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里的艳遇
时间:2012-09-01 13:07:5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象明  阅读:

  日期:2008-11-19 21:36:00
  7.
  事物的发展有时候更本不按照人的意图,也不需要给任何提示,就发生得突然,发生得连续,发生得措手不及。而这个时候,我们总是迷茫和失望,总希望贵人扶助,总希望坏事就此止步,往往这些希望,随着事情的发展会变得更糟糕。所有的这些,坚强的人都容易操心老去,善良的人更是泪眼摩挲。也不知道得罪了谁,还是人本来都带着原罪来到这个世界,所有的经历都是为了洗清原罪呢?我想我更相信后者,只有这样才更让人心里平和,只有这样才更让人义无返顾,只有这样才更让人坦然面对。

  我焦急的等待着我的遥,看着窗外的天色已暗,医院的人已经陆续的下班。我越发感觉到冷清和孤单,肚子开始叫的时候,我才知道已经饿了。我的眼睛始终盯着手术室的指示灯,一直是手术中。我低着头,双手使劲把头发往上面摸,闭着眼睛,皱着眉头,此刻我又想到抽烟了。手冷冷的,即使深圳的冬天不象北方那样寒冷,可当一个人十分无助的时候,寒意依然很浓,现在想来,那年的冬天很冷很冷。这个时候我的电话想起,本来想电话周猪头和老蒋的,最后不想打扰他们。我接听电话,是张妈的,她很着急的问遥的情况,我说是阑尾炎,问题不大。她似乎有点紧张说了一句话,先生回来了。我莫名其妙,正准备问,忽然一个男人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过来。有点激动,又有些稳重,他说:“你是谁?遥怎么了?”我有点不知所措,说:“她患了急性阑尾炎。”“在哪里?”我也没有想太多他是谁,就直接说了医院的地址。电话挂断,本来想问张妈到底是谁的,最后怕失望,就没有打。我只想着遥尽快好起来。当手术室的门打开,几位医生出来,我飞快的跑过去,问其中主治医生情况怎么样。他说如果再送过来晚一点就不知道是什么结果了,从他的语气中我感觉到遥的病情的严重,急切的再问了一句,她现在怎么样?他说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你妹妹的身体很虚弱啊,手术很成功,要注意营养。这个时候我才稍微松了口气。

  医生的话让我想着遥,她总是很挑食,减肥已经让她瘦了很多,每天晚饭基本不吃,有时候为了让她吃饭,我亲自喂给她吃,她有点撒娇似的说,我吃一口,你说一句我爱你。为了让她吃饭,我说着我爱你,我爱你,可是遥的主意很多,让人无法猜透,就象一个小精灵一样。她说,我爱你是一个男人真心爱一个女人的时候说的,而且不能说太多,那样让人感觉是假的。我勉强微笑的看着我的遥,头微微的摆了摆,这么可爱的一个丫头,我想我是斗不过她的。几次三番失败后,遥怀着胜利的喜悦去摇她的呼啦圈,做她的面膜,还让我买新鲜的黄瓜,切成小片贴在她的脸上,我开玩笑似的说,我的遥每天都要做一会儿魔鬼,她眼睛瞪很大的望着我,似乎要把我吃掉,这个时候,我是幸福的。我是开心的。遥说要减的瘦瘦的,把皮肤保养得嫩嫩的,让我有足够的面子,给我男人的信心。每每此时,我都是用很大的力气,把遥拥在我的怀里,在原地转上几圈,世界充满了我们的欢笑。

  我怪我自己没有用,没有照顾好遥,让她的身体很虚弱。我守在遥的旁边,看着她,掉瓶的药水通过水晶色的管子流进她的身体,我再一次的心痛。我问遥疼吗?她柔柔的眼神看着我,没有回答我,我问遥肚子饿吗?她说想喝汤,鱼片豆腐汤。我说你等会,我马上去买。遥的脸上微微笑了,我感觉到那种笑是幸福的,而我,脑海里全是鱼片豆腐汤。我跑出医院,飞快的打听,在不远的地方我找到红荔村,直接点鱼片豆腐汤,那边说没有,只有鱼头豆腐汤,有时候很多人的脑袋就是无法转一个弯,或者去换个角度思考。鱼头豆腐汤和鱼片豆腐汤就是一个用鱼头,一个用鱼片,材料不同而已。我说把鱼头换成鱼片就好拉。他们似乎明白了。我拿着我心爱女人要吃的汤,很小心并冲冲的往医院赶,希望遥快一秒钟吃到,害怕汤很快变凉。

  当我兴致冲冲的赶回医院的时候,忽然有一种不安的感觉,电话里的那个男人,到底是谁?是不是已经到了医院。如果到了,我该如何面对?是不是包养遥的男人呢?遥真的是被人包养的吗?不然为什么这么年轻就拥有宝马跑车?她一直不愿意提起她的过去与她的父母,还有张妈怎么紧张的用先生回来了?以前一直也没有谁提到的。所有的这些问题,不知不觉让我感到可怕,我到底是遥的什么人呢?事情让我想的很复杂,事实也是这样,当我到医院门口的时候,我看到了那样熟悉的宝马跑车,那个男人来了。我把所有的脑细胞都用上,加上缜密的逻辑推理,最后得出这个男人和遥的关系很不一般。而他一定也在遥的病床边。我想我是不应该去打扰他们了。为了让遥很用心的吃汤,我给了点钱一个女的。叫她送过去,要她告诉遥是一个先生点的,并说我有急事离开了。
 

 

  办完这事后,我走出了医院的大门。心理一直悬着,我不赶面对那个男人,我不赶面对遥看到我和他都在她身边的表情,我不配和遥在一起,虽然我发誓我爱遥,可我和她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本来想给遥电话的,后来觉得打了也是尴尬。不知怎的,突然想起周猪头的话,他说遥很可能被老板包着,或者老板出意外,留下一大堆财产,然后来包我。老蒋和三娃子也很实在的说,要搞就搞,不计较太多。凯子也只是笑,说可以。明仔一般不说什么,总追求他的白色的CRV,应该快买了。阿洋保持中立。想到我的这些哥们的话,我想了想,我24岁,遥22岁。这么可能这样呢?但是眼前的事实已经告诉我,她和一个男人有不平常的关系,不然为什么开遥的宝马车来医院呢?而且似乎比我还关心遥?我真想冲上去和遥问清楚,也想和那个所谓的老板狠狠的干一架,因为遥是我的,任何人不能拥有,是我的最爱,就应该由我来爱她。可是,我很矛盾,我是自卑的,我想如果我有钱,我就完全可以和那个人公平竞争,所以的思考后,作出了一个决定,找三娃子和凯子喝酒。

  人有时候在遇到麻烦的时候,总是不想去解决,或者说因为某些原因不能及时解决,而这个时候,酒和朋友将会是排解压力的一种方式。我们约到农家冲,依然剁椒鱼头,依然是红星二锅头。我一直不说话,他们问怎么了,我说了句,来了,他终于来了。她是被别人包了,因为寂寞才找我的,我语无伦次的说着,在酒精的作用下,我继续抽烟,饭后,在我的提议下,我们又去了酒吧。现在想来,真的很感谢我的兄弟,是他们在鼓励我,要我想开点,是他们原谅我的错误,是他们支持我的提议,是他们让我那天晚上没有疯掉,是他们,我的一般好兄弟。依然是那个酒吧,依然是那个醉生梦死的地方,依然是那样昏暗的灯光,依然是那样震耳欲聋的音乐,依然是一群孤独的游魂,依然是那个我和遥初次认识的地方,依然是寂寞的我,可此刻却没有遥,此刻的遥却由另外一个男人在关心着,我一杯杯的灌自己,很轻松的向三娃子和凯子吹嘘我的酒量。那天我们都喝了很多,我们都说爱情是骗人的,我们都视金钱如粪土,我们都似乎看穿了世间的一切情感 6/23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