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嫁
时间:2012-09-01 12:52:15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飞白  阅读:

  一.相亲
  当国资委副主任郭大年把林笛微拉上车时才告诉她去相亲。气得林笛微大声吆喝:停车!你给我停车!你是我什么人啊?包办婚姻啊!
  车速降了下来,缓缓行驶。
  笛微,听我安排吧,还能坑你吗!总不能这样打单啊?

  林笛微从来没把郭大年当过自己的上司,凭着三十多年的交情,他们之间熟悉得一个眼神,一个手势,甚至身体的一个姿势就能心照不宣,她何尝不知大年的心意呢?可这也太唐突了,让人没点心理准备。
  津中达集团公司的总工程师林笛微一年前丧夫。起初丈夫总喊腰腿疼,医生说是坐骨神经问题。工作太忙,她没太在意,心说都是当年下乡闹的。丈夫要强,总是自己开车去扎针灸,后来上车都吃力了,就让儿子送他。林笛微成天忙得天昏地暗,一次也没送过丈夫,这让她后来想起来就揪心地疼。
  丈夫被确诊为骨癌,如遭雷击,险些摔倒。无法忘记肿瘤医院那个马脸主任钉子似的眼神:你是他妻子吗?你知道他忍着多大的痛苦啊,这种疼痛是正常人无法忍受的!
  当看到丈夫躺在水晶棺材里,身体冻得瘦小了许多,脸上被油彩夸张地涂抹着,她控制不住了,生平第一次嚎啕。这个与自己走过苦难的亲人再也见不到了,她想抓住他,一瞬间象溺水的人想抓住唯一的救生物,她扑在棺材上死死地不放手。
  最后,还是儿子把她的手掰开,将母亲紧紧抱在怀里。
  丈夫的去世让她长时间处于麻木状态。办完丧事,儿子和儿媳陪她随旅游团到欧洲旅游,回来第二天就上班了。人们看到的依然是那个端庄美丽精明干炼的女总工。她工作更投入更勤奋了。每天三顿饭都在公司吃,晚上不到十点不回家,夜晚拖着疲惫的身体冲个澡就上床,连梦也没有天就亮了,又继续工作。就这样一年很快过去了,人们背后都想着她的婚姻,可她自己却从来没闪过这念头。

  郭大年给笛微介绍的是中央某部的副部长,六十岁,老婆半年前去世了。一次陪副总理视察开发区,副总理特意关切地问了他的婚姻状况。从那之后,选择部长夫人,列入了秘书老王的工作日程。选美工作已经进行了几轮,办公桌的抽屉里堆满了美女照片,副部长也挑着见了几个,都没点头。郭大年是王秘书中央党校的同学,大年也多次见过这位副部长,于是王秘书和郭大年促成了此次会晤。

  林笛微知道人家堂堂副部长专程为自己来本市,怎么也得给个面子吧,心里也有种好奇感,她伸出涂着亮甲的细长手指点了点郭大年的太阳穴,赏你个脸吧!
  郭大年舒服地一笑,猛踩了一脚油门。
  市政府第三招待所。不了解内情的人听这名字也太没色彩了,同那些四星五星宾馆比起来有点寒酸,有点过时。可是当汽车驶入那军人站岗的大门后,林笛微才知道什么叫侯门深似海。
  汽车弯进里面,让人豁然开朗,湖泊相连,亭台楼阁相接,水榭竹轩映照,莲花盛开,水鸟成群,有时还窜出雉鸡、野兔。除了警卫人员,服务员,这里就是闪着光的小轿车出没。
  关副部长有客人,林笛微和郭大年坐在大厅的皮沙发里等待。大厅高阔宽敞,巨大的水晶灯闪着柔光,迎门通壁一幅巨大的山水画,出自名家傅包石关山月之手,堪比人民大会堂那幅《江山多娇》,几个古瓷大瓶都是明清的工艺精品,郭大年很在行地看着,不住地点头,叹服地嘟囔着,宝贝啊!

  笛微到过不少高档酒店,纽约巴黎东京那些富丽堂皇之地也让她惊叹过,但这里独有的豪华透着一种凛然的威势,置身这里你会体会到什么是权力,以及附着在权力上面的身份、地位还有花团锦簇的享受。人啊,不少人一生不就是追逐这些吗?林笛微踩着厚厚的羊毛地毯,看着自己的高跟鞋深深地陷进苍翠的羊毛地毯中。
  当王秘书把他们介绍给关副部长时,关副部长从沙发站了起来,先握了握郭大年的手,亲热地叫着大年,眼睛却瞄着林笛微,然后就握住林笛微的手,很有力度地摇了摇,笑着说:早就听说过年轻有为的林总,果然气度不凡啊!
  笛微脸色微红,连忙说,我可不年轻了!
  哈哈哈!在我面前可别说老啊!
  部长笑声很大有些嘶哑。大家都跟着笑。寒暄几句后,郭大年知趣地说有事找王秘书商量,就和王秘书退了出去。
  副部长显然挺兴奋,俨然是这个大厅的主人:坐这里吗,小林!一个劲招手让林笛微坐近点。

  笛微不情愿地坐在副部长旁边的单人沙发上,用手轻轻地拈着自己的百折裙。副部长亲自剥了个香蕉举在笛微面前。
  笛微见面前的这只手,骨节粗壮,指甲方扁,食指指甲残存了一半。
  接过香蕉她小口小口地抿着,微青的眼皮耷着,睫毛颤颤的。
  关副部长和林笛微一问一答地聊着。这位副部长不愧是中央大员,谈起业务如数家珍,数字圆润地从嘴里滚出来,每个问题都能说到啃节上,听话时很专著,不时地点着头,很恰当地点评着,话语中偶尔透露些不出原则的上层消息,语气中总把主语的我换成中央:啊,中央有此考虑,中央正在调研中,中央很……
  后来他渐渐将话题引到自己的家庭,妻子的死,在国外上学和工作的儿子女儿,回家后的空虚孤独。那沙哑苍老的声音,林笛微感觉在听一个可怜巴巴的老人诉苦,刚才还气宇轩昂的中央大员,眼里的亮光一下子熄灭了,那眼神很象自己小区里那匹无家可归的老狗。
  关副部长很想留笛微吃饭,林笛微说母亲有病住院得赶回去,婉言谢绝了部长的美意。

  此次相亲宣告夭亡了。
  王秘书几次打电话催问郭大年,说部长想请小林吃饭,说部长此次来本市没其他公务,就是专门相亲的。林笛微死活就是不去,搞得郭大年很难堪。
  起初林笛微确实也被部长夫人那眩目的光华所扰动:豪奢的大厅、松软的地毯、湖光山色的环境、中央机关门前站得笔挺的军人,各种场合的灯光和微笑,人们投来的恭敬和羡慕的眼神以及与部长夫人相联的一切,真是难以抵挡的诱惑。有这样一个丈夫,今后的工作生活会很顺畅,再也用不着看别人的眼色。然而,笛微毕竟是女人,在婚姻上,她无法更理智地去思考,她的一束特殊的神经让她难以接受这位副部长。

  那粗大手指,显然是从小干过农活的手,让她想起当年人家给她介绍场长那个农村来的小舅子。当年她就给自己上过一把锁,什么都能与贫下中农结合,但身体是底线。还有他那沙哑的嗓音,似乎喉咙的拐弯处卡着一块痰,每句话都感觉那痰在嗓子眼里跳,后来跳得自己也感觉嗓子里有痰丝在拉。那油光的秃顶,十几根头发从左牵到右,形成一种象征的趋势,提醒人们别忘了当年的旺盛,欲盖弥彰,更让人倒胃口。还有那浓重的外地口音,居然把“抓”读成“瓜”,“抓住”念成“瓜固”。哦!受不了。想着与这样的人在一起吃饭睡觉,那样的身体压着自己,那样的脑袋蹭着自己的皮肤,她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1/8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