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吧里的艳遇
时间:2012-09-01 13:07:58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象明  阅读:

  我们的爱来得很猛烈,每天短信至少100条,因为工作,遥把幼儿园的事情经常告诉我,我也感受到小孩子的纯真和无邪。遥很理解我的工作,有时候陪客户很晚才回复短信,她也撒娇似的生气,她说她不能一天不见到我,虽然最多隔两天见面,遥也担心,怕失去去。在她的再三邀请和命令下,我住进了下沙S型的楼盘,28楼的她的家。但是我没有退掉我的出租房。我们互相以老公老婆相称,享受彼此身体带来的快感。遥很勤快,可有时候也不想做家务,还是请了保姆张阿姨,一个很慈祥的中年妇女。每天我们上班下班,张妈打扫卫生,周末张妈去其他家做钟点工,只是周一到周五住在遥的家。我们话不多,但是我看的出张妈很善良,对遥和我也特别的好。那段时间我们是在蜜罐子生活,周猪头电话了阿洋,老蒋,凯子,明仔,说我恋爱了,找了小富婆,我们也一起聚会,一起喝酒,一起K歌,始终都是幸福的,那时候我常常想,这是我的命吗?

  两个月后的一个下午,星期三,刚刚跑完客户,正打算晚上吃什么的时候,我接到张妈的电话,张妈哭了,哭的很伤心,我问她怎么,她什么也没有说,电话显示是遥家的座机号码。
  谁也想不到,幸福来源于放纵,谁也不相信,命运始终会一帆风顺。当事情在悄悄的发生变化的时候,我才知道我们不同世界的人是注定不会在一起的,如果爱的越深,受到的伤害也是刻骨铭心的。我曾经深深的爱过遥,那种爱不是初恋的冲动,而是沉淀感情后发自心底的感情,歇斯底里的付出和义无返顾的关心。我想在我的有生之年不会爱其他任何一个女孩子,象爱她那样。这样的爱,在一起的时候是幸福的,而幸福的日子有似乎总是很短暂,现在回想起来,这只幸福的船不该属于我们,放纵后的幸福是要付出代价的,这样的代价将让我们的心彻底的撕裂,洒上盐,让血迹融化盐,深深的痛扎在心理的最深处,因为我们的爱,都没有死去,我们都坚毅的活着,只是我们活的都很辛苦,都很累。

  我立马打的到那个小区,以最快的速度冲进电梯,按了28楼,当我打开遥家的门的时候,我惊呆了。
  日期:2008-11-18 21:41:00
  6.
  这个社会有这样的一个规律,或者说这个世界有这样的规律。当发展太顺利的时候,不经意间会出一些问题,而这些问题的发生将会让人始料未及。越顺利的时候,问题发生的可能性越大。古语说人怕出名,猪怕壮。事物的发展规律有何尝不是呢?一个企业发展得很大的时候,风险就会越来越大,必须时刻把握好。感情都很美好的时候,也会出现一些意外,主观的,客观的,防不胜防。有时候我不知道是造物弄人,还是规律本来就是这样,谁能道清,谁能讲明。就象我和遥,彼此天真的,傻傻的,可是我们还是要经历一些事情。
 

 

  当我汗流浃背的赶到遥的家,那里一片狼籍,张妈抱着遥,她整个人身上都是汗,头发已经很是凌乱,只是微弱的声音说着疼,肚子疼。我赶紧抱起她,问她怎么了,她看着我说疼。我望着她虚弱的眼神,苍白的脸完全没有往日的气息。120,张妈。我大声的说着,张妈很是紧张说打了马上就到。我忍不住,查点掉下眼泪,我不能看到我心爱的女人这样,我说再打。看着遥很虚弱的样子,我的心快裂开一样,不由分说。我背起遥,冲到电梯,按下1楼,电梯关的时候很慢,我的心里悬得很高。安慰遥说,别急宝贝,我们马上去医院。出了小区,那边的士很少,那一刻我才知道,不会开车的我耽误了很多时间,我恨自己,恨自己没有驾照,恨自己不会开车,更恨自己没有车。正在焦急之时,我没有办法,立马去拦路边开的一辆私家车,司机理也没有理直接从身边开过,我骂了一句,他妈的,这什么世道啊。还好在我拦了三辆私家车后,一辆红色的TAXI朝我开来。我不由分说的上车,去了岗夏的那个医院。一路上,我心疼的看着遥,着急的说着,宝贝,等等,我们马上到医院了,我在你的身边,你要挺住啊,别睡着,我来了,你不是说我们要去香港吗?我不怕了,我不怕别人笑我,我不怕我没有钱,只要有你,我什么都不怕,我和你去香港,陪你购物,陪你走过每一段路,这辈子都陪你,你知道吗?我是害怕失去你呀。遥皱着眉头,依然很痛苦的样子,但是我看到了遥很勉强的笑,那种笑让我感觉心揪的好紧好紧。我问,宝贝,你还疼吗?她摆了摆头,轻微的声音说着,不疼,有你在我就不疼了。声音很小很小,我看着她说话的口形才知道话语的。我的鼻子酸酸的,害怕遥看见,我抬了抬头望着车窗外,眼睛稍微闭了一下,似乎要把眼泪逼回去,泪水不但没有退回去,反而随着眼皮的运动,那种叫做眼泪的液体爬上了我的脸颊。我趁遥不注意的时候在衣服上擦去。我不希望遥看到我的悲伤。虽然她发觉了我的担心和痛苦,可是泪水会让她更加的伤痛。我不希望,一点也不希望,我只是希望我的宝贝,我的遥尽快的好起来。

  到达医院后,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我抱起遥就往急症室冲去,旁边的人都惊讶的看着我。我象一只凶猛的狮子,排除所有的障碍,只望遥的病情得到确认和治疗。经过医生的简单诊断,判定遥患的是急性阑尾炎,必须马上做手术。我看着遥虚弱的躺在病床上,那种白色的床单,医院那一股让人刺鼻的味道,与美丽的遥,实在是不相称,她因为疼痛很是虚弱,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昏迷。我握着她的手,泪再一次的流了下来。不知道为什么,我害怕女人的泪,有时候也害怕自己流泪。你是病人家属吗?要马上手续,必须病人家属签字。我已遥哥哥的名义写下了赵俊两个字。进去手术之前,遥醒了,看着我,我告诉她阑尾炎,不怕,很快就好了。她很无奈的看着我,从她那黑黑眸子里发出的光告诉我,她不想手续的,她是害怕手续的,可是她此刻只能听医生的。有些事情并不是你不愿意承受才可以避免的。我望着遥,用坚定的目光鼓励着我的宝贝,咬了咬牙,向她点点头。说实话,我真希望那个躺在病床上的人是我,而不是她。心里的痛楚比在身上割一刀来得更让人无法忍受。只是此刻,没有谁可以帮到我的遥,没有谁可以减轻她的痛苦,我的痛苦,我们的痛苦。

  手术室的门被重重的关上。显示手术中的灯亮起,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遥是温柔的,遥是虚弱的,遥是无辜的,遥又是可怜的。看着窗外的暮色,风吹动着树枝,冬天的树叶少了很多,这样的暮色下,风是冰凉的,我的心也是凉的。我在心理默默的祈求上帝,默默祈求佛,默默的祈求耶稣,默默的祈求这世间可以释放关爱和幸福的诸位神灵,希望他们能够保佑我的遥能够平安的回到我的身边。我唯一做的只有祈祷,唯一做的只有等待。  5/23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