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今天,别再错过你
时间:2012-08-28 09:03:5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shanshiyi  阅读:

  跟她做了半年多的朋友,我才对她有进一步的了解,她其实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同我所见过的物质女孩没什么不同,这类女孩喜欢琼瑶的电视剧,喜欢听虚假的爱情故事,梦想中的白马王子有固定的形象,首先长相出众,可以满足她们的虚荣,其次身家百万,能够给她们提供舒适的生活。怡佳也是如此的物质,她经常拖着我看高丽棒子的韩剧,看得眼泪横流,悲叹连连。我弄不明白的是她为何最终选择了我,而且交往了长达三年的时间。对于自己的长相,我无法做出客观评价,但我肯定不是身家百万。她对此事的解释只有三个字:我爱你。
  我不会相信她对我的爱情,就像她以往的男友现在回忆起来也不会相信她一样。她交往过太多的男友,对男人再了解不过,我只是她暂时的男友,这一点我比谁都清楚。陶贺强不止一次以亲朋密友的身份提醒我:万不可太过天真,适可而止。他的意思是说怡佳是水性杨花的人,人品不可靠,应当多加小心,不能陷入太深,以免不能自拔,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她的前男友,那个学法律的大一小孩就是一个极端的例子,那小子喝过一整瓶灭草剂,没有死掉,后来又找了二十几个人打得我脑袋差点开花,但也没能平息此事,怡佳单独找到他,除了表明愤慨之外,特别向他声明:他永远失去了同她继续交往的机会。一个星期之后,校园里四处传播着他的死讯,一天深夜,他溜出寝室,不知在哪里找到一根绳子,跑到学校最北的围墙前,找了一棵歪脖子树,打了一个结,自挂东南枝。学校是依山而建,北邻便是泰山的支脉,那棵松树处于山脚下,大概有三四十年的树龄。事后证明,他为了把自己的脖子套在绳子扣上费了很大的力气,绳子扣距离地面有两米左右,他没有任何可以用来踩踏的东西,所以要想死掉,必须努力向上跳跃,还得恰好将脖子放入绳子扣中,这是一个相当困难的动作,我不得不佩服他的身姿敏捷和良好的视力,半夜时分能够做到这点难度之大,令人不敢轻易尝试。夜晚山风很大,等到第二天下午有人经过发现他,他挂在那里,差不多被风干了。
  这个死去的小子是我的前车之鉴,时时提醒我切勿走得太深。他死时,怡佳除了大吃一惊外,并没太大的反应,也许在她看来死亡之类的事情稀松平常,只是死的是她所认识并且有相当了解的人所以才吃惊,所以才有所不理解。她告诉我说,死去的那人并不坏,基本可以算个好人,也没有精神病史,她绝没想到他会去死,也没想到他用这种方式去死:上吊的方式太离奇,太引人注目,他死也应当死在隐秘的地方,这样死后也不会被人围观——那个样子太难看了。
  怡佳也许因为死去的那人哭过,但我没有看到。她的态度相当淡漠,她说自此之后,便没人再打扰我们了。她一副释然的样子,好像全身血污的人洗净了身子。事实并不像怡佳所说的那样,接二连三还有不少同她仍有联系的前男友以各种理由和她见面。我那时心态不能平静,还不能容忍此事,有几次我跟踪她,将同她一起散步或者面对面喝咖啡聊天的陌生男子赶走。那些人都很知趣,每次我一出现,怡佳便向他们介绍说我是她的男友,他们便快速消失,不再留恋,那时我想我应该给她的那些前男友在报社发表扬信,他们态度相当坦然,绝不拖泥带水。也许根本不是他们态度的问题,那段时间我随身带一把肠形水果刀,在阳光照耀下显得锋利无比,遇到类似情况,我便亮出刀子,做出开打的架势,我练过泰拳和双截棍,加之拥有武器,我有十足的把握打赢他们。
  有一次我并没在陌生男人面前出现,我跟踪怡佳整整一天,我不能想象她在一天之内接连见了三个男人。我不敢在他们和怡佳有说有笑怡然自乐时出现,我担心做出过火举动,我甚至想也许我会冲上去捅上一刀,事情便无回挽回。晚上回到同居的地点,我重重地给了怡佳一巴掌。她怔了一下,随即哭出来,我忍受了她将近十分钟的哭声,不做任何解释,不去解劝她,站在三尺之外,碰也不碰她,任凭她眼泪在脸上横流,把整张脸哭得像北美地图。她见我没有反应,而是瞪着眼看她,便不再出声,揩去脸上的眼泪,去门口盆架上洗了把脸,平心和气地对我说:我爸都没打过我,你是第一个。她表情淡然,随即甩手给了我两巴掌,正反手各一下。她出手很重,我的脸上火辣辣地疼。  她对这件事的解释是:我不可能惯着你,我是要跟你过一辈子的,无论我做了什么错事,你都不能干涉。随后她进一步解释了当天所发生的事情,她只不过同他们偶然相遇,其中一位是她的远房亲戚,至于其他两人也只是普通朋友,她同他们之间没有发生任何事情,谈论的话题也局限在很小的范围内,她请我相信。我愿意相信她,我更相信自己的眼睛,我跟踪了她一整天,没看到她随着他们进入宾馆一类的地方。
  怡佳此后每次出门做什么、见什么人都会向我解释清楚,她希望我不要跟踪她,给她信任,她真的担心我会做出什么傻事。后来我问她为何能与我维持将近三年的关系,她告诉我她害怕我真的会拿水果刀杀了人,如果那样的话,我会住进监狱,也有可能脑袋搬家,那样的话未免太可怜,她不忍心看我那样。她的担心和害怕有充分的理由,她出去约会,我跟踪她时总会带一把肠形水果刀,有一次冲进泰山广场咖啡店,直接把刀子插进她和陌生男人面前的桌子上,场面有些滑稽,那人灰溜溜地走了。怡佳觉得很丢面子,事后她告诉我那男人其实是女的,是她的高中密友,长相有些中性,常被人无端猜疑。
  第四章
  大学余下的一年半时间,我们习惯了在火车的轰鸣中睡觉,我们所同居的民房所处的位置距离泰山车站只有三四里路的模样,沿着铁轨再向西便是济南,火车一般由济南驶向泰山车站或者由车站驶向济南,居住时间长了,我们可以轻易地通过声音判断出列车前进的方向以及列车的种类,普快还是特快。民房的东侧南北方向有一道公路凌驾于铁轨之上,站在公路桥,可以居高临下地观看列车的行进。闲暇时候,我和怡佳喜欢伏着公路桥的栏杆眺望远处的湖水和近处快速驶来的火车。我曾经想过,如果跳下去,落到急速行驶的列车上,我便可以随着它驶向陌生的他乡,这是一个相当刺激的设想,我的生活方式会得到巨大的改变,我会遇到别的什么人,也许流落街头,也许富甲一方,可是我从未付诸实施,每当我在桥栏杆上做出跳跃的姿势,怡佳一定抓紧了我,生怕我真的跳下去随着列车驶向远方,不知所终。怡佳警告我如果我跳下去一定摔成烂泥,她不想我有那样的结局。  4/11   首页 上一页 2 3 4 5 6 7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