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子快熟了,镰刀没磨好
时间:2012-08-24 08:31:16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庸俗草民  阅读:

  老婆这次非得回娘家不可了,她老娘我老丈母摔了一跤,骨折了,需要她伺侯。她急急地胡乱地装了几件衣裳就出门了。
  片刻工夫,老婆又返回了,郑重其事地告诉我:“死鬼,将镰刀磨好,这个麦季我估计脱不开身了。”她气喘吁吁吁地撂下话后,扭动着肥臀又气喘吁吁吁地跑远了。她是外省人,是我娘好不容易在我30岁时求爷求爹才娶的。我对她说不上爱与不爱,每天干干那事而已。
  老婆这一走,不知何时才能返回,若不是要收麦,我也要跟上她回娘家。我腿有毛病,不能干重活,所以当青壮年纷纷外出打工时,我只能眼巴巴地望着他们远去的身影,黯然落泪。好在老婆买回了几头伢猪,有了事做,生活才显得充实。
  老婆走了,晚上老是睡不着,要想好多不顶用的事,甚至会想寡妇小菊能不能睡着。
  好不容易捱到天亮,将一天的猪食倒进猪槽,不管几头猪吃不吃,我便一瘸一拐地在村里闲逛。我想找个人说说话,但路口坐着的全是老头子老太婆。我只好走向村外。
  眼下是初夏,天气并不热,太阳也不刺眼。天不是很蓝,云不是很白,天地间氤蕴着一层薄薄的灰色的雾气。才下过一场小雨,非常的凉爽。但是灰蒙蒙的天,看什么都不亮眼。
  弯弯曲曲的小路旁,有几棵被孩童折断树头的叫不上名字的树,也还有一扑楞一扑楞的酸枣树,此时已有了青青的很小的果子。走不远,这面就是不高的土堰,那面就是小沟了。路上一个人也不见,间或有什么鸟飞过头顶,“嘎嘎”叫两声。因为我们这儿是山区,村民便依山借地,开垦出一圈又一圈的梯田,远远望去,好象叠在一起的,但不整齐。麦子绿油油的,长势喜人。有的麦子已变黄了,饱满的麦穗直挺挺伸向天空。
  我一抬头,却见寡妇小菊赶着一头肥大的母猪上坡,不断拿树枝抽打猪屁股:“死家伙,快走,快走!”
  “闷娃哥哥呀,这下可好了,帮我撵撵猪,它老要啃草根了,累死了。”小菊一见到我,马上就笑开了,她见了谁都这样笑。好多人说她只会傻笑。
  “好吧。”我从地上捡起一木棍,狠劲打下去,猪头上马上有了一条深印痕。“嗷”一声,肥猪摆动着小尾巴,走得好快。
  “干嘛用那么大劲,看猪疼的。”小菊的泪都要流下来了。
  “妹子到配种站了吧?配好了么?”
  “咳,配种的不在,白跑一趟。”
  “我家就有公猪的,不小了。”我说。
  “没劁蛋吧?”
  “没有。”
  “太好了,自己的自己配,再不用花钱了。”小菊乐得合不拢嘴了,两个大****活蹦乱跳地,几乎要挤出褂子了。
  “进来不,闷娃哥?”小菊家就在村口,还没觉着就到了。
  “小菊,你真漂亮。”我朝小菊抛了一个媚眼。我对小菊,其实谈不上喜欢,只是老婆走了,故意这么说。我们村就小菊一个年轻寡妇。
  “是吗?”小菊一屁股坐在了土炕上,显然十分高兴。
  “妹,我给你找一个当家的。”我无话找话。
  “谁哩?”小菊睁大了眼。
  “后村的二瓜子。”
  “听说他婆娘跟人走了,他腿脚好好的,可能那方面不行。”
  “你咋知道不行呢?那娃常去城里玩呢?劲儿可大了。”
  “哥,那你去问问人家吧。我会谢你的。”
  “怎么谢?”
  “你说吧。”
  “妹,我问你,晚上能睡着吗?”
  “睡得死猪似的,一觉到天明了。”
  “你不想吗?”
  “想啥呢?”
  “男人啊。”我说。
  “哈哈,越想越不好受。”小菊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大奶子直挺挺地翘。我已坐不住了。
  “妹,我想抱一抱你。”
  “你有婆娘的。”
  “她出门好多天了。”
  “那也不行。我还要在村里活人呢。”小菊的脸红的真可爱。
  “我不管你的事了。”我假装生气了。
  小菊想了好半天,终于答应了。
  我还是第一次跟别的女人进行肉体接触,但我那天一点也兴奋不起来,因为小菊的脖子下有不少的蚕爬过的印痕。
  “哥,不行了吗?”小菊大笑起来。“再不会有第二回了。哈哈,怪不得你婆娘那么丑。”
  我惶惶逃回家,很怕小菊在村里胡言乱语。不想,她第二天却来到了我家。
  “哥,我肚子大了。”我一看,小菊果然肚子大了。我奇怪昨天怎么没发现。我吓坏了,很怕她讹诈我。
  “你把事说成,就没你的事了。”小菊傻傻地笑,两个大奶子依旧活蹦乱跳。
  我赶紧就去后村找二瓜子。他一听,高兴得抱起我就转了三圈:“再不用进城了。”
  “那女的屁股大吗?奶子大吗?”二瓜子很神秘地问我。
  “大不大还不是女人。”
  “屁股大的女人生娃不费事,奶子大娃有奶吃啊!”
  “大啊!”
  “嘻嘻,好好生几个娃。”二瓜子乐得合不拢嘴了。
  改天,二瓜子就抱来被褥,和小菊住在了一块儿。
  没过几天,二瓜子苦丧着脸,找我来了:“哥呀,才几天哦,她的肚子怎么就大了呢?”
  “现在是什么社会啊,你不懂,小菊懂啊。”
  “原来要戴套套,现在是自家的婆娘,怪不得。”二瓜子嘻嘻地笑着。
  “哥,我也得学着当家了。麦子就快熟了,我家的镰刀还没磨好呢。”二瓜子不笑了,站起身要走。
  “我家的镰刀也没磨呢,要不,咱们厮跟着去镇上找人吧。”我摸摸裤兜,钱夹子没了。其实早不见了,只是我从老婆走后,就没摸过裤兜。钱夹子里有一张红红的票子,是我的全部家底。  1/2    1 2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