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嫁
时间:2012-09-01 12:52:1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飞白  阅读:

  真的醉了,她几乎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第二天早晨,阳光把屋子照的通透明亮,林笛微醒了,发现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被子里,脸倏地红起来。以前她有个习惯,每当自己情绪躁动就爱把自己脱得光光的。从丈夫去世,她再没裸睡过。笛微急忙穿上内衣,靠着床头。
  好久没有这么疯了,真是快乐的一天。她象一条晾在沙滩上的小鱼,忽然的涨潮让她游回了愉快的水中。少年那种无忧无虑的时光只有同这群少年的同伴在一起,象一颗一颗小水珠连接起欢乐的海潮。
  摸着有些发热的脸,她感觉自己的生活象一座衰微的古堡,那久已锈蚀的大门,突然咔咔地响了,开启了一条缝隙,透过那门缝她似乎看到了童年向往的森林,弯曲的小径,碧绿的草地,流淌的溪水,远处淡蓝色的山峦。
  想到自己喝醉了的失态,就拨通了雅芝的电话。电话那边传来咯咯的笑声,别提你那狼狈劲了!人家苏令烟把你抱上出租车,我们俩把你送回家的,你睡得象个死狗,人家老苏把你背着,你给人家T恤衫抹了一下子口红和口水,该死吧,让人家一个光棍晚上怎么睡得着啊!

  夸张了吧,编得够悬!林笛微红着脸说。
  哎!你这人可真没良心,不够朋友。我倒没什么,人家苏令烟累得满头汗,累傻小子呢?也是五十多岁的人啦!
  林笛微不知道如何回答,只说哪天请客。许雅芝立刻一口死死地咬着,下周日中午12点,楚江天见,请我和老苏。
  日期:2012-06-07 11:16:39
  三.对酌

  该死的许雅芝吵着闹着让请客,笛微都坐在饭馆的沙发上了,她打电话说有急事来不了了,气得笛微骂她,雅芝笑说,有人陪你就行了呗!
  本来三人聚会,成了笛微和苏令烟二人对饮,弄得两人都有点尴尬。
  苏令烟穿了一身簇新的深蓝西装,扎了条孔雀蓝领带。宽宽的肩膀,两条长腿,挺着胸,让笛微想起商店那黑色塑料模特。她差点笑出声来,捂着嘴向窗外望着。心里倒也满意他的庄重,起码人家对自己是尊重的。林笛微是不容男人俯视自己的女人。
  笛微笑着说,你穿得象个新郎官!
  令烟说,班长请客不敢怠慢啊!

  看他诚恳的样子,笛微心想,现在难得见到这样的男人了,整个一兵马俑!
  笛微点了两个凉菜四个热菜,苏令烟说太多了,吃不了浪费,让服务小姐划掉两个菜,笛微没争执,随他的便。要了两瓶啤酒边饮边聊。
  大厅散座人不多,说话声音都挺轻,传来叮叮咚咚的钢琴声。
  苏令烟说,弹琴的女孩子应该是音乐学院的学生。
  何以见得?笛微瞧了一眼大厅角落高台上弹奏钢琴的女孩,心想这兵马俑还懂音乐?
  弹得中规中矩,显然经过严格训练,但没有激情,苏令烟说。

  笛微嘴角一裂,弹半天才一百元能有激情吗?
  看着那女孩子僵硬的面孔,两人由商业化扯起艺术。话题又自然转到小时候的事儿。
  初一的时候,苏令烟痴迷画画。一次美术老师让大家临摹图画册上的《女少先队员》。结果全班交上来的三十五份图画作业画了三十四个丑丫头,只有一份作业让大家瞪大了眼睛:一个美丽的少女像,比图画册上那个圆鼓鼓的女少先队员多了几分神气。
  林笛微!不知谁叫了一声,随后大家都说象,太象了。于是那份作业在全班迅速传看着。林笛微看到那女孩子瓜子脸盘,那眼、那鼻子、嘴还真象自己。
  往事如烟,两人都感叹时光无情。笛微问,那时怎么想起画我啊?
  图画册的那个女孩子粗眉大眼的有点傻,全班就你漂亮,当然画你啊!苏令烟顿了一下说,林总现在风采依然!

  笛微叹了口气:“昨日黄花了!”
  不会的,人的美丽不会因为年龄而衰减,不同年龄有不同的标准,你现在可以说够得上幽雅了,女人美的最高境界!
  别忽悠我吧!笛微不屑地说。作为美女,从年轻耳边就灌满了类似的恭维话。
  真的,不是忽悠!苏令烟一本正经地说,你说电视《封神演义》里的妲己漂亮吗?肯定漂亮,但那叫狐媚,一股妖气,呵呵。挂历女郎个个艳丽,但那眼神一片茫然,读不出东西,她们都称不上幽雅,幽雅即要端庄美丽,还有内在的文化修养,心地善良,象圣母那样的和善、大度。
  苏令烟单眼皮的眼睛迅速地眨着,真诚地瞅着笛微。
  哟!你还真有一套理论哪!笛微心说,这家伙可不是兵马俑。
  问问你这小白脸如何变成黑老包的行吗?笛微戏噱着瞟了他一眼。
 

 

  哈哈!不好意思!苏令烟用手捂了一下脸,然后又指着自己的脸说,这是岁月的痕迹!

  返城后,我不象你们都有个老爸老妈顶替,俺老爸在台湾呢,我倒是想顶替,人家台湾没那政策。老妈说,你自己闯吧!当时老婆病病恹恹的,儿子已经都会跑了,为这个家也得挣啊!我什么都干过:火车站扛过大包,饭馆当过堂倌,歌厅也干过,那时候歌厅在海员俱乐部,招待海员和老外,别说,喜欢音乐就从那时候开始的,后来在游泳池当过救生员,成天坐在高凳上晒太阳,天长日久就这样了。

  笛微说,你是社会大学毕业啊!上山下乡是主课,返城是选修。
  令烟宽厚地笑着,是,是,社会大学,当了把高尔基,就是不会写小说。
  笛微让他边吃边说,两个人逐渐熟络起来,又回到了当年。
  苏令烟说,最可笑的是,我还摆过卦摊!
  笛微用筷子指着苏令烟鼻子,真行,当大仙骗人!

  半仙!呵呵。我家老邻居王大爷一直干这行,他教过我两手。后来也是实在逼的没饭吃了,我就留起胡子,把爷爷的水晶核桃老花镜带上去蒙事,别说,还真赚钱,一天有时候一张大团结,弄好了两三张。
  笛微让他逗得挺开心。问算卦全是蒙人吗?
  不全是。这里有些玄机。把手伸过来我给你算一卦。咱当场试验。
  笛微起初不想让他忽悠,但女人的好奇心让她伸出了手。
  苏令烟捧着笛微的手煞有介事地看了半天,说,富贵之手!父母双全!

  废话!用你说啊,我老爹老妈活得结实着呢,谁不知道!
  不!我真不知道,我是算出来的:你这手心三道纹是天地人,这人纹特长,证明你长寿,长寿遗传的因素很大,你父母肯定就长寿!  4/8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