去改,不当官也挺好的,何况这年头当官也是个高危行业。

  下午一个要离职的矿主找我签字,确切的说是已经好多天没上班了,也是一个改革后没位置的干部,直接以不上班来反抗对组织上的安排。这位矿长叫陈洪海,也在原来北京工作过,我去过他的单位检查过,算是认识。这次他来时想要回他的风险抵押金5千元,我看了看他拿的单子,我和财务总监都没签字,但总经理先签了。我想起来了,上次资产清查的时候,有些物品账实不符,账上有但无实物,他们矿就有个笔记本电脑,没了,清查的时候他已经不在了,但矿上的人都反映是一直他使用着,还挺新的,配了一年。我一边和陈聊着,一边打电话叫管资产的小张把上次的资产盘点表拿过来。陈悠闲的坐着我对面,中间隔着个大办公桌,抽着烟,说些有的没的。小张拿着资产盘点表过来了,我给陈看了一下,意思是先把这个笔记本的事情落实一下,等搞清楚了,我再给他退风险抵押金的付款单上签字也不迟。陈一听便不乐意了,说根本笔记本电脑没在他那,我就说那你给矿上打电话,和他们核对一下,陈又不肯。我说老陈,那你不弄清楚,我可不签。陈站了起来,拿着付款单抖着吼道“沈明锐,今天你给我签喽,要不我今天不走了!”“爱走不走,先把笔记本的事情落实清楚了再说。”我这人一向吃软不吃硬,他越这样我越反感。旁边有的屋子听见我这里动静比较大,有过来看热闹的了,那也是丢陈的人,我没错。别看他长的五大三粗的,还吓唬我呢,我原来也是业余体校篮球队出来的,谁怕谁呢,想动粗?就这么耗着,我干着我的活,他坚持了一个小时后,看我没半点缓和的意思,也就没趣的走了。这事也没完,过后他又找领导和我说,也又找过我,我就不签,一个笔记本都舍不得退,什么都贪,我对这种人恨之入骨,决不妥协。而且在我眼里不管金额大小,是公司的就是公司,决不能落入个人口袋。

  日期:2012-4-1 22:09:00
  (明天下午准备送媳妇回老家,所以虽然今天月底结账,比较忙,还是抽出一点时间来更新一下)
  周末了,终于可以回家了,开车一路狂奔,从采育口上了京津塘高速,突然电话响了。
  “回了吗?”是宋总,一个分公司总会计师,现在在张家口工作,以前也是我同一个处室的。比我大几个月,高一届,他2000年毕业的。我们算是半个老乡,都在洞庭湖边长大。嘴巴还比较甜,很讨女孩子喜欢,在北京的时候,好多女同事都喜欢和他聊天。几乎也是和我同时派往基层的。  2/17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