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今天,别再错过你
时间:2012-08-28 09:03:5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shanshiyi  阅读:

  我问她是不是一年或者两年之后,她也会把我忘记。忘了我的名字、长相,忘记我们相处的日子,忘记在夕阳下观看远去的火车。
  她对此进行了明白无误的否认,她说:“我不会忘了你,因为我早把你当作最后一个了。即使有什么天灾人祸,让我们分了手,我也会只记得你。你会忘了我,可我还会记得你。”
  她还对我说死了之后的事,“如果有一天我死了,死之前的那一秒,我的头脑里没了抽象概念,我也会记得你的样子,也会记得你的手放在我背上的温柔。”
  我有些感动了,不是因为她所说的话,而是因为她说话时的表情,她像是受到了惊吓,憔悴万分,我不知道她哪里来的泪水,流了那么久,整张脸看上去像洪水过后的大地。
  最终我们还是分了手,现在想来,当时也没有特殊的原因,我无端地认为大家相处腻了,分别可能是我们最好的结局。分手是我提出的,她没有拒绝,两天之后,离开泰安,去了南方,至于是南方哪座城市,她没告诉我,我也没有细问。她买好火车票,我去站台送她,那是一列去往深圳的特快列车,她可能去往深圳,更可能在途中某个城市停下。其实,我完全可以抢过她手中攥得紧巴巴的车票,弄清楚她到底去向何方。我没那么做,我以为许久之后,我会将她忘记,就像她也会把我忘记一样。我并没有料到将来的某一天,我会特别想见到她,特别想握住她的手,吻她的眼睛。送她上了车,我有一种释然的感觉,三年的时间,在人生旅途中微不足道,以分别的方式向过去的三年道别,我身上仿佛卸下了重担,像是泰山挑山工终于到了山顶,回望山下,拭掉脸上的汗水。
  我没有想到我们会以这样的方式告别,其实我早已料到了我们的分别,只不过我以为将会有哪个接任者出现,顶替掉我现在的位置,而我呢,像个步入中年的拳手一样黯然退场。当然,我不会善罢甘休,在同怡佳相处的那段时间,我购置过几次可以用来伤人的兵器,比如说长达一尺的短刀、十厘米长的匕首、全不锈钢制的双截棍、一米多长的镀银枪头等等。我曾经向怡佳声明过,如果我看到有人再碰她,有人再跟她发生各种各样的关系,我不会动她一根指头,我会在那个男的身上留个鲜明的记号。我不能保证对方的生死,因为我不清楚那家伙身高、体形和躲闪的能力。这是个奇怪的场面,我在怡佳面前亮出那把一尺长的短刀,她的脸上顿时变得煞白。
  怡佳认为我多此一举,她说不会对其他的男的感兴趣,她说她不会跟我分手,除非发生了天灾人祸。她有过一个想法,在我们毕业之后选一个适当的时间登记结婚。她认为结婚是爱情的最终归宿,如果两个人相爱,或者他们自认为相爱,就应当步入“围城”。她那时也绝没料到我们将来的分手,她沉浸在自以为是的设想之中,完全不知身在何处。她还设想过我们分手的前提条件:火车出轨把我们双轧死在大马路上,尸首无存;日本军国主义复活,再次入侵中国;外来物种占领地球,用先进的高科技武器将所有两腿直立浑身无毛的生物消灭干净。
  可我们最终还是分了手。
  没有发生任何天灾人祸,我们还是分了手。
  第五章
  有一年冬天怡佳的脚冻伤了,脚面开了几道裂口,疼痛难忍,不得不终日穿着厚厚的皮棉鞋。这完全是她本人的过错,那年冬天特别冷,“十一”之后三个星期下了一场雨加雪,元旦之前她仍然穿着高跟鞋,怎么劝也劝不听。
  她的脚就在元旦那一天冻伤了,本来我们计划去云南丽江做一次旅行,因为她的脚伤只得取消了。即使有人一个学期不见踪影,学校也不会追查,对于只有大约半个月的旅行,也没人在乎。
  元旦这一天,我给怡佳买了一对耳坠,是银制的,也可能是镀银的,我不知道,反正花了我五百块。给她戴上之后,我吻了她的小耳朵,同她商量旅行的事。她告诉我,她去不了,因为她没办法把脚上的鞋脱下来。她的脚冻伤了,伤情十分严重,这是她在元旦还穿高跟鞋的结果。她有很多双高跟鞋,有不同的花色,不同的类型和不同的质地,除了尺码一样外,绝不在其他方面相重复。怡佳像你平常所见的女孩子一样喜欢庸俗的美,如果不是寒冷的天气把她的双腿冻得瑟瑟发抖,她会把连衣裙穿到寒冬腊月。她的裙子同鞋子有很大不同,没有太多花样,这是因为她对粉色近乎固执的喜爱。
  她的脚冻伤了,没法从脚上把鞋脱下来,我费了很大力气才把那双浅红色尖头高跟鞋脱掉,她的双脚肿起老高一块,跟袜子粘在一起,我不得已只好用剪子将她的一双袜子剪碎,不仅如此,她的脚面上开了几道口子,像嗷嗷待哺的婴儿的嘴唇。我稍稍碰一下,她都喊疼。她坐在床头,翘起二郎腿,我把她抱起来,用几层被子盖上她的脚。为了治好她的脚伤,我去药房拿了几味中药,晚上给她泡脚。我还记得她把脚放进浑浊的煮了中药的热水之前小心翼翼的样子,仿佛害怕一双脚被热水蒸得只剩骨头。她的脚小巧可爱,好像轻轻点水的蜻蜓,我用力一按才将她的脚放进洗手盆。中药是我在岱宗大街的药房抓的,按照医师的叮嘱煮沸约四十五分钟左右,开药的中医字迹难以辨认,我也没搞清那盆浑浊的水中颗粒状和苇叶状的东西叫做什么。
  怡佳脚冻坏的那段时间很少出门,我不得不负责她的衣食住行。每天晚上九点钟左右,我会准时熬药给她烫脚,她对水的温度过于苛刻,太热了不行,太凉就更不行。第一次把脚放进水中,水可能太热了,她大叫一声,把脚抬起来,许久之后才肯重新放进盆里。给她洗过脚后,也许是药的作用,让她疼痛难忍,我冻伤过脚,明白那种疼痛,虽然不刻骨铭心,但对于怡佳这样娇气的女孩来说已经够受的了。她把眼泪滴到浑浊的水中,引起一片水晕。我手里握着她的脚,给她擦过之后,抬头看她的脸,她眼里噙着泪水,泪光闪烁。我问她疼不疼,她摇摇头,侧过脸,仿佛不愿让我看到似的,仍旧在哭。
  我责怪她不该在这种天气还穿高跟鞋,她没有辩解,突然对我谈起将来。她问我如果她满头苍发的时候,我会不会还为她洗脚。我说我不会,因为她还没等到满头苍发,也许就已经把我抛弃了。
  “我不会抛弃你,”她擦了眼泪,信誓旦旦地说,“即使将来我们分了手,也是因为你不要我了。”
  她说话的时候情绪激动,像是宣读入党誓言一般慷慨陈词。我笑了笑,如果不是想到她可能曾经对其他男友说过同样的话,差点儿信以为真。我反问她我为什么会抛弃她。  6/11   首页 上一页 4 5 6 7 8 9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