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枝红杏出墙头
时间:2012-08-17 07:55:14  来源:秋水情感文学网 作者:于德全  阅读:

  二
  董事长和红杏谈话,亲自给儿子保媒。红杏不敢明确拒绝,只说自己现在还年轻,不想嫁人。董事长道:“我知道,你嫌二狗不成材,长得丑,游手好闲,不干正事。红杏,你很聪明,好好想想吧,我今年都五十六岁了,身体又不太好,文化素质低,经营管理这家公司很吃力,早想把公司交给二狗来经营,但这小子没出息,不是这块料。你如果成了我的儿媳,你将来就是这家公司的总经理,不用给人家打工了,其实男人长得英俊又怎么样,没钱没社会地位,给人家打一辈子工,就是当上高管,也不过是高级打工仔,老板不喜欢了,随时就得走人,另谋高就。公务员又怎么样,得一级级地往上爬,得拍领导的马屁,他再有才,不是屁精,不看领导的眼色办事,一辈子也别想升官儿。你爸爸当了一辈子的股级小科员吧?你如果辞职,我张贴出招聘广告,很快就会有几十个、几百个美女来应聘,我想,其中一定有聪明姑娘为了公司总经理这个位置,愿意嫁给二狗儿,不用奋斗二十年,就立即有别墅住,有豪华车开,年薪百万。现今多少年轻漂亮姑娘,为了一步跨进贵族阶层,给那些中老年人当二奶、小三、情妇,为了钱,七十岁的快要死得老头子也肯嫁的。二狗不就丑一点儿,个头低点儿,但他身体强壮,才二十几岁啊,拥有五个亿的身家啊,他会对你好啊,侍候女皇一样侍候你啊。”红杏心动了,是啊,我嫁给二狗,用不了二年,就可以坐上公司总经理的位置,开大奔,住别墅,名贵的手袋里有各家银行的金卡,下了班儿回到家,有几个保姆侍候。二狗丑,只当他是只趴在身上的赖蛤蚂好了。有了名利地位,我也可以红杏出墙,和心爱的男人一夜情啊,现今多少女人出轨,我为什么不可以?董事长不是养了几个小白脸儿?  红杏低着头道:“董事长,这婚姻大事,我得回家征求父母的意见。”董事长道:“可以,如果你不想嫁二狗,就自动辞职好了,不用来上班了。三条腿的蛤蚂不好找,只要肯出高薪,年轻漂亮姑娘来应聘的有得是。”
  红杏的爸爸提前退休了,妈妈早就下岗了,八十多岁的爷爷奶奶身体倒还挺好,天天六点来钟就上公园跳健美操,打太极拳。爷爷奶奶有他们的退休工资,有医保,不用爸爸妈妈负担,工资卡交给儿媳妇,也不挑吃挑穿,爷爷吸烟,二天一盒中南海。她家还住在驴肉胡同,这附近几条胡同都列为文化遗产,不准拆迁。去年刚翻修过,安装了天然气、暖气,整修了下水道,供电线路也更新了。
  吃了晚饭,红杏说了她和二狗的事儿,爷爷说:“杏啊,这是你的人生大事,自个拿主意。嫁人是一辈子的事,不要看男人长得丑俊,只要对你好就行。现在咱们北京买套房子得多少钱?一平米就要好几万,多少人家能买得起三室一厅,四室二厅的?更别说什么别墅了。爱情没有经济基础,住大马路,喝西北风啊?金领不说了,处级以上的官儿不说了,那些小白领,按揭一套二室一厅,就得给银行当一辈子房奴!首付还得啃老爹老妈。嫁个英俊的花心男人,一辈子掉在醋缸里,就咱们这一片儿,这样的故事还少啊?”奶奶道:“你这老东西,嫁只赖蛤蚂,不得难受一辈子?这几条街,能挑出几个比杏儿漂亮的姑娘?咱杏儿一定要嫁个青年才俊,什么博士、海龟啥的,要有车有房。我年轻的时候,也是这附近十几条胡同的一枝花,是老爸老妈看上你家有这个独门小院,公公是官办小学校长,你在国民党军队里当连长,硬逼着我嫁给了你,谁不说我是一朵鲜花插到牛粪上了?我窝心了一辈子。”爷爷道:“我知道你看上了一个小白脸,他是个巡警。解放后他不是查出来是个潜伏的军统特务,三反时被枪毙了?我跟着傅老总起义,改编成人民解放军,一九五一年还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一九五八年回国,升了团长。县团级干部,还配不上你?你要不是军属,能当上街道干部?解放后一直扬眉吐气,在人前挺胸走路?要是嫁给那个小白脸儿,解放后不得夹着尾巴做人,来个什么运动,就把你提溜出来批斗,文革中进牛棚?”奶奶白了爷爷一眼,哼了一声道:“我沾了你的光了,行不行?”爸爸也道:“我也沾爸爸的光,是红五类,不论上学还上班儿,都是革命群众。不过,现在人们可不像八十年代前的思想观念,笑贫不笑娼,有钱的王八大三辈儿。杏,你看看你那些同学,她们过得咋样?”爸爸的话,坚定了红杏的决心,二狗除了丑点,其它方面也没多大毛病,相信自己可以把他治过来,调教好。嫁给二狗,自己就是公司未来的总经理、董事长了。家里这个小院,产权归爷爷奶奶,如果卖一千多万,还有叔叔、姑姑们参与瓜分,爸爸妈妈一份,还有哥哥继承遗产,到自己手里也分不了几个,自己有才是真得有。如果不嫁个富二代,只怕这辈子别说三室、四室,一室也买不起。电视上这些天正播放《蜗居》,像自己这样的年轻人,不得一辈子蜗居?就是租一套二室,一个月租金得多少?负担得起吗?吃一辈子咸菜啃一辈子窝窝头?何况现在玉米面儿也不比大米便宜。
  第二天上班,红杏告诉董事长,她愿意嫁给二狗,什么时候结婚都行。董事长很高兴,立即把她的薪水增加到一万五千元,并提职任她的特别助理,要亲手培养她。
  三
  二狗的姐姐叫秋菊,三十多岁了,还没结婚,住在姥姥家,和姥姥相依为命。姥姥七十多岁了,身体还好,帮秋菊打理小餐馆,洗菜摘菜,包包子包馄饨。小餐馆生意虽然不太好,但挣得钱也够祖孙俩爵谷了,铺面是姥姥家的,不用付租金。小餐馆的包子和馄饨比别家餐馆便宜,主要食客是农民工,他们喜欢吃菜包子。秋菊不想去见她母亲,不想沾她的光。她恨妈妈,你把你的初夜给了你的情人,给女儿的是一生的耻辱。秋菊也不想去找她亲生父亲,他一夜****,带给她的是终生的耻辱。姥姥也有退休工资,医保,还有攒了一辈子的钱,都留给外孙女。
  秋菊不想见母亲,母亲来看她和她母亲了。其实她早知道,女儿住在母亲家,除了母亲这儿,她能去哪儿安身?她感到愧对女儿。女儿年幼时,公公婆婆都很强悍,她无力保护女儿,让女儿在公婆的岐视下长大,受尽凌辱。
  秋菊妈是一九七二年下乡的那一批知青,高中毕业下乡的,下乡时才十七岁。那时小学五年,初中、高中各是二年,实行九年制。她上小学天天学得是毛主席语录,上中学也没学到多少文化知识,那时是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学校塞到学生肚子里的一包草。一九六六年红卫兵大串联,她才几岁,没参与大串联、造反、破四旧、批斗走资派、武斗,也没在天安门广场接受毛泽东检阅。给中国社会造成巨大破坏的是六七届、六八届、六九届初中生、高中生、大学生,他们那时正风华正茂,十五六岁、十七八岁、二十岁左右,精力旺盛,人人都像吃了精神鸦片,陷入疯狂状态,等他们下乡到了农村,饥肠碌碌地造大寨田,才冷静下来,感到受到了被愚弄、被利用,被出卖。她下乡到了陕北某县,那儿是陕北最穷的地方之一,山区,不但粮食不够吃,吃水也困难,烧柴也困难,一个壮劳力一天挣十分工,十分工值多钱?八分钱!有一年还低到六分钱,只能买三盒火柴,火柴是二分钱一盒。她下乡那个村,还有不少北京老知青,有些则通过招工、上大学、入伍参军、提干走了。村里那些没走的知青,都是普通百姓子弟或者家庭出身不好的黑五类,在村里表现不好的。在村里保护她、爱她的是六七届的老高中生司马刚。司马刚长得高高大大,很英俊,很聪明,人太聪明了也有不好的地方,把社会看透了,把人看透了,就会很有想法。他虽然没有说出来,是因为他明白,如果说出来,立即会被打成现行反革命,枪毙。他读过很多书,一九六七年后,形势不同了,只能读毛选、马列著作了。这些书他也读,读得很仔细,深入研究,所以他虽然出身不好,爷爷是民族资本家,父亲是右派分子,被树为可以教育好的子女典型。典型虽然是典型,招工、提干、参军还是没他的份。  2/6   首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下一页 尾页

精彩推荐阅读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关于我们|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原创情感日志|精彩情感故事|优美情感文章|秋水共长天情感文学网
秋水情感文学网版权所有   鄂ICP备08003182号    欢迎投稿
免责申明:秋水情感文学网个人原创作品版权归作者所有,所持观点及立场与本站无关。
如您想投稿本站,或者需转载刊用,以及您对任何内容有疑义,请及时联络
我们:piaopiao96#foxmail.com(请把#换成@),本站将通知作者并回应处理,谢谢合作。