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今天,别再错过你
时间:2012-08-28 09:03:5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shanshiyi  阅读:

  “你还是活着比较好,至少能让我知道我应该爱谁。”她颇有些伤感地对我说。
  “即使我死了,你也可以一样爱我。”
  “那不一样。”怡佳抬头仰望虚无缥缈的前方,眼神熠熠生辉。
  我不清楚怡佳“那不一样”指的是什么。我猜想她可能认为如果我死了的话,是断不能抱着她入睡的,而她也不会在我怀里泣不成声。我是很久之后才知道她是一个孤儿,她的父母死于车祸,其他亲属还在,但是长久寄人篱下的生活让她始终处于飘浮之中。她是一个极为伤感的人,表面浮华而内心虚弱。
  夕阳西下时分,我们也可以坐在房顶上远眺。清凉的风吹拂着,接二连三驶过的火车和西侧平静的湖水无不令人遐想。当列车驶过时,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贴在列车车窗上的一两张面孔,我努力猜测他们的身份和他们的遭遇。我认为他们处于幸福之中,怡佳却说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烦恼。我嘲笑她有些像深沉的哲学家,她却说:干吗把别人想象得那样幸福,自找苦吃。
  别人的幸福便意味着自己的不幸福,这就是怡佳的逻辑。她对我说同我在一起的两年多时间相当快乐,我不知她所说的快乐就什么而言。在我的朋友眼中,我与怡佳的关系相当和谐,陶贺强不得不佩服我,他说我的魅力如此之大,以至于能够同怡佳相处如此长的时间。陶贺强有理由表示惊讶,他与怡佳之间相处的时间算是长的了,但也不过半年之久,而我跟她却能在将近三年的时间平静地度过乏味的岁月。可我否认了陶贺强的说法,那时我宁可相信怡佳所说的爱我的事属实。我宁可相信她爱我,也不想别的什么人对我们的关系指手画脚,即使是最好的朋友。我当即对陶贺强表示:我爱成亦佳。我们之所以能够维持关系完全是爱情使然。为了证实所言不虚,我也努力在人前做出“爱”的样子,其实也不用我装模作样,我与怡佳和谐的关系是人所共知的事实,我们同进同出,形影不离,终日像度蜜月的新婚夫妇。
  还记得第一次同怡佳约会是在那次登山回来的第三天,她提出与我见面,我同意了,然后我们在一起度过了整整一天。我们那天一定去过很多地方,我虽然记不得到底去了哪里,但还能想起当晚的疲劳,我们在一起走过太长的路,很有可能差不多将整个泰城转了一圈。下午时分,街道上满是向游人兜售的小贩,出租车也伺机而动,招揽生意。一辆粉红色出租车开到我们面前,问我们需不需要搭车,一位衣着不整的老太太缠住怡佳,向她兜售香火,车站警察及时出现,将老太太赶走。后来我们想休息一下,四处寻找可以歇脚的地方。所有的餐馆和饭店宾客盈门,连肯德基也没有空下的座位,我向怡佳建议找间钟点房。她爽快地同意了我的要求,在超市买了些速食品,在火车站广场招手打了辆出租,让他们随便将我们带到哪个宾馆。司机开了二十分钟,行程十几公里,把我们带到泰城南部挨近齐长城的一处偏僻的郊区宾馆,我暗自佩服司机的精于算计,从我们手中赚走了三十块钱。
  我们在宾馆靠近湖水的客户里上了床。上床之前,我有些顾虑,但怡佳的热情让我抹掉了怯懦,她像八女投江的烈士一样扑向我的身体,让我招架不住。我们靠着墙,就像靠着春日杨柳树下的阴影一样,拥抱在一起接吻。后来我也搞不清楚如何移动到了床上。
  陶贺强曾经向我讲述过他同怡佳上床的种种细节,那时我还没能成为怡佳的男友,我想他一定后悔万分,似乎他的讲述妨碍了我们之间的友谊。陶贺强的讲述生动有趣,细节之处也丝毫不漏,通过他的讲述,我可以联想到怡佳躺在床上侧卧或者仰卧的种种情态。当我第一次接触怡佳的乳房,发现实际情况与我所想并无二致,我不得不佩服自己的想象力。
  我早说过,怡佳是个好色的女人,这类女人是危险品,可以设想如果我不在她身边,她一定会找了别的男人睡觉。从初次相识到谈到开房上床之类的事宜,怡佳不需要太多过渡,她会将事情尽量简单明了地处理,一切都是那么的顺理成章、天衣无缝,仿佛她认识某一个男人是专为跟他上床。后来她向我指出了跟别人上床和跟我上床之间的区别。她告诉我之所以跟我上床完全因为爱情爱情是个空洞的概念,没几个人能够准确理解其含义。她向我提出这个词汇,我不明白她所指的是什么。也许,在她看来,跟一个男的认识、相处、上床、同居就算爱情,那样的话,我承认我们之间存在爱情,而且我们爱得不能自拔。她却不同意我的看法,她认为她对我的感情——也就是她称之为“爱情”的那个东西,就像朱丽叶对罗密欧一样,爱的对象不可变更并且矢志不渝。要反驳她,不需要太过复杂的逻辑过程,我只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反问她以前如何同那些男友相处足矣。我推测怡佳不止向一个人提出过有关爱情的事,但她矢口否认。每当我同她做爱,进行到最快乐的阶段时,我总是不可抑止地想象出她跟别的男人睡在一起的情景,在那个时候,我还没能成为她的男友,她摆出各种姿势,和那个我可能认识也可能陌生的男人行鱼水之欢。想到此,我内心万分痛苦心如刀绞,见到好友陶贺强,我的内心也矛盾之极,有一次喝了酒,我甚至用啤酒瓶打了他的头,让他在医院住了半月之久。我后来向他道歉,他也原谅了我,我们依然是好朋友。他之所以原谅我,是因为他认为我在喝了两瓶啤酒之后,行为举止已经处于疯狂的状态。事实上,拿起啤酒瓶的前一分钟,我还是清醒的,我仿佛看到他和成怡佳抱在一起把酒言欢,我没有过多考虑便打了他的头,事实证明那只是一场幻觉,怡佳根本没去参加酒会。
  陶贺强对我讲述他跟怡佳做爱的场景时,没有提到怡佳哭泣的动作。我起先认为是他的疏漏,我们对往事的回忆总会只记住关键,而忽略其他。怡佳做爱之后很容易犯老毛病,她会抱着我,沉默片刻后,哭泣,有的时候她会哭整整一夜,我不知道她为何而哭,也就不知道如何劝她,任凭她将眼泪洒在我的胸膛上,沾湿很大一块被子。每当此时,我会用力抱紧她,将她的头更加贴近我的胸膛或者肩膀,我可以清晰地闻到她头发里的清香。我发现这种方法相当有效,许久之后,怡佳就不再哭泣,振作起来,抹掉眼泪,恢复常态。  陶贺强从没向我讲述过怡佳哭泣时的样子,此后我也向他询问过,他信誓旦旦地说怡佳从没在他面前哭过,一次也没有。我怀疑他是有过顾虑,所以没说实话。怡佳也没向我说清楚哭泣的原因,她只是说有时候感到特别伤心,想哭就哭了出来。除此之外,她什么都肯告诉我,只有这个,她好像有什么秘密宁可藏在心里,也不肯说出来。她告诉过我,其实具体交了多少男友,她也记不清了,只对其中为数不多的几个印象深刻。我相信她所说的是事实,她应该对“旧爱”记不清楚,否则如何寻找“新欢”呢。  5/11   首页 上一页 3 4 5 6 7 8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