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过今天,别再错过你
时间:2012-08-28 09:03:5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shanshiyi  阅读:

  怡佳比她温柔多了,我们初次在校外民房同居,她置办了所有房东没有留下的家具,包括一套电脑桌椅、一套灶具、两份餐具、两把椅子和一张席梦思垫子。那张席梦思床垫柔软舒适,睡在上面,像置身繁花盛开的梦中。同居的第一天晚上,她睡在那张床垫上,而我趴在她的身上。那是我们第二次做爱,第一次是在宾馆中。我对她的身体有些了解,所以做起来轻车熟路。铁轨与我们所住的房子相距不足二十步,我和怡佳互相抱着拥吻,温习对方身体的时候,一列火车急速驶过,震耳欲聋的声音此起彼伏,火车行驶在铁轨上所产生的巨大震动如此剧烈,险些让我掉下床来。将近五六分钟的时间,我丧失了听觉,完全听不到怡佳发出的声音,只通过她的表情,我可以看到她对我们目前所做的事情充满把握,并且沉醉其中。她抬头,用青蛙似的舌头触摸我的脸。她做出的姿势相当丑陋,坚实的乳房蹭着我的胸膛,下半身也努力向上挺拔,整个人像一株畸形生长的向日葵。
  成怡佳是那种性欲很强的女人,这类女人通常喜新厌旧,全身的荷尔蒙分泌过于旺盛,喜欢时时刻刻有男人陪伴在左右,对这一点我有切身体会。她让我对女人有了更深的了解,我甚至想,如果有一天被她抛弃,也值得了,能够应付得了她,便意味着可以应付世界上百分之九十的女人。对于男人来说,征服女人同征服世界一样令人心动。
  第三章
  校外同居的男女同学不乏其人,甚至有一对男生或者一对女生同进同出者也屡见不鲜。这是人身自由范围之内的事,学校并不过多过问,只是在我和成怡佳同居半年之后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校外同居者不得不有所收敛。事情并不大,说清楚只需一两句话,但此事却引起了相当大的客观效果。我所认识的一位姓尹的哥们在同居时将女友毁了容。这位尹兄用一把水果刀在女友脸上划了一道十字。对于此事,我有些疑问:第一、从没听说过这哥们对雕刻产生兴趣;第二、这哥们所划的十字到底多长多深,我不得而知,事后,那个女孩整张脸缠了绷带,休学半年,半年后我再见她,因为整形手术的缘故,脸上的伤已经没了踪影;第三、尹兄是不是对基督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无从知晓。这些疑问,我再也不可能弄清楚,尹兄被开除,回了老家,那女孩我虽然还可以见到,但也不好去问。关于此事的细节,我纯粹是道听途说。据陶贺强讲,尹兄是在同那女孩做爱时,从床垫子下摸出了水果刀。陶贺强还说,这是一种病,当一个人进入疯狂忘我的状态容易产生幻觉,从而做下错事。  因为这件事情,校方肃清了所有校外同居者,先后有十几人被开除,我和成怡佳之所以幸免于难完全是侥幸。当学校团委和保卫科组成的工作组深入校外民房清查时,我们还在由北京到泰安的火车上。那时我们做了一次长途旅行,在北京玩了七天时间,在那七天之中,没人过问我们的行踪。
  回到学校,学校大戒严持续了半个多月,清查所有学生,严禁外出,每天晚上各系部负责人和辅导员清点人数,不能有所遗漏。即使在白天,也是大门紧锁,学生不能随意外出,除非有特别假条。特别假条我们没法搞到,要想校外约会只能另外想办法。学校的西北角成为我们白天碰头的固定地点。我还记得那时我拉着怡佳的手沿着树林深处的小河散步,刚刚有过一次暴雨,夏季的河流积满了水,站在岸的这一边可以看到对岸的凉亭出现在云雾之中。青蛙的叫声此起彼伏,那声音好像来自遥不可及的深井。至于晚上,我们如果需要,必须跨越学校的栅栏,学校的栅栏并不高,但却地势险要,栅栏的两侧全是陡峭的巨石,夜色笼罩之下,稍不小心便会出现意外,而且时不时有一束亮光闪过,那是学校棒打鸳鸯组正在执行任务。最好攀登的栅栏在学校体育馆的后面,此处易于攀登,更由于巨大建筑物的遮盖,不易察觉。
  学校晚上十点钟查点人数,我们通常在九点钟过后翻过栅栏,来到校外,找一处地方幽会。怡佳欣然于此,对于她来说,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冒险,足够刺激,足够扣人心弦。那时她常穿一件粉色连衣裙,她的身姿并不敏捷,每一次翻越必须有我的帮忙。有时我在她的下面,双手托起她,把她送到校外,有时我需要在校外拉她一把。每做一次这样的动作,她便气喘吁吁,还止不住地笑,似乎陶醉在劫后余生的欢喜之中。我们通常选择钟点房或者地点偏僻的看球室,虽然这些地方内部设施简陋,但没人打扰,我们自得其乐。每一次怡佳都是迫不及待,她不喜欢缓慢的进入高潮。而且我们没有太多时间。我们计算着时间在钟点房或者看球上简陋的木凳上做爱,以免错过了点名的时间。
  如此令人紧张的情况之下,怡佳仍旧不忘同我交谈。有时她会问我一些古怪的问题,甚至谈到爱情。她提出的问题不合时宜,至少我这样认为。木凳发出吱吱呀呀的杂音,让我心神荡漾,让我毫无心思回答她的问题。
  她所提起的问题无比尖锐,令我想到也许在同其他男友交往,在某一个地点做这种事情时,她也会问同样的问题,我想象着她那时的神态和举止大概跟今天别无二致。想到此,我忿忿不平,心里万般心绪,我嫉妒最早认识怡佳并同她发生关系的男人,他从怡佳那里得到了最初的温柔,而我呢,我面对怡佳的提问竟然无所适从。如果那些与怡佳交往的男人,我全认识的话,我想我完全可以向他们一一讨教——他们在那种关头,如何应付怡佳所提出的没有答案的问题。
  我曾经向陶贺强询问过此事,他语焉不详,说已经完全忘记了怡佳是否问过有关爱情的事,更不可能记起自己如何回答。陶贺强那时又有了一个新的女友,他不想旧事重提,也不想交待过多细节,凭空增加我的烦恼。他也认为我是爱怡佳的,而且认为爱一个人容易导致疯狂的事情发生。
  此后在各种场合,怡佳不下一百次问到过此类问题,我尝试着用自己的方式进行回答。一般情况下,我避而不谈,转而谈论其他话题,只有在无法逃避的情况下才敷衍两句。怡佳对我的回答总不能满意,但也不再追问下去。她很可能并不在乎问题的答案,只是没话找话,以免我们相处时太过尴尬,但我不能给她满意回答时,她也不恼怒,而是低了头,颇有些凄楚地说,可我爱你。每逢她说出此话,我笑出声来,不是那种听了可乐的事的捧腹大笑,而是装模作样的笑。她一脸迷惑地问我:难道你不相信,这是真心话。极少数情况下她甚至哭起来,她哭的时候声嘶力竭,并且此前没有任何征兆,也许一秒钟前还是满面桃花,但接着便是阴云密布倾盆大雨。她的哭相太特别,即使心肠再硬的人也会为之动容。我受不了她的哭声,直到我指天为誓,她才肯消停下来,而后不管身处何种场合,抱着我,把头枕在我的肩头,把眼泪滴在我的衣服上。每一次,我的上衣都会湿掉一大块。  3/11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