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体完成
时间:2012-09-10 09:12:3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芷润  阅读:

幽暗的卧榻上,当陌生男人从背后拦腰把我抱住时,我吓了一跳。

我刚要叫喊,他说,嘘,带你去个地方转转,你一定好奇,跟我来。

 

死水般空寂的生活,仿佛迎来一片风云暗涌,又似乎是一种湮没,沉浸其中,你不必去在意任何东西,你的怪异,你的丑陋,你的不完美,你的诡秘,一切的一切都变得稀松平常,不再重要。这一刻,我的眼瞳底没有工作,没有荣辱,没有金钱,没有华服,没有挚爱…………小小的灵魂,汲汲地偷着懒,有股被全都掏空了的感觉:快慰,而又些微忧伤,就仿佛刚刚做完爱。

 

我,闺蜜,两个陌生男人:一个天蝎,一个摩羯。

在这个暴雨肆虐洗刷过后的夏夜,组合成一出预演的四人方程式:有些刺激,愚蠢,绝妙,兴味,甚至厚颜无耻。然而这样很玩味,再好不过;承认自己的软弱和迷失,失魂荡魄,听之任之,感觉极为惬意和顺畅。仿佛那个与有妇之夫私奔的女人,纠纷,责难,忧困,通通承担下来,即便未来一再东奔西窜,也满怀痛苦及狂热的爱之力量将其紧紧追随——矢志不移。

 

幽会的地点很陌生,很私密,我闻着身旁陌生男人散发出来的香水气息,突然竟产生出某种报复的快感,随即我感到一阵心酸,以及绝望。酒杯中升腾起一层蒙蒙的雾,我胸口发闷,背脊开始流汗,似乎发丝也被浸透,身体不容挣扎地缓缓向下沉………人在倦怠的时候会感到一切都无所谓、无所畏,也会感到心满意足。身体绵软无力,拿着汤匙的手微微发出颤抖,闺蜜兴奋地在幽暗的日式吊灯下说个没完,我看到激情在我眼前跳动,于是我轻微叹息,继续喝着一碗日本酱汤,浓茄色;天妇罗,炸猪排,寿司拼盘,烤鳗鱼,日本清酒,白米饭。

 

是合我胃口的饭菜,入口后却发觉根本不是我记忆中的味道——尘世间什么东西都在改变,而最容易变质的就是爱情的味道。不知道是为什么,摩羯座的男人很容易吸引我的注目,很容易引起我对他的好感,而这个星座的男人看到我也时常会有种奇妙的感觉:有时是留意,有时是探寻,有时是蠢蠢欲动。天蝎男人则迥异,他长着一副非常帅气的面孔,色色的眼神,性感的笑容,举手投足间充满着野心和势在必得。天蝎座的男人对美的事物异常敏感,心细,好奇和情趣盎然。他们这个星座往往花心,好色,但是即便色也是偷偷的色,不会伤女朋友或老婆的心;天蝎男人做事情隐秘且干脆利落不留后患,他们爱家人,爱孩子,最亲近的人很难察觉到他们的把柄——总的说来,天蝎男人天生是做私家侦探的料。

 

我下意识般带着妖气,仔仔细细地端详着面前这两个陌生男人。通常来说,摩羯会令我感到羞涩和紧张,天蝎则会令我产生警惕和厌烦——而这一刻对着他们两个,我发觉自己视若无睹,心如死水。我感到有些诧异,又有些淡淡失落。他们都很出色,起码外表是这样,然而对我却不具有任何意义:心底的某个角落,已然代替我把其他任何男人都剔除罄尽。而对于那方角落而言,我却未能剔除尽其他女人:我闭上眼睛想着你,你却不让我靠近;是负累还是漫不经心,或许一闪而过的东西就叫爱情

 

闺蜜是这世界上最美妙又最邪恶的一种动物。当一对儿恋人好的时候,她们起的作用是慢慢地拆;当一对儿恋人不好的时候,她们起的作用是快速而彻底地拆。就在我的感情生活被冲击得七零八落的时候,闺蜜却电击般地把我惊醒:她用很过来人的语气语重心长地对我说,“我现在可算是活明白了,事业不重要,爱情也不重要,你知道只有什么最重要吗?——活着最重要。你记住,体验每一天,活在当下。”我惊诧于她的转变,她曾经爱得那么轰轰烈烈、如此沉浸蜜罐里的一位可人儿,可是而今……

 

那年的她,热恋得痴痴缠缠,几个好友坐在一处吃饭聊天,惟独她来了没吃几口,便起身要走,说是怕男朋友着急,还等着跟她一起去看夜场电影。她刚一撤离,众姐妹们瞬时沉默。他人大张旗鼓、浓情蜜意的幸福——在不幸福人的眼中是种刺痛,沉默则代表对彼此的审慎。幸福是种完满的东西,来不得半点儿虚假和伪饰。既然不能妒嫉,则只有祝福:沉默的祝福。然而,可是,世事就是如此无常:一年之后,本该花好月圆、为人妻母的她却重新“孑然一身”,问及闺蜜,她淡淡地笑着,说已经分手了。

 

我知道她从前对感情是那样奋不顾身、飞蛾扑火,对事业犹如拼命三郎、执著而热烈……就是这样的女子,为了工作,生过一场大病,为了爱情,打掉过腹中的胎儿,每一次面对人生的抉择,她都热情如火,果敢顽强。而此刻,她竟然说自己活明白了,竟而过滤了自己的人生,重组心境。我不知道是该为她欣慰,还是该为她饮泣。痛苦,是种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东西,它在人的身心最柔软的地方搅动,折磨得血肉在皮肤之下发出腐烂的声响。

 

日式卧榻上,我从一边摸索向另一边,预备寻找洗手间,从背后抱住我的男人说“跟我来”,我回头一看,是天蝎男,问他:去哪儿?看什么?他说你跟我来就是,一定让你大开眼界。我说那他俩怎么办?天蝎男人说他们一会儿就走,自有去处。他连拉带拽地把我拖了出去。天蝎男人把我带到一处会馆,是一家隐蔽的夜总会:他带我来看一种表演,是hooker的一种演绎。可以组合成客人需要看的任何形态和姿势。

 

我惊诧着说:“你这也太过分了吧?你我基本不认识,你看我像经常开戒吃荤腥的人吗?怎么竟算计着把我往色情道儿上引啊?”天蝎男人说:“正因为咱俩不认识,陌生才拉得下这脸来,跟你实话说吧,我其实也没看过,一直想看,可又不方便,反正咱们也不熟,你帮我个忙,凑个人场,又不干别的,爱谁谁一回,你还能开开眼。你看,成不?”我想了又想,一咬牙,说既然都这样了,看就看吧。之后——我和他一头扎了进去。

 

坐定,倒茶,女接待问我们挑选自己喜欢的组合。我把这个任务推给一旁的天蝎,他停顿了片刻,说想看一男一女的组合。接待说这里只有女人。天蝎看了我一眼,低低地说:“你来吧,我无所谓。”他的意思是说:或许我会更喜欢一场女女组合的女同志演绎,而他杆格不入。于是,我不便再推脱,随即在一大群媚艳的女人面前,花了数秒钟挑选出两个女郎。显然我挑的是这些女人当中最好的两个:一个肌肤细嫩,面容佼美,身段圆润、丰满;一个甜美娇小,温柔可人,带点天然的羞涩。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