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嫁
时间:2012-09-01 12:52:1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飞白  阅读:

  此时,小窗户的窗帘把小书屋的光线遮掩成淡蓝调子,写字台上的飞天石膏像让人感觉那么柔美,静谧,笛微心里倏忽产生了在家的亲近感。
  突然,笛微眼前一亮,许雅芝把墙角一木柜上红绸子揭开,一个闪光的萨克斯躺在那里。望着与丈夫那支几乎相同的萨克斯,笛微心里颤动了一下。
  随着苏令烟一声开饭了,林笛微和许雅芝回到客厅。餐桌上已经摆满了酒菜和餐具,白玉瓷碟碗和有着细致花纹的银筷子、调羹无不显示着主人的内行和考究。烹调的菜肴红黄绿白黑煞是好看,还摆放了三支高脚杯。
  苏令烟说,今天给老同学露一小手,做个鸡尾酒。许雅芝和林笛微有点惊奇地看他鼓捣。
  苏令烟端出一个不锈钢托盘,上面有两瓶葡萄酒还有果汁、冰块、牛奶、柠檬、樱桃等配料。他站在那里,手里拿个不锈钢的东西哗啦哗啦摇动着,象化验室的化验员搞药物试验,又象魔术师变魔术,两只灵巧棕色的大手迅速而有节奏地舞动着,一会儿,三杯鸡尾酒象三朵鲜花开在餐桌上。苏令烟指着一杯下青上白的酒起名字叫“独钓寒江”;又指着一杯下黄上红的酒称为,“迎春满山”;最后指那透明的紫红、绿黑、橘黄三色酒让许雅芝和林笛微起个名字,笛微想了想说叫个“三仙对酌”吧!许雅芝接茬说咱们就是这三仙啊!

  于是三个神仙就频频碰起杯来。
  苏令烟话语滔滔,先说鸡尾酒的来历,说这种东西不单纯是喝酒,已经成了艺术品。
  笛微插话说,西方人喝鸡尾酒很讲究的,象自由古巴、红粉佳人、尼克拉斯加、教父等著名鸡尾酒都是有固定的配方,连冰块的溶解度都要求很高。问苏令烟的做法依据什么。令烟笑笑说,我是无宗无派,中西结合,既然是艺术就应该创新,自家的条件不可能有酒吧便利,咱就因才而做,追求的是新鲜、热闹。喝鸡尾酒,其实就是欣赏一件艺术品,或者更简单的地说是在寻找一种感觉罢了。

  笛微喝到嘴里感觉味道还真不错,点点头说,还行!
  许雅芝几口就喝得杯子见了底,苏令烟问味道如何?她眨巴眨巴眼,没顾上品!
  笛微说,你叫牛饮!
  苏令烟又大讲中国的吃文化,细致地描述了桌上每道菜的来历和讲究。确实,桌上的菜肴没有一个是名贵山珍海味,但都做出了花样,做出了新意。他指着盘中的一个碧玉的圆盅,盛满玉丝,说叫冬瓜燕窝,全是冬瓜做的,用配好的汤料一煨就有燕窝的意思了。
  林笛微和许雅芝吃得兴味昂然。笛微也是走州过府见过大世面的人,但从未在这种气氛中用餐,这麽有趣,这么悠闲。三个人都打开了话匣子,都喝得红霞飘腮。
  饭后林笛微请苏令烟演奏萨克斯,苏令烟熟练地演奏着,当一曲《人鬼情未了》缓缓响起,那压抑而亢奋的旋律,一下子吹乱了笛微的心:那缠绵悱恻,那绕梁不绝的丝丝缕缕让笛微激动着,下午的阳光淡淡地照在她闪着泪光的脸上,缓慢忧伤的旋律仿佛跟随丈夫回到家中,丈夫斜挎着闪光的萨克斯摇动着身体痴迷地吹奏着,笛微不知是酒的醉意还是音乐的魔力,望着那修长的手指在金属键上象只大鸟上下翻飞,眼前的苏令烟幻化成丈夫,丈夫又变成苏令烟,那反复的几个音符,那反复的旋律象丈夫顽强的性格,他恬淡地微笑,丈夫和苏令烟竟然混合在一起,那宽宽的肩膀,那脸上的线条,那单眼皮眨眼的频率都是相同的,此刻,一切形成了一种场,一种磁场,一种震动频率相同的磁场,难道爱情里有这物质参杂其中吗?

  此刻,林笛微象泡在蓬松的软化物质里,自己僵硬的心,近一年来已经硬化的心被泡软了,泡瘫了,泡成了收拾不起来的一滩水银,一滩金水。
  苏令烟——这个特别的男人就这样闯入了林笛微几乎封闭起来的世界。笛微在变化着,身上本来具有的那种活力苏醒了。这个有趣的男人就象鸡尾酒,有情趣有味道,他的话语听来象一首首曲子,那么入耳,那么动心。
  自从那次相亲事件后郭大年和笛微闹得挺不愉快,不象以前那样十天半个月到饭馆和酒吧吃喝一次。林笛微退居二线后,郭大年有种歉疚感,又经常来找笛微。起初笛微还按时赴约,后来就经常推脱。大年是什么人啊,敏感地看出笛微身上的变化,尤其最近,一扫颓丧的样子,身上的香水味又浓重了,脸色又红润了。大年搅动着咖啡,望了笛微那光洁的面颊,怎么恋爱了吗?笛微倏地脸红了,辩解了几句。笛微同郭向来不掩饰自己,加之自己也有几分得意,就把苏令烟和自己的交往和盘托出。

  不至于吧,我的亲妹妹!部长不嫁,嫁工人!发烧了吧,说着还夸张地摸摸笛微的脑门。
  别是看上你那200平米的房子和你的钱包了吧?
  你这种人永远按照自己的逻辑去理解世界,理解别人,笛微撅着嘴,告诉你,同老苏在一起,我快活极了!
  郭大年确实感到了笛微的快活,从她那闪光的有些疲惫但非常兴奋的眼神里。
  笛微临走时关切地说,大年!觉着你最近消瘦了,脸色也不好。
  大年点点头,皱着眉毛说,是啊,最近感到特疲乏。我还真有点羡慕你了。不过,妹妹还是谨慎些好。
  以往,笛微与苏令烟交往都是和许雅芝三人一起,后来许雅芝诡秘地笑着,我不当电灯泡了!那以后笛微就单独约苏令烟了。她喜欢单独和他在一起散步,让他陪自己在公园那小径上慢慢地走着,听那路旁高大白杨树哗哗的响。

  日期:2012-06-07 11:20:48
  五,野泳
  一辆宝石蓝帕萨特在公路上飞驰,两边的绿树飞速从眼前向后掠过。林笛微好久没这样开车了,好久没有这样放松了,她深踩油门,小车箭一般地射向远方。
  笛微那天特想游泳,让苏令烟陪她到跳水馆游夜场。
  野泳敢游吗?苏令烟问笛微。

  什么叫野泳?
  就是在江河湖海里游泳啊,我给起的名字,可能也有人这样叫,苏令烟呲一口白牙微笑着。
  游野泳那美劲儿,是游泳池得不到的,我们这些“池中之物”应该回归大自然。
  笛微喜欢新奇刺激,于是他们约好在市郊人工湖见面。
  笛微正在飙车,突然从后视镜见一辆摩托车追来,骑车人向她招手致意,当两车并行的时候,苏令烟向她来了个飞吻,然后一股风刮过。笛微见他带个兰色头盔闪着光,一身黑色摩托服,袖子上金属扣子也一闪一闪的,俨然一个英武的骑士。苏令烟在前面挥着手,给笛微开路,笛微心想这个男人真会讨人喜欢,心里灌满了蜜。  6/8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