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众和他的妻子们
时间:2012-08-26 09:05:19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荠菜香  阅读:

  张晓菲走了,王众压抑着情感的悲愤和对儿子的想念,没日没夜地忙碌着,筹办着他的小企业。功夫不负苦心人,王众终于成功了,用房子作抵押贷了点款,又找了个合伙人,上了一个小的化工项目,雇了十来个工人,自己做起了老板。
  好男人是夜里的一盏灯,没有他,一切都变得暗淡,没有他,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都没了光和热。
  一段爱情的结束,一个好男人的离开,好像舞台剧关灯换屏,令人惆怅,尽管这剧没有十分的精彩。
  张晓菲离婚后带着儿子的生活,的却不那么清闲,上班、做家务、管孩子,里里外外一个人,再说这些原来大多是王众干的,她忙得疲惫了,难免朝孩子撒气,可伶的孩子没有了以前的洁净可爱的面孔,衣服也总是穿得拉拉塔塔的,放学了,也常常是等很晚了才有人接。
  听说这些情况后,王众的心里小虫咬似得难受,这是他不能对自己原谅的错误,可是他太恨她了,他不能心软再要回孩子。只是偷偷地去看过孩子几次。
  四年后,王众再婚了,妻子又给他生了个儿子。
  王众有两个儿子了,王众知道自己的责任,他要对两个儿子负责,不是一个。大儿子也不是只负责到十八,而是直到他结婚成人。
  尽管王众的收入多了,但他还是很节俭,很低调,妻子吵着要买大房子,他不同意,妻子吵着也要一部车,他制止了,妻子急了,他也急了,他说他有两个儿子,听后妻子更急了。
  妻子开始乱花他的钱了。今天买这个,明天买那个,档次也在一点点地提高。娘家的事情也接二连三地不断起来,说是借钱,数目也在不断地增大。
  为了钱的事,他们开始有了争吵。
  争吵的结局是,妻子更紧地控制他的收入,还到处打听他的小化工厂的盈利情况。
  王众大怒。
  妻子变本加厉。班也不上了,孩子也不管了,整天地往娘家跑。回来便是找茬吵架。主题离不开钱财和王众的大儿子。
  “你想干什么?我的情况你是清楚的,我还有一个儿子。”
  “这我知道,我又不是不让你管。不就是每月供他生活费吗?不就是供他到十八岁吗?你还想怎样?”妻子很在理似地质问。  “到十八岁?他是我的儿子,我要对他负责到底,你明白吗?。”
  “你是说还要给他买房、买车、娶媳妇?还要负责到底?”
  “是的,他是我儿子。”
  “是你儿子不假,但是他判给了他妈,与你的关系直到他十八岁为止啊。”
  “不,他是我儿子,不管他判给谁,我都要对她负责到底!”
  “好,我让你负责到底,咱走着瞧。”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就在王众被妻子闹得焦头烂额之时,他的小工厂出事了,一次事故,中毒两人,一人获救,一人不治身亡。
  王众手头的积蓄花光了,他对妻子说:“你看,咱没钱了,厂里的事情还没处理好,人家是在咱们的厂子干活出的事,他们家里也挺困难的,咱们不能草率,得好好地赔付啊。你回家问问孩子他姥姥用咱的那钱,是不是?”
  “是什么呀?我妈没钱,再说了,人家困难需要钱,我们家也困难啊。”
  “不是,人家不是在咱们的厂里出的事吗?处理不好行吗?”
  “厂子又不是你一个人的,出事了你一个人管呢?让合伙人也想想办法。”
  “合伙人?我是找他也想想办法,让他也筹措点资金,把事情先处理了。可他不肯,说没处借钱了,之前入伙的钱还是东借西凑来的,这回出事了,人家还都跟他要钱来了呢。他还说了有要散伙的想法。”
  “什么?这人也真是的,出事了,他就想要散伙了,挣钱的时候怎么不说散伙?”
  “人那,真的没法说,可是我得尽全力做自己该做的。”王众坚决地说。
  没办法,王众又是如此的坚决,妻子就将家中所有的存款和从娘家要回来的钱一起交给了王众。
  王众辛苦几年的积蓄,一次事故全搭了进去,合伙人也撤资散伙了,他又开始了最初的艰难创业。
  拮据的日子,倒也平静,妻子也不那么乱花钱了,也没那么多的想法了,他们的争吵渐渐地也少了。
  可事情总是那么地凑巧,好景不长,家庭不可调解的矛盾来了。
  前妻张晓菲要嫁人了,大儿子坚决不跟母亲嫁人,已在读初三的大儿子王达要回到生身父亲王众这里来,认定生身父亲这边才是自己的家。
  父子情深,血浓于水,亘古不变的真理。时间不能将这份亲情割断,即使断裂了也会再接续的。大雁怎么飞,小鸟怎么唱,花儿怎么开,麦苗怎么长成粮食,能够失传吗?
  看到来到自己面前的大儿子,王众起初惩罚前妻的想法没有了,他很高兴,他的日夜想念、牵挂着的大儿子回来了,他当年犯下的错误有弥补的机会了。
  王众是高兴了,可现在的妻子能容忍吗?妻子十二分的不答应。她不能接纳这个儿子,这不是她的儿子,她不能一日三餐的照顾他,还要看着丈夫将父爱分给这个孩子,父爱应该是属于自己的儿子的。
  大儿子进家了,妻子领着小儿子回娘家住了。
  王众三天两回地去岳母家,好话说了无数,道理讲了若干,可妻子就是不松口回家。回家的条件只有一个,就是要王众的大儿子哪里来的哪里回。王众不答应,他不想让儿子到别人的家里,看人家的脸色,受人家的气,他不想让一个小孩子去承受不被人家待见的痛苦,何况大儿子本身就不想到人家里去。
  王众和妻子态度都很坚决,谁都不肯让步,事情的结局是:妻子提出跟他离婚了,条件如当年的王众,妻子不要儿子,儿子给王众留下,两个儿子都是王众的,妻子也想惩罚王众,让他从此没好日子过,一个大男人带着两个儿子,看他怎么过,看他还能不能再找到媳妇。
  王众的两个妻子都走了,只剩下王众和他的两个妻子给他生下的两个儿子。王众的家庭里只剩下了三个男人,小的只有两岁。
  王众真的是数职一肩挑了,在外做他的小老板,小工厂一次事故已大伤元气,他还是硬撑着,在家他还得既当爹又做娘,照顾两个儿子,大儿子的精神压力大、学习负担重,他要开导他、鼓励他,小儿子还不懂事,吃喝拉撒的都需要人,白天王众上班,就将小儿子送到父母那里,晚上他下班就将他接回到自己家,让两个老人也好休息一下。  2/3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